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最為牽動國人和世界的大事件當屬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引發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究竟有多少人感染?有多少人得到治療?有多少人治癒?有多少人死亡?這些數字雖然中共官方每天都在披露,但如果對照民間藉由網絡披露的情況和海外爆料提供的數字,中共在瞞報是確鑿無疑的,其根本目的還是維持其政權。

在此次重災區的武漢,讓許多武漢人寒心的是,他們不僅得不到有效防護和治療,而且在社交平台上發出的求救信也一再被中共網警刪除。據大紀元報道,一名姓饒的先生2月2日在微博上發帖寫道:「我怕轉發效果不好,重新打一次,都是真實求助,希望官方別封我向社會求救。……中共肺炎病人望眼欲穿,求試劑求床位!政府在哪?人都要拖死了,誰能救命???」

還有網民「服了改名字了」發帖道:「為甚麼要刪別人的求救貼?!剛剛看到一個人,大伯已經走了,爸爸已經生病嚴重到睡覺都喘不動氣了,他的媽媽還有大伯其他家人都出現症狀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圖片可能對她有用,想要發給她,再回去的時候就找不到她發的帖子了,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我真的好著急,好想哭啊,一家人都患病了,要置之不管嗎?要任其病情惡化嗎?」

網友「外道輪迴」感嘆道:微博上搜「武漢求救」後會發現數不清的求救帖子,沒有人管,他們只能在家等死,太無助太心碎了。網民「紅葉醉秋」2月3日14時發帖說,三個小時不到刪了那麼多,真的一點活路都不給嗎?而網友「姜一尾」一語中的:搜一搜「武漢求救」的無數帖子,它是電視上感動致敬了不起歌頌眾志成城天祐中華的B面,這才是人間實景,如同煉獄。

據悉,截止目前,武漢已有超過十萬的感染者仍得不到有效救治,而這一真相被中共刪帖、封群封號壓制掩蓋著。而不久前,據大陸媒體披露,中共中宣部下達了內部通知,緊急下令禁止當地媒體披露疫情真相。這是中共在所有重大問題上一貫的做法。在中共看來,所有的數據只能由它們根據實際需要統一披露,至於屁民的死活跟它們並無太大關係。這是怎樣的冷血?!

除了網絡上實施封鎖,各地警察還對重點人物進行監控、進行恐嚇,並設點盤查路人的手機外,中共一些法院也出爐法律,再次彰顯了中共的本色。比如2月4日,黑龍江高院下發緊急通知,稱要嚴打涉及中共肺炎疫情的刑事犯罪,其中故意傳播病毒者最高可被判死刑。而傳播假疫情信息者最高可判15年徒刑。

從「長城防火牆」到「綠壩」,從網站「照相備案」到網絡實名制,從公安部的「六張網」到網絡「白名單」,從強行關閉「非法」網站到Google被迫退出中國大陸,從加強網警數量到「五毛黨」的滿天飛,從推行手機實名制到監控QQ群、微網誌,再到高強度封網,發佈通知威嚇……中共一步步加強著對信息的控制,加強著對百姓的監控。中共在害怕甚麼呢?中共的下場又會如何?

歷史早已給出了答案。兩千多年前,正值西周末年厲王統治時期。當時,西北連續六年大旱。持續長時間的大旱,加上厲王的腐朽殘暴,結果是餓殍遍野。旱災結束後,人民需要修養生息。可是,身為一國之君的厲王,卻變本加厲的剝削和壓搾人民。他在災後進一步實行「專利」,就是把原來公有的山林川澤霸佔為已有,不許人民樵採漁獵。對於厲王的暴虐無道,放縱驕橫,國人紛紛公開議論他的過失。

為了控制社會的言論,厲王從衛國請來巫師,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發現了後就來報告,立即殺掉。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相見也只能互遞眼色示意而已。都城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就告訴他的大臣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

召公卻說:「這只是把他們的話堵回去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堵住人們的嘴巴,要比堵住水流更厲害)。水蓄積多了,一旦決口,傷害人一定會多;不讓民眾說話,道理也是一樣。所以,治水的人開通河道,使水流通暢,治理民眾的人,也應該放開他們,讓他們講話。民眾把話從嘴裏說出來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壞也就可以從這裏看出來了。好的就實行,壞的就防備這個道理,就跟大地出財物器用衣服糧食是一樣的。民眾心裏想甚麼嘴裏就說甚麼,心裏考慮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但是厲王根本不聽勸阻,繼續一意弧行。

厲王三十七年(前842年),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摺磨下,西周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不可一世的暴君厲王,被國人暴動嚇破了膽,逃奔於彘(今山西霍縣),結束了其殘暴的統治。

今天的中共所有的舉措,不也都是為了防民嗎?不都是為了防止國人了解真相,了解中共的惡行,進而拋棄中共嗎?然而,就像召公所言,如果堵住人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當不滿的情緒像蓄勢待發的火山一樣突然爆發出來時,中共的下場與厲王會有甚麼不同嗎?

清華學者許章潤教授在剛剛發表的《憤怒的人們已不再恐懼》一文中寫道:生計多艱、歷經憂患的億萬民眾,多少年裏被折騰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我們人民」,早已不再相信權力的神話,更不會將好不容易獲得的那一絲絲市民自由與三餐溫飽的底線生計,俯首帖耳地交還給僭主政制,任憑他們生殺予奪。毋寧,尤其是經此大疫,人民怒了,不幹了。他們目睹了欺瞞疫情不顧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們身受著為了歌舞昇平而視民眾為芻狗的深重代價,他們更親歷了無數生命在分分鐘倒下,卻還在封號鉗口、開發感動、歌功頌德的無恥荒唐。一句話,「我不相信」,老子不幹了……人心喪盡之際,便是末日到來之時!

是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民心盡失的中共紅朝的末日已不久遠,倒計時的指針已經開始計時。而在這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所有人的選擇都在決定著自己的未來,包括中南海的高官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