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親罵為「兩姓家奴」的傅冬

傅作義。(公有領域)
傅作義。(公有領域)

傅冬是傅作義的長女,在重慶南開中學讀高中時,受共產主義影響加入了中共的外圍組織「號角社」。傅冬利用自己的家庭條件,將了解到的有關國民黨、蔣介石的機密情報,通過地下黨組織交給了周恩來,還曾得到周恩來的接見。大學期間,傅冬參加學生運動,加入了中共外圍組織「民青」。

1947年傅冬成為中共秘密黨員,被中共安排到天津《大公報》任編輯,組織讓她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通過設在天津黃家花園的「華北剿匪總司令部」辦事處,將傅作義的大量軍事情報秘傳給中共。因為女兒的出賣,傅作義的許多軍事行動屢屢失敗。

1948年11月,為隨時掌握傅作義的情況,中共決定將傅冬調到傅作義身邊「工作」,指示她及時向組織報告傅作義的情況及心態變化等等。

於是,24歲的傅冬接受「任務」,回北平「看望父親」,住進了傅作義在中南海的寓所。傅冬準備竊取傅作義睡房保險櫃裏的重要機密,她知道保險櫃密碼,但保險櫃鑰匙在父親的上衣口袋裏,白天不離身,晚上放在枕頭下。

為得到情報,傅冬用朱古力與5歲的小弟做了交易,哄他從父親衣服口袋中取鑰匙給她。傅作義下班回家,小兒子跑到父親懷裏撒嬌,趁機偷走了鑰匙。

傅作義不在家時,傅冬打開保險櫃,用相機拍下了國共戰爭初期最重要的軍事情報。隨後,把鑰匙給小弟,讓他放回父親的口袋裏。後來傅冬又送小弟幾塊朱古力,並讓他發誓保證永遠保守這個秘密。

傅冬勸阻父親不要率部南下、不要再為蔣介石效力的同時,還將父親的兵力部署、戰略意圖等及時報給中共,以致共軍提前入關,傅作義的部隊被困於華北。

傅冬趁勢勸父親降共求和。傅作義曾公開說,共產主義將帶來殘酷與暴政,所以他對中共並無幻想,但形勢所迫,他不得不向中共秘密求和。責任感及對黨國的忠誠使傅作義非常痛苦、矛盾。

傅冬將父親每天的情緒變化,具體到徘徊觀望、睡不好覺,以及在房間裏焦慮踱步,甚至痛苦得把火柴棍放在嘴裏咬等等細節,向中共地下黨員崔月犁每兩天就匯報一次,崔月犁通過地下電台發往中共前線司令部。

由於傅冬的情報,中共牢牢掌握了談判的主導權,遲遲不理會傅作義的求和。毛澤東說,要讓全中國看到,是他毛澤東打敗了這員名將。直到1949年1月攻克天津後,中共才正式接受傅作義的求和。

毛澤東起草了一個《致傅作義的公函(最後通牒)》,措辭極為強橫:「傅作義身為戰爭罪犯,即應在此最後時機,遵照本軍指示,以求自贖……」傅冬接到這個出言不遜的公函,深怕父親生氣改變主意,將公函壓在傅作義辦公室文件堆的下面。共軍入城儀式第二天,《人民日報》發表了這個「最後通牒」,傅冬才不得不把原件從文件堆下拿出來,傅作義看後,痛罵女兒不忠、不義,乃兩姓家奴。

北平被宣佈「和平解放」後,毛澤東住進了中南海。傅作義被剝奪軍權,當了水利部部長。傅作義的弟弟傅作恭——原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水利工程學博士,被傅作義召回「為祖國效力」。1957年,傅作恭被打成「極右分子」,押到夾邊溝勞教農場勞改,後來活活餓死在那裏。

1949年後,傅冬先到天津任《進步日報》副刊編輯,後被調入《人民日報社》。

「和平解放北平的第一功臣」傅冬,「文革」期間作為「階級異己分子」被揪出來,遭到批鬥。她去探望父親的時候,自身難保的傅作義對她說:「從今往後,你不要再來了。」

傅作義曾給中共上交了多處私人房產,但傅冬得到的只是一百餘平方米的一套住房,她與終生未婚的弟弟傅瑞元一同居住在裏面。晚年傅冬患多種疾病,生活非常窘迫。去世的前幾年,中共要房改,幾次向她催要房款,可她根本無錢買房。臨終那年,傅冬已臥床兩年多,貧病交加。

晚年的傅冬曾說過,她對父親傅作義的了解實在太少了。

國民黨內的最大共諜郭汝瑰

郭汝瑰。(公有領域)
郭汝瑰。(公有領域)

畢業於黃埔軍校的郭汝瑰,1928年就秘密加入了中共,後留學日本。歸國後,他不滿中共不抗戰,所以追隨國民黨抗日。後來作為42旅代旅長,郭汝瑰參加了淞滬大會戰,因作戰勇敢,深受蔣介石賞識,被視作「軍界精英」。抗戰勝利後,郭汝瑰成為國民黨中將,參加了侵華日軍受降儀式。

中共派人策反郭汝瑰,給他灌輸「馬列主義才是救國的唯一良方」,使郭汝瑰對「共產大同世界」非常憧憬,最終成為潛伏在國民黨內部的紅色間諜。郭汝瑰曾多次與董必武見面,秘密與中共黨員任廉儒單線聯繫,接受指令。

內戰期間,郭汝瑰升至國民黨國防部作戰廳長,直接參與指揮作戰,定期到蔣介石官邸匯報戰況、聽取指令,有時隨蔣介石到戰區視察。國軍所有的作戰計劃、部署及行動,都被他源源不斷地傳遞到了毛澤東的案頭。

其中包括:重點進攻山東計劃、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國軍在大別山的調度計劃、解圍兗州計劃、解圍長春計劃、解圍雙堆集計劃、國軍江防計劃、武漢、陝甘、西南等地區的兵力配備序列等等等等。

除洩露軍情外,郭汝瑰還擬定讓國軍失利的作戰命令,發佈假情報,隱瞞共軍動向,誤導蔣介石,導致蔣做出錯誤判斷。

為中共篡政做出極大貢獻的郭汝瑰,1949年後沒有得到軍銜,只被任命為川南行署交通廳長,相當於一個副局幹部,也沒有給他恢復中共黨籍。

肅反運動中,郭汝瑰被說成「國民黨潛伏特務」,廳長職務也被罷免,後被關押審查。郭汝瑰認為「肅反」無法無天,在一份材料中他寫道:「要力行民主法治才能長治久安。」據此他被定成右派,發配到農場勞改。

郭汝瑰也沒有躲過文革。當時有位傅作義手下的少將,姓王,是1949年被迫投降中共的,後被下放到成都,批鬥郭汝瑰時,此少將衝到台上痛打郭汝瑰,邊打邊罵:「你個狗特務,我要報仇!」

歷次運動郭汝瑰都是「鬥爭對象」,不斷的批鬥、抄家與遊街使他受盡折磨。71歲時,郭汝瑰終於討得了一個說法:組織認為他不是國民黨特務,同意他加入中共。

晚年郭汝瑰無錢無權,編寫了《中國軍事史》和《中國抗日戰爭正面作戰戰記》兩部書。他終於說出了不同於中共宣傳的歷史真相:國民黨是抗日的,蔣介石先生是抗日的。

1997年,郭汝瑰遭遇車禍橫死。那一年,他說了一句話:「不為國家、民族利益著想,而徒談忠義,只會助長專制獨裁,阻礙社會進步。」(待續) ◇

圖為大饑荒中,百姓剝樹皮充飢。(公有領域)
圖為大饑荒中,百姓剝樹皮充飢。(公有領域)

領導北平地下黨的劉仁

劉仁,1927年即加入中共,曾在內蒙古、張家口、北平等地從事秘密工作。1935年被派往蘇聯受訓,回國後是北京地下黨的主要負責人。

國共內戰時期的北平城內,無論是在國民黨的軍政、學校、廠礦、報社裏還是街頭巷尾,到處都有劉仁領導的中共地下黨。中共最後得以順利進入北平、天津,劉仁領導的3千多中共地下黨立了大功。

1949年以後,劉仁曾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北京市副市長。

1966年,劉仁因參與《二月提綱》被監督勞動、隔離審查,後被關押到市委辦公樓內的一個廁所裏,接受「群眾專政」,其妻子甘英被批鬥打罵。以後劉仁多次被批鬥、遊鬥,據有關檔案記載,從1967年4月到10月的半年內,劉仁被批鬥46次。每次批鬥,劉仁都是深低頭、大彎腰,承受拳打腳踢、百般侮辱。

1968年1月以後,劉仁被關進秦城監獄,開始了5年的監獄生活,罪名是「勾結美國特務」。

1972年底,劉仁妻子甘英第一次獲准到秦城監獄探視,發現劉仁已被摧殘得不像人樣。由於長期戴手銬,雙臂不能插入袖口內,冬天的棉衣只能披在身上,雙腳因長期戴腳鐐,已經磨爛。

經常的體罰打罵虐待,致使劉仁的心肝肺胃都受到損傷,最後住進了北京市第六監護病房,病歷上不准寫姓名,只准寫他的代號「6808」。家屬拿回他獄中的衣物,發現已全部發霉,毛褲、棉褲上有大小便的殘痕,上衣有斑斑血跡。

1973年10月26日,劉仁被折磨致死,但其家屬被通知要嚴格保密,不能向別人講,也不許戴黑紗。因為不准說死者的真實姓名,火化後,骨灰也沒有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