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市民積極尋找各類抗疫方法,在歷史上香港也歷經多次瘟疫,如今不少留下的傳統風俗多與早年發生的瘟疫有關,如拜車公、太平洪朝、舞火龍、長洲太平清醮等。除了民間在形式上的抗疫外,學者提及注重道德修養也很重要。在古時的君主被稱為「天子」,相信自己受命於天,遇到天災人禍時,更會「下詔罪己」,反省自身過失,明白這一切都是天象示警,唯修仁德才能國泰民安。

香港每年所舉辦的傳統民俗節慶活動,其背後的意義深遠。百年歷史流傳至今,香港的鄉村人口越來越少,但村民依然堅持舉辦活動,表達對神明的感恩,他們相信因有神明的庇佑,才能平平安安,丁財兩旺。追溯民俗活動的源頭,有不少是與過往出現的瘟疫、災難有關,該區民眾誠心敬神,舉辦一系列的儀式後,瘟疫消除,從此該活動便流傳了下來。

太平洪朝的寓意

「洪」指洪水猛獸,寓意瘟疫、疾病、天災和人禍,「朝」是朝拜的意思。「洪朝」就是祈求神靈保佑,使村民和家畜皆得平安。這些習俗已經流傳了上百年。目前在新界的村落中,只有粉嶺圍的彭氏、上水金錢村的侯氏、上水丙崗村的侯氏,仍保持這古老傳統。

粉嶺圍神棚前的對聯,下聯有「逐疫」的意思。(陳仲明/大紀元)
粉嶺圍神棚前的對聯,下聯有「逐疫」的意思。(陳仲明/大紀元)

其中粉嶺圍的彭氏保留得最完整,每逢正月十五至十六日,粉嶺圍的彭氏家族都會舉行太平洪朝儀式。多年來熱心幫手村中事務的彭焯然解釋貼在神棚前的對聯「曆序新春人傑地靈慶燈逢此日,儺行古禮神靈逐疫應其時」,下聯中提到的「逐疫」的方式,便是向神明祈福,舉辦一系列的儀式將疫病驅除。

「搶雞毛」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搶雞毛」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扒船」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扒船」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扒船」儀式結束後,焚燒紙船。(陳仲明/大紀元)
「扒船」儀式結束後,焚燒紙船。(陳仲明/大紀元)

他舉例,如村中舉辦的「搶雞毛」儀式,意味著「掃除」,把不清潔的東西清理出去;而在「扒船」儀式中,村民將象徵不潔的炭、米、相思豆等物品放到紙船中,再將其送走。夜晚舉辦的一系列儀式,也有淨化社區的含義。

長洲太平清醮起源

人們熟知的長洲太平清醮活動起源,其中之一的說法是在清朝中葉,長洲發生瘟疫,居民於是邀請海陸豐喃嘸師傅在北帝廟前設壇拜懺,超渡水陸孤魂,奉北帝神像綏靖遊行街道,其後瘟疫消除。

如今長洲太平清醮期間仍保持奉北帝神像綏靖遊行街道的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如今長洲太平清醮期間仍保持奉北帝神像綏靖遊行街道的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太平清醮期間的「洗街」儀式,意為潔淨社區。(陳仲明/大紀元)
太平清醮期間的「洗街」儀式,意為潔淨社區。(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副主席何麗安分享,百年來長洲居民都堅持舉辦太平清醮儀式,過去長洲沒有食環署清潔時,每逢舉辦太平清醮前,村民都會對社區進行大掃除,以潔淨社區。期間舉辦的祭祀儀式,也是太平清醮期間最重要的環節,希望能安撫孤魂,請它們不要擾亂人間。村民相信應該善待眾生,才能夠風調雨順、四季平安。如今人們熟知的飄色巡遊和搶包山活動,都是後起的活動,並非傳統儀式。

舞火龍抗疫

大坑舞火龍的由來,也是源於1880年的一個傳說,相傳當年大坑遭受颱風吹襲後,有大蟒蛇入村,後蟒蛇雖被村民合力打死,但屍身卻在翌晨不翼而飛,之後村內便爆發瘟疫。後來村中父老獲報夢,得知只要用草紮一條龍,龍身插滿香枝,在中秋節晚上繞村遊行,並放爆竹,便可驅疫。於是該習俗流傳至今,每年中秋期間都會舞火龍,祈求合境平安。

翻查歷史資料,在1937年筲箕灣也曾經舞火龍。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黃競聰介紹,三十年代末本港發生霍亂,奪走了多人生命,以水上人居多,當區居民決定舉辦一系列的儀式驅除瘟疫,包括舞火龍、遊夜龍及登刀梯,祈求水陸平安。在1940年,也有記載為驅霍亂而在西營盤「舞草龍」,沿途撒火粉驅病。

三十年代末本港發生霍亂,奪走了多人生命,筲箕灣居民曾於1937年舉行一系列的儀式驅除瘟疫,包括舞火龍、遊夜龍及登刀梯,祈求水陸平安。圖為1937年8月30日的本地報章報道。(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三十年代末本港發生霍亂,奪走了多人生命,筲箕灣居民曾於1937年舉行一系列的儀式驅除瘟疫,包括舞火龍、遊夜龍及登刀梯,祈求水陸平安。圖為1937年8月30日的本地報章報道。(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大坑舞火龍總指揮陳德輝展示2003年沙士(SARS)期間舞火龍活動的DVD。(陳仲明/大紀元)
大坑舞火龍總指揮陳德輝展示2003年沙士(SARS)期間舞火龍活動的DVD。(陳仲明/大紀元)

沙士(SARS)期間舞火龍活動的DVD。(陳仲明/大紀元)
沙士(SARS)期間舞火龍活動的DVD。(陳仲明/大紀元)

大坑舞火龍總指揮陳德輝回憶,在2003年沙士(SARS)期間,大坑也特別在5月17日舉辦了舞火龍活動,由中醫師為火龍點睛。由珍珠草紮的龍,在成千上萬的香枝插上後成為「火龍」,300健兒舞動火龍,穿梭大街小巷,這一晚非常熱鬧,也希望透過活動帶給市民「抗疫」的信心。據悉,在2003年在港九新界共有9個區舞火龍,冀透過傳統習俗驅逐瘟疫。

2003年期間舞火龍抗疫。(大坑坊眾福利會提供)
2003年期間舞火龍抗疫。(大坑坊眾福利會提供)

請神出巡驅除瘟疫

根據深水埗三太子廟的碑記載,在1894年,當地發生鼠疫,疫情迅速蔓延,區內客籍居民遂建議,前往廣東惠陽迎接哪吒三太子神像來深水埗區驅邪鎮妖,舉辦神像出巡活動。巡遊社區後,該區的瘟疫便告停止。在1898年,當地籌建三太子廟,感恩神明庇佑。在二戰以前,香港的三太子廟一直都定期舉辦請神巡遊的活動。

深水埗三太子廟在二戰前一直定期舉辦請神巡遊的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深水埗三太子廟在二戰前一直定期舉辦請神巡遊的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另一則請神出巡驅瘟疫的典故則是三十年代時,澳門發生瘟疫,從香港迎請綏靖伯公出巡,以淨化社區。在1932年的報章報道中可見當年的情況。

黃競聰博士分析,請神出巡前,社區居民都會為社區進行大型清潔活動,在環境層面已經在提醒當地人注意衛生。在民間也流傳著說法,當地發生疫症時,人們會認為是因為做了不好的事情所致,人們表達對神明的尊敬,相信天理循環,也透過這些宗教儀式展現。

香港史學會理事施志明博士(左)與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黃競聰博士(右)。(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史學會理事施志明博士(左)與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黃競聰博士(右)。(陳仲明/大紀元)

宋末將軍行醫濟世 車公原型

相傳南宋末年有一位善於醫術的將軍,不但醫治自己的部下,他所到之處還會為當地鄉民醫病,救了不少人。他離世後百姓仰其忠武、感其恩德,尊其為車公,立廟供奉。

香港史學會理事施志明博士表示,車公的原型其實與濟世救人有關,是最早人們祈福驅除瘟疫的神靈。

如今人們認識車公,多關注每年新界鄉議局在沙田車公廟的求籤,今年的籤文為92號中籤:「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該籤文也頗有深意。

沙田車公古廟。(陳仲明/大紀元)
沙田車公古廟。(陳仲明/大紀元)

2020年1月26日庚子年大年初二早上,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左)按習俗到沙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資料圖片)
2020年1月26日庚子年大年初二早上,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左)按習俗到沙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資料圖片)

2020年1月26日庚子年大年初二早上,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左)在沙田車公廟為香港求得九十二號「中籤」,籤文為「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資料圖片)
2020年1月26日庚子年大年初二早上,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左)在沙田車公廟為香港求得九十二號「中籤」,籤文為「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資料圖片)

以歷史角度分析瘟疫產生的其中一個原因,施志明博士分析,在帝制時代,皇帝受命於天,相信自己是「天子」,當天災人禍出現時,皇帝認為是執政者失德而引來上天的懲罰,會「下詔罪己」,即公開對自身的過錯和失敗進行反省懺悔,以求上天原諒,免得上天降罪、百姓受苦。對於一般的百姓,舉行各種儀式,也是「天人感應」的一個表現,相信因果,也是對自己道德的一種要求。

*********

歷史輾轉,在當前疫症的嚴峻情況下,歷史的教訓是否能給執政者和庶民都有啟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