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湖北省出現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已經傳播到28個國家和地區,因中共至今未對這場危機作出符合國際規範的因應措施,以及中共在SARS疫情上的刻意隱瞞等歷史事件,加劇了美國政府對中共是否提供準確信息的不信任。

白宮高級官員告訴CNBC,白宮本周表示,根據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病例數量,美國對來自中國的信息沒有太強信心。霍士財經電視台白宮記者愛德華・勞倫斯(Edward Lawrence)上周四推文說,(美國)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他們相信中國(中共)至少漏報十萬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病例數;同時,還有消息來源說,美國政府認為中國(中共政府)也在「非常嚴格」地限制報告病毒致死人數。

同時,中共一直不願接受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的幫助,以及關於中共壓制疫情暴發信息的行為,更加劇了美國的不信任感。

在周四播出的一次iHeart電台採訪節目中,美國總統特朗普被問到中國(中共)是否發佈有關疫情的真相時,特朗普說:「你永遠不會知道。」

美國對中共不信任可追溯到1950年代

美國官員對中共的不信任可追溯到1950年代,當時中共主管部門設定了不切實際的生產配額,導致當地官員虛報數據。2003年SARS爆發時,中共刻意隱瞞疫情,令人不安。而在過去二十年來中共經濟數據的差異造成美國政府堅信中共的不可信任。

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甚至稱中共為「疾病孵化器」(disease incubator)。

世界衛生組織(WHO)1月底至今兩度讚揚中方對此危機的回應,使批評者質疑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同時也沒有阻止美國高級官員批評中共對疫情的處理。上周四,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告訴記者,美國對中共處理疫情「感到失望」,理由是缺乏透明度。

白宮對中共這種批評並非新鮮事。以下三件事說明美國政府早就開始對中共不信任。

因中共至今未對新冠疫情危機作出符合國際規範的因應措施,以及中共在SARS疫情上的刻意隱瞞等歷史事件,都加劇美國政府對中共是否提供準確信息的不信任。(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因中共至今未對新冠疫情危機作出符合國際規範的因應措施,以及中共在SARS疫情上的刻意隱瞞等歷史事件,都加劇美國政府對中共是否提供準確信息的不信任。(STR/AFP via Getty Images)

1. SARS爆發 中共刻意隱瞞疫情

外交關係委員會公共衛生研究員、西東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衛生研究中心主任黃燕中(Yanzhong Huang,音譯)對CNBC表示,美國對中共處理公共衛生危機的懷疑始於2003年。

當時,中共政府被指控試圖掩蓋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又稱為SARS)的爆發,該病迅速蔓延到多個國家,並導致世界衛生官員宣佈這是全球衛生威脅事件。

黃說,這種類似流感的病毒曾引起發燒、咳嗽、發冷和疲倦等症狀,以前從未見過,世界領導人指責中共政府管理不善和延誤導致SARS的迅速傳播。

SARS病例最早在2002年11月出現,中共衛生部門在同年12月中旬獲悉這種神秘的呼吸道疾病爆發,但中共直到幾個月後才向公眾披露SARS疫情。

衛生官員於2003年2月11日報告了廣東省爆發SARS疫情,有三百多SARS病例。雖然中共後來做了一些補救措施,包括與世衛組織和其他官員合作遏制疫情。黃對CNBC說,最初未能通知公眾的事實加劇了人們的焦慮、恐懼和廣泛猜測,包括美國在內。

黃說,「對SARS的反應和新病毒(中共病毒)肯定有相似之處」,他也補充說這次中方反應好於SARS。

2. 貨幣操縱

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正式指定中國為貨幣操縱國,此舉獲得美國兩黨支持。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當時說:「中國(中共)早在特朗普總統就職以前就一直在操縱人民幣匯率。他(特朗普)最終告訴財政部長給中國(中共)貼上貨幣操縱者的標籤。他要做的就是做到這一點。」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L.桑頓中國中心(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資深研究員戴維・多爾(David Dollar)對CNBC表示,對特朗普這一舉動的支持凸顯美國官員對中共歷史上經濟數據的失望和懷疑。

他說:「早在2005年,2006年左右,可以說中國(中共)正在干預以保持人民幣低位。」「從歷史上看,它們在十五年前就已經達到貨幣操縱者的定義。」

在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前,美國在1月將中國從貨幣操縱名單刪除。但多爾表示,很明顯,中國(中共)歷來抑制人民幣升值,以維持與美國和其它國家的貿易優勢。他說,這段歷史以及與貿易有關的其它爭端一直是中美之間爭執和不信任的焦點。

圖為2020年1月25日武漢市紅十字醫院收治病人。(Hector RETAMAL/AFP)
圖為2020年1月25日武漢市紅十字醫院收治病人。(Hector RETAMAL/AFP)

3. 中國GDP數據不準確

說起中共官方公佈的GDP增長數據,連現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曾自述「不可信」。李克強在2007年擔任遼寧省省委書記,他在接待外賓時表示,更喜歡通過三個指標來追蹤經濟動向,以擠掉統計數字的水份。這三個指標分別是:全省鐵路貨運量、用電量和銀行已放貸款量。

這些評論是美國外交人員私下發表洩露出來的,這也是李克強指數的由來。

匹茲堡大學經濟學和歷史學教授托馬斯・羅斯基(Thomas Rawski)的研究重點是中國現代經濟發展。他對CNBC表示,經濟學家和中共官員都普遍認為,省級數據並不準確。

他說:「當事情進展不順利時,我們在(中共)國家和省級都看到了這一點,他們發佈的數據表明事情比實際情況要好。」羅斯基還表示,最重要的是,另一個問題是對報告準確數字是否有興趣。

CNBC報道,從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羅斯基一直觀察中國經濟增長,那時他開始看到數據偏離了現實。他在2001年發表了一篇文章,聲稱有關中國製造業產出的數據與有關用電量的基本數據不一致。

剖析過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的經濟學家則表示,根據他們對企業利潤、稅收、鐵路貨運、房地產銷售和其它活動指標的分析,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可能比官方公佈的增速最多能低出三個百分點。

羅斯基對CNBC說:「考慮到流感事件(指新冠疫情),這與GDP問題完全相同。」

「在這兩種情況下,都有很多技術問題以及我所說的準確性問題。還有一個問題是人們在各個層面上收集和報告數據的動機,你必須詢問是否有扭曲的動機。我認為答案顯然是肯定的。」他說。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馬克斯・費舍爾(Max Fisher)撰文分析說,中共的政治體制可能阻礙政府應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爆發的能力。而這次危機也正暴露了這個體制的深層缺陷。

中共的政治體制可能阻礙政府應對中共病毒爆發的能力。而這次危機也正暴露了這個體制的深層缺陷。(Getty Images)
中共的政治體制可能阻礙政府應對中共病毒爆發的能力。而這次危機也正暴露了這個體制的深層缺陷。(Getty Images)

費舍爾說,拖延信息的做法在中共體制下司空見慣。這表明地方官員可能淡化了疫情的早期警告信號,或者乾脆沒有採取足夠的協調行動來發覺問題的波及範圍。

他寫道,這些長期困擾著中共領導人的缺陷似乎無處不在,從官員應對中共病毒爆發的速度,到中共多年來無力解決某些健康風險問題,專家們早就警告說,那些風險可能導致如今的這種疾病爆發。

此外,據量化金融專家對《巴倫》財經雜誌的數據進行回歸分析之後發現,中共報道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死亡人數似乎與一個簡單的數學公式具有極度精確的相關性。

紐約大學全球公共衛生學院(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生物統計學副教授麥樓笛・古德曼(Melody Goodman)說,用一種稱為決定係數R平方(R squared)的統計方法計算,方程式顯示變化接近完美的99.99%。這是一種幻想說法,即死亡人數的更新數據幾乎可以完全預測。

此專家表示:「真實的數據永遠不會發生這種情況,而總是充滿離群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