過去一周中,醫學界針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一系列研究報告,在幫助世界更好的認識這種造成全球恐慌的中共病毒之餘,亦在無意中揭開了新沙士瘟疫背後的重重黑幕。

日前網絡傳言,印度科學家發現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中,疑似被人工植入愛滋病毒基因。儘管該傳言後被澄清,但也只是出於學術研究的嚴謹性,而並非有任何科學證據否認該觀點。

1月31日,印度新德里兩所知名大學的一群生物學家在bioRxiv平台上刊發一篇關於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的預印(Preprint)論文草稿,論文名稱為「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S蛋白中的獨特插入片段,與HIV-1愛滋病毒的離奇相似性」( Preprint論文鏈接)。

bioRxiv是一個生物科學開放獲取預印本資料庫,bioRxiv上的論文未經同行評審,但經過了基本篩查。預印本是指尚未在需要同行評審的科學期刊上出版的科學文獻的草稿。

2月2日, 該論文作者在bioRxiv網站上回應說,他們並非散佈陰謀論,而是希望公佈論文可以促進對中共病毒的研究,但在同行的批評和壓力下,作者正式撤回了該論文草稿,準備重新研究、編輯後,再行發佈。

沙士+艾滋二合一生化病毒?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和封鎖信息,新沙士不但在中國大陸失控擴散,也正在向全球蔓延,並導致人心惶惶,其中包括了「陰謀論」越演越烈。

民間一直在傳言,與沙士(中共繆稱為「非典」)高度相似的中共病毒,來源很可能並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而是位於武漢的、中共最高級別的病毒研究所。

如今印度科學家曇花一現的研究報告,無疑為「中共製造生化病毒」這種傳言,提供了更大的聯想空間和可能性。

事實上,《大紀元》梳理了bioRxiv網站上、全球各地的醫學同行對於該研究的分析,發現主流醫學界之所以否認該研究,並非否定新型冠狀病毒S蛋白中的4個獨特因子與HIV-1愛滋病毒的相似性,而是認為僅憑4個病毒因子不足以證明新沙士病毒是基因工程的產物。

換言之,目前認定「新沙士病毒是利用沙士和愛滋病毒人為製造出的生化病毒」,和斷言「2019-nCoV是武漢海鮮市場流出的自然變異的病毒」一樣,都缺乏充份證據。但前者至少提出了一種可能性,後者只是批評和邏輯上的否定。

事實上,與海外醫學界尚在就新沙士與愛滋病毒的關聯性進行爭論所不同,中共當局早就在行動。

例如替中共宣傳「疫情可防可控」的國家級專家王廣發,僅僅視察了武漢的醫院就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不過,與成千上萬名在生死線上掙扎的、連使用檢測試劑來確診都沒資格的中國民眾相比,王廣發的病情一天就得以控制。據陸媒報道,王廣發使用的正是抗愛滋病毒的藥物。

中共的國家衛健委早在1月22日,就公佈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其中就推薦使用抗愛滋病藥來治療新沙士。

另據路透社2月2日的報道,曼谷拉察維蒂醫院(RajavithiHospital)的醫師說,他們結合流感與愛滋病毒藥物,成功治療中共病毒重症患者。

國際論文揭開中共新沙士黑幕

與印度科學家的Preprint論文草稿罕為人知所不同,中共疾控中心和衛健委等單位的專家們,在過去10餘天內連續發表了多篇重磅研究報告。

北京時間1月30日凌晨,世界最重要的醫學期刊之一、《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發表了一篇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流行病學研究論文,論文對截至2020年1月22日已報告的、經實驗室確診的425例病例的數據進行了流行病學分析,並指出「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觸者中已發生了人際傳播」。

這篇由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參與撰寫的,引起國際關注的該論文,至少證實了四個事實:

第一,2019年12月中旬,武漢已經發生密切接觸者之間的中共病毒人際傳播。第二,2020年1月1日至11日之間,已經有醫護感染。第三,1月以後每天都有新增感染案例,但官方沒有更新數據。第四,中共疾控中心至少在1月初已經掌握了明確的人傳人的證據。

而中共對新沙士的公開反應卻是:

1月3日,武漢市衛健委發表通報,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護人員感染」。

1月4日,中共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所長徐建國表示: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且沒有發生死亡案例,說明病毒威脅水平有限。

1月10日晚,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內科主任王廣發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可防可控。

1月11日,武漢市衛健委稱:目前沒有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到1月20日,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才從側面說出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人傳人」的結論。他還證實了有醫務人員感染。

儘管醫學界有專家認為這篇425個病例的論文「結果新穎」,「將為這種新出現的傳染病的早期發現和預防做出大貢獻」。但浙江大學教授王立銘評論該論文說,「新冠狀人傳人的證據被有意地隱瞞了!」

中共疾控中心和個別流行病專家對此辯解說,該論文是「回顧性分析」,並非「臨床診斷」。不過,任何學術名詞都無法掩蓋,中共當局隱瞞了致命疫情這一事實。

而且,中共體制內的專家們在國際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暴露了更多政府不欲人知的秘密。

國際知名醫學期刊《刺針》早在1月24日就發表了一篇論文,論文顯示,包括疑似患者在內的59例病人,收入醫院之後被全部予以空氣傳播阻隔措施。這篇論文的通訊作者曹彬,是中共的首批國家衛健委醫療救治專家團隊成員。

2019年12月31日,包括曹彬在內的中共首批專家團抵達武漢,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進行重症救治攻關。陸媒當時的報道和圖片都證實,1月1日,曹彬在金銀潭醫院時,是按論文中所述的「空氣傳播隔離措施」進行防範。

這表明,至少在2020年1月1日,中共的醫學專家們已經很清楚新沙士可能人傳人,且可能會通過空氣傳播。

那麼,中共為何再三隱瞞這種可能挽救無數中國人生命的信息?

中共的專家們,為何只能、只願、或只敢在海外學術期刊上,發表關於新沙士病毒的研究成果?為何沒有及時公佈本可避免無數中國人感染、死亡的關鍵信息?

中共體制內的醫學專家們,雖然在流行病學研究上「迅速」做出了成果,但在現實中的防治疫情與治病救人上,卻屢屢做出與自己研究成果相反的舉措。

不過,中共專家們的醫學研究,確實同大陸義士冒死傳出的醫院死亡影片一樣,正在揭開中共的新「沙士」黑幕,讓中國人越來越清楚的認識到:知情權關乎生命,中共封鎖真相就是在謀殺中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