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和貿易戰關稅的影響本已削弱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競爭力,現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爆發更是切斷了中國的供應鏈。即使2月10日某些工廠開始復工,也只是部份營運。這種局面迫使跨國公司正考慮將生產轉移到中國國外或尋找零部件的替代來源。

日媒引述專家分析認為,這種局面可能導致亞洲製造業格局會重新洗牌。

多家跨國公司正在或正考慮轉移生產線

據《日經亞洲評論》報道,日本重化工業產品製造商小松製作所(Komatsu)所需的零部件是由該公司在中國的工廠和在中國的外部合作夥伴供應。小松目前正在把用於車身的金屬部件和線束的生產轉移到日本和越南。這是為了防止中國供應拖延的影響被擴大到全球。

日本的大金工業(Daikin Industries)正在考慮將商用冷氣機的組裝從武漢遷至馬來西亞或其它地方。在中共當局延長了中國新年假期後,該公司在蘇州和上海的工廠於周一(2月10日)部份復工。

該公司的一名高管說,如果武漢的隔離措施繼續拖延下去,「我們必須將其對我們營運的影響降到最低」,壓縮機等關鍵產品可能會在日本或泰國生產。

運動服裝製造商Asics在尋求將自己的外包生產轉移到越南和印度尼西亞,此前Asics將生產一直外包給在武漢的工廠。

亞洲製造業格局或面臨重新洗牌

《日經》稱,儘管這些措施只是各大公司等待完全復工期間的權宜之計,但企業確實正在評估新廠址所在國家的成本是否比中國更低、更具競爭力。專家表示,這可能會引發對亞洲供應鏈的更根本審查。

報道稱,一些專家認為,如果這些國際企業選擇未來不再返回中國,亞洲的製造業格局可能會出現一個轉折。

「這將是一個轉折點。」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聚焦貿易事務的高級研究員愛德華·奧爾登(Edward Alden)說。

他解釋說,隨著中國的工資和生產成本的上升,許多公司本已經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需要將生產從中國轉移出去。

他還補充說,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美方並沒有取消大多數對華關稅,因此,一些公司會認為,從中國向美國輸出的產品似乎面臨長久性徵稅,而非臨時性的。

他表示,隨著美國對中國技術輸出貿易的審查越來越嚴格,再加上中國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危機,「毫無疑問,這將加速供應鏈從中國轉移的努力」。

位於紐約的投資銀行韋斯特伍德資本(Westwood Capital)的執行合夥人丹·阿爾珀特(Dan Alpert)表示,中國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趕著做,需要在中國的工廠達到最高產能,彌補疫情在1月和2月所帶來的工廠關閉損失。

儘管一些公司自2月10日起恢復營運,但到目前為止,很多公司只是部份營運。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數據,截至2月12日,全國183家汽車組裝廠中約30% 復工生產。

湖北企業長期停工會影響全球供應鏈

在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各大公司是否能在2月21日按計劃重新復工仍然是個未知數。該省是汽車、鋼鐵和半導體等行業的樞紐,長期停工可能會影響全球供應鏈。

汽車電路板製造大廠名幸電子(Meiko Electronics)在武漢設有最大的生產中心,其業務暫停至2月20日。這家日本公司正在考慮調整生產部件的地點,比如將生產轉到在廣州、日本或越南的生產點生產,這些生產點已經具備必要的認證。

對於那些只能在武漢工廠生產的產品,該公司已經讓客戶尋找其它供應商。

上海日本商工俱樂部本周的一項調查發現,武漢疫情已經影響受調查公司的54%的供應鏈。只有23%的受訪公司表示,如果中國供應鏈長期停工,他們有替代生產或採購計劃。

據彭博社2月14日報道,菲亞特佳士拿汽車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因來自中國的音響系統和其它電子零件短缺,將停止在塞爾維亞的一個組裝廠營運。這將是歐洲首個受中共肺炎疫情影響而停產的工廠。

美國原始設備供應商協會(American Original Equipment Suppliers Association)主席朱莉·弗雷姆(Julie Fream)警告說,鑒於汽車供應鏈的全球化性質和深度,汽車製造商和主要供應商的生產連續性可能會受到關注,因為該病毒會影響到供應鏈的深處。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汽車(Nissan)因受到中共肺炎疫情的影響,導致零件採購困難,在周五停止了九州組裝工廠的一條生產線。該線此前幾天已經減少了運行工時。

一家大型汽車零部件製造商的一位高管說:「包括彈簧和塑料零件在內的數十種中國製造零件的庫存正在減少。」

中國零部件的短缺也促使通用汽車下屬的通用汽車南韓公司2月17日和2月18日暫停其在首爾附近富平工廠的生產。該工廠的產品包括雪佛蘭品牌的車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