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顯示,截至2月20日,有57.6%的網友表示沒收到復工通知。而且很多已經復工的企業因為人員不整,復產仍然困難。以及受封城措施及交通受阻等影響,許多企業缺工嚴重。此外,數據顯示,如大陸工廠全面復工,每天需要5.33億個口罩,但大陸口罩廠最大日產能為2千萬個,只能滿足需求的3.8%。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截至2月20日,23.2%的網友已經復工,19.2%的網友將在一個月內復工。還有57.6%的網友表示沒收到復工通知。

復工的主要障礙是交通問題,客運大巴停運,坐火車擔心人員密集,自己又沒有私家車。

另據武漢大學一項研究顯示,受封城措施及交通受阻等影響,絕大多數省市的勞動力流動仍處封凍狀態,農民工流出總體比例不足一成,許多企業缺工嚴重。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課題組上周所做的研究顯示,在所調查的十六省近一百個村莊中,儘管九成以上村莊並無爆發疫情,但節後這些村莊的農民工流出總體比例不足一成。其中河南、安徽、四川等勞動力輸出大省的流動比例最低。

嚴控勞動力凍結

對於勞動力凍結的成因,研究認為「政策嚴控」是根源,各地政府「寧左勿右」,為求「不出事」,明鬆暗緊、明放暗卡,如外出證明需繁雜審批,准出不准進;有部份無法返程的網友也表示:「我們這還在一刀切,封公路,封鐵路。」

另外,沿海省份要求外地人回來需隔離十四天,每日數百元食宿費用自理,令民工不敢貿然回城。沿海部份省市甚至出現排斥外來人現象。

企業自身也有顧慮

而且企業自身也有顧慮:復工後如果員工確診新冠肺炎,整個工廠需要隔離,比停工造成的損失都要大。

即使復工,有的企業因為人員沒有全部回來,沒有辦法復產。微博網友「愛彤憶」表示:雖然復工了,但是公司只能維持基本營運,業務沒法開展。

有企業主表示:「復產了,部份外地員工回不來,生產還是卡在那。」

而廣東、浙江等勞動力嚴重短缺,造成企業復工不足,復產率極低。

瑞銀董事長魏伯昂(Axel Weber)日前表示,全球市場對疫情衝擊世界經濟的風險「低估」,他估計,中國第1季可能因疫情而出現負成長,讓全球第1季經濟增長率從3.5%變成只有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