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政權對德國與人類帶來的浩劫眾所皆知,直白呈現其罪行的影視作品已相當多,但以黑色幽默方式諷刺希特拉與納粹的作品則較少,近期上映的新片《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便屬於此類,且電影質感頗高,甚至與差利卓別靈(Sir Charles Chaplin)的經典名作《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相比也毫不遜色。

電影簡介

故事的背景設定在二戰末期的納粹德國,男主角祖祖(Jojo)是一位10歲的德國少年,他與時下的德國孩子一樣深受納粹政權洗腦教育的荼毒,也得加入希特拉青年團。某日,他意外發現母親竟在家中藏了一位猶太人少女後,祖祖的世界觀才開始受到衝擊,也給他的人生帶來變化。

「戲」說新語

知名導演泰格韋替替(Taika Waititi)自編自導自演新作、於多倫多國際影展榮獲觀眾票選大獎的惹笑黑色喜劇《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即將在港上畫,電影以黑色幽默方式演繹二戰故事。

電影喜劇色彩強烈

就電影的風格而言,《陽光兔仔兵》毫無疑問是一部黑色幽默風格強烈的作品,本片雖然扎實地呈現了納粹政權對當時德國青年帶來的負面影響,但故事的氣氛大部份都不會讓人感到太嚴肅或沉重,能以較趣味性的方式彰顯嚴肅議題,與許多刻畫納粹惡行的作品相比,本片的說教味也淡了許多。

電影處處體現了這種黑色幽默的色彩,如首幕戲祖祖努力獨自練習喊「希特拉萬歲」時,就被塑造得喜劇色彩鮮明,讓人感到既無奈又好笑,很容易就能抓住觀眾的目光。片中對於納粹德國軍人的形象塑造也與諸多電影不同,並未往嚴肅、一板一眼、納粹惡行等荷里活電影的常見公式塑造,而是顯得諧星色彩鮮明。

希特拉青年團是一個類似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組織,祖祖在其中的種種經歷,就很能體現獨裁政權從兒童開始控制人民思想的邪惡企圖。這部份的情節也觀賞性頗高,青年團領導人K上尉的訓話,就頗有喜劇色彩;青年團中有關反猶教育的呈現,同樣很能體現黑色幽默的風格,以詼諧方式體現極端種族主義的荒謬。部份情節也能體現祖祖內在善良的本質,為往後的故事發展與角色塑造,留下良好伏筆。

希特拉一角的運用別有玄機

希特拉身為納粹德國的領導人,其在本片的戲碼自然是《陽光兔仔兵》的重要元素。從預告片即可看出,這位歷史人物的戲份似乎出乎意料的多,而且出現的場合與次數也都太過不合理,以祖祖只是個普通德國男孩來說,希特拉跟他的互動似乎有過於頻繁與密切之嫌。

電影對此的安排也稱得上巧妙,隨著劇情的發展,相信觀眾很容易就能看穿這其中的玄機。希特拉一角的定位也因此變得格外不同,不再只是歷史上的殘暴獨裁者,而是納粹價值觀的一種直接體現,更是祖祖所受洗腦教育的縮影,是頗有深度的安排。

祖祖的家庭情況,也很能體現當時德國家庭的處境。父親出外參戰,且長期沒有音訊,完全不曉得何時能再見到面。因此,祖祖與家人的親子生活情節,也完全體現在其與母親蘿西的相處上。儘管蘿西在片中比較偏向女配角,不過絕不影響此一角色的成功與重要性。

蘿西一段一人飾兩角的戲碼,便是片中最具觀賞性的橋段之一;她與祖祖的母子互動,也能為電影增添不少溫情。片中的種種情節也不難看出蘿西對納粹的反感或不認同,在家中偷藏一位猶太人少女,便是典型例子之一。

猶太人女孩登場是重要轉折

祖祖突然發現母親偷藏的猶太人女孩艾莎,是故事的重要轉捩點。兩人的首場對手戲就頗具看點,一個自出生後便深受納粹黨洗腦教育的少年,面對一位猶太人少女,不難想像兩人間的火花會有多強烈,一開始勢必關係緊張,同時也是兩種價值觀的激烈碰撞。這樣的情境下,也保證了電影的戲劇張力。

納粹的反猶思想本身就違背普世價值,因此祖祖如何在結識艾莎的機緣下,逐漸改變納粹黨所灌輸的偏差思想,自然也是《陽光兔仔兵》後半段的重要主軸。電影對此的刻畫稱得上是有條有理,整個過程循序漸進,節奏與情境的把握都很適當,決不讓人感到突兀與違背劇情合理性,祖祖的逐漸改變得以被塑造得很有說服力。

這個過程除了價值觀的扭轉外,同時也體現在祖祖與艾莎的關係變化。電影對兩人情感的塑造,頗有兩小無猜的溫馨氛圍。儘管受限於祖祖的年紀過小,且比艾莎足足小了至少7歲,故事並未直接往愛情的方向塑造。不過兩人的相處過程仍能讓人感受到深厚情誼,最後一場對手戲雖然沒有任何肢體接觸,但塑造出來的情感同樣頗有力道,讓人對兩人的未來有想像的空間。

呈現荷里活作品罕有面向

就二戰的題材而言,《陽光兔仔兵》也是眾多荷里活同類作品中,少數以德國人為視角的作品。因此,隨著戰事接近尾聲,德國即將戰敗投降之際,片中也出現德國人同樣在努力保家衛國的戲碼,在荷里活電影中幾乎絕無僅有。某種程度上來說,也體現了將納粹政權與德國、德國人民區隔看待的客觀性,值得肯定。

片中對於德國軍官K上尉的塑造,同樣頗為難得。一開始他的形象較偏向創造笑點的丑角,與軍人的專業形象完全沾不上邊,乍看之下或許會讓人以為電影在惡搞德國軍人。但隨著劇情發展,電影會逐漸體現K上尉人格上的閃光點,甚至正面色彩鮮明,與蓋世太保之流完全不同。熟悉二戰歷史的人都知道,這樣的塑造才貼近真實的二戰德國軍人,但以往的荷里活電影絕不會體現這一點,這也讓《陽光兔仔兵》更顯得難能可貴。

《陽光兔仔兵》的整體娛樂性很高,黑色幽默的敘事風格,更不會降低電影對於嚴肅議題的闡述水準,片中更難得地展現出諸多荷里活作品所不會有的面向,雖然能否獲得奧斯卡大獎的提名仍未可知,但本片的水準絕對配得上此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