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時家破人亡的閻寶航

中共效力的紅色特工閻寶航
中共效力的紅色特工閻寶航

英國愛丁堡大學研究院畢業的閻寶航,年輕時曾是基督教徒,後來研究馬列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由民主主義者轉變成社會主義者。

1929年,閻寶航由張學良介紹,成為蔣介石發起的新生活運動的總幹事,曾和蔣介石共用一個大辦公室。後來閻寶航深得蔣介石器重,尤得宋美齡信任。其實,閻寶航的真實身份是與周恩來單線聯繫的「紅色特工」。

1937年,因閻寶航有「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決心」,經周恩來介紹成為中共秘密黨員,周恩來給他取代號「閻政」,囑咐他以民主人士的身份活動,廣交各界朋友,為中共收集各方的動態。閻寶航的身份,當時只有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李克農知道。

1941年,周恩來親自給他交代工作任務,由蘇聯大使館武官羅申給他交代任務範圍,要求他設置電台建立直接聯繫,以反蘇反共的動態為重點,收集包括蔣介石本人及國民黨的一切軍事、政治、外交及經濟、文化各方面的情報。

從1941年春到1945年,閻寶航獲得了最有價值的情報:德國進攻蘇聯的時間地點。德軍入侵蘇聯之前一周,此情報通過中共及共產國際,準確地及時地提供給了史太林。還有之後的日本海軍偷襲珍珠港、日本君主御前會議決策南下太平洋的情報,也是閻寶航蒐集到的。

遼瀋戰役中、東北野戰軍進攻錦州城垣。(公有領域)
遼瀋戰役中、東北野戰軍進攻錦州城垣。(公有領域)

閻寶航還將日本關東軍在東北沿中蘇邊界的詳細兵力及佈置情況發報給延安,延安馬上發給蘇聯。後來史太林為此專門回電給毛澤東表示感謝。憑這些情報,蘇軍對日軍進行定點打擊,僅一周時間,就將關東軍全部消滅。

1949以後,閻寶航先是調任外交部工作,後到政協負責徵集整理文史資料,他長期的身份是「民主人士」、「黨外人士」,直至1952年,經「上面」批准,閻寶航才公開黨籍。

1967年11月6日,這位被稱為「我黨情報戰線最出色的國際戰略情報專家」,成了反革命罪犯67100號,他被投入秦城監獄,罪名是「東北叛黨集團」的「特務」。1968年5月22日,在審訊中,閻寶航被人從背後猛踹一腳,倒地昏迷後被送到復興醫院,躺在醫院走廊的長凳上無人理睬,直到嚥氣,終年73歲。為閻寶航出具的殯葬說明中,赫然寫著「不留骨灰」,當時也沒有遺物留下,也不許通知家屬。

閻寶航有六個子女,四個被他送到「革命聖地」延安。文革時閻家家破人亡,子女們都受到了株連。

閻寶航的三兒子閻明復同父親一起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裏。期間閻明復因「瘋癲」,被強制做電療、服用藥物,每天三頓飯之外就是昏睡,七年後才被釋放。

閻寶航長女閻明詩也是特工。在延安抗大學習時,曾被周恩來親自找去談話,讓她到重慶協助父親的情報工作。閻明詩將父親拿到的情報譯成密碼,用藥水寫在手帕上,再交送到北碚的秘密電台。文革中閻明詩被劃為右派,下放到鞍山市農機廠做油漆工人,後又下放到營口蓋縣楊運公社。

閻寶航長子被取消軍籍,下放到賀蘭山區;次子被隔離審查,慘死長沙。三女兒閻明光也被下放,三女婿被關押。

閻寶航的妻子高素桐,曾掩護閻寶航做情報工作,幫助閻寶航應酬各種朋友,幫助過很多陷於困境的地下黨員、民主人士及其家屬。閻寶航被抓後,工資被凍結,也不給高素桐發生活費,她沒有了生活來源。

1971年,高素罹患肺癌,去世前不久,她給周恩來的口述信中說:「我始終相信玉衡(閻寶航的字)和明復是無辜的。我患重病到上海後,搶救費用甚鉅,小女明光的愛人被關押,工資凍結,無力支付。請總理看在我和玉衡在重慶變賣衣物接濟黨內同志和抗日鄉親的面上,把我的醫藥借債費及後事解決。」

「全能特工」劉人壽

中共效力的紅色特工、劉人壽
中共效力的紅色特工、劉人壽

17歲時劉人壽與女友黃承珍(黃景荷)奔赴延安,進入陝北公學學習,1938年二人同時加入黨,從此把他們的一生交給了「中共」。

陝北公學畢業後,康生親自找劉人壽、黃承珍談話,要他們以《新華日報》延安通訊處記者的身份從事間諜工作,接受潘漢年的直接領導。

從此,劉人壽學會了收發報、開汽車、攝影等特工技術,成為潘漢年的得力助手,潘漢年特別關照他不能暴露身份,只能與自己單線聯繫。

潘漢年安排劉人壽等中共特工進入巖井公館,利用日本人的電台為中共服務。劉人壽的公開身份是報務員,專門負責接收潘漢年傳給巖井英一的情報。在巖井公館的頂樓,他掌管一部電台,每天抄收延安新華社電訊,選擇部份內容交給日本人。

劉人壽的隔壁是日本特務翻譯組,日本翻譯遇到無法翻譯的漢字,便向劉人壽請教,劉人壽藉機也獲得一些情報。

一年後,劉人壽被要求撤離巖井公館,自己在上海組建秘密電台。從此他與世隔絕,白天睡覺,晚上向延安發報。其妻黃承珍負責聯絡,往潘漢年處領取發報任務。潘漢年的許多重要情報,當年都是由黃承珍送出的。

蘇共「德蘇戰爭一觸即發」的情報,就是劉人壽收到並通過秘密電台發出的。潘漢年接到電文後,立刻署名「小K」發給延安中社部,周恩來當即用俄文發給了史太林。1941年6月22日凌晨4時,德國果然如期向蘇軍發起了閃電攻勢。這份至關重要的情報使蘇聯贏得了24小時的緊急備戰時間。

還有一份被稱為「徐州剿總情報」的密電,也是當年從劉人壽自己的電台發到延安的,這是中共收到的有關淮海戰役中,國軍部署最早、最完整的情報,對中共的決策起到了重要作用。

1949年,劉人壽任華東局統戰部副處長,1952年初任上海市委統戰部副部長。

因潘漢年案,1955年4月劉人壽被隔離審查,後被逮捕入獄。1965年,劉人壽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罪名是「追隨內奸潘漢年」。不久他被假釋,回到上海縫紉機二廠監督勞動。1967年文革時,劉人壽再次被逮捕入獄。

因劉人壽要求寫申訴材料,他被監管人員毒打致傷。他曾大聲陳述潘漢年無罪的理由,連續呼叫了三天三夜,直至精神失常。

劉人壽的妻子黃承珍長期被「內部控制」,後來積鬱成疾。1975年,劉人壽被釋放,前後兩次坐牢一共十八年。雖恢復公民身份,劉人壽仍然要在縫紉機二廠接受監督勞動,他被編入「四類分子」小組,每天學習、改造。直到1982年,劉人壽才被「平反」。

衛立煌的秘書趙榮聲

中共效力的紅色特工、趙榮聲
中共效力的紅色特工、趙榮聲

趙榮聲出生於一個「四代翰林」之家,他在燕京大學法學院新聞系讀書時,受馬列主義影響,積極參加「一二‧九」運動,被中共地下外圍組織「社聯」吸收為盟員。1935年趙榮聲加入中共,對「新中國」非常神往。

1938年受中共派遣做統戰工作,趙榮聲潛伏進入國民黨司令長官衛立煌部,任衛立煌的秘書。期間,中共的林伯渠負責同他秘密聯絡。

劉少奇曾特意到洛陽與趙榮聲徹夜長談,囑咐他要長期隱蔽,等待時機應變。劉少奇告訴他,只要能在衛立煌身邊待下去就是成績,「有事我會派人來找你們,你不需要知道我在哪裏,不要到各地方找黨組織。」劉少奇指示他在衛立煌司令部裏建立了中共黨支部。

趙榮聲按照指示展開對衛立煌的赤化工作,對衛立煌的人生走向產生過很大影響。在掩護共產黨、八路軍及為共軍提供情報和物資方面,趙榮聲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當時中共在陝北物資急缺,在趙榮聲的影響干預下,衛立煌為中共提供過大量軍用物資。

1940年國民黨規定:凡國民黨官兵須全部加入國民黨,趙榮聲遂請示中共,中共回覆:需要參加國民黨的時候就參加,於是趙榮聲加入了國民黨。

受趙榮聲的「赤化」,衛立煌任東北剿總司令時,陽奉陰違,不執行蔣介石的指令,中華民國做出撤出瀋陽、集中兵力於錦州的決策,衛立煌拒不執行,導致錦州失陷,使中共從此扼住東北咽喉。衛立煌給中共的戰略進攻做內應,最終導致國民黨在遼瀋戰役中失敗。趙榮聲為中共篡政立了大功。

1949年後,趙榮聲到北京,進入《工人日報》工作。因為他隱蔽得很深,雖然當了十一年紅色間諜,他的身份一直沒有人給他落實。他被告知:「你的組織問題,我們不能承認」、「你十年沒有交黨費了,怎麼能算黨員?」

1957年,因趙榮聲在《工人日報》上辦的一個文藝副刊《百花壇》被指有思想問題,「毒草叢生」。中共對趙榮聲的預備黨員轉正問題,開了六次批判會,最後宣佈趙榮聲為「反黨分子」,將其開除出黨。

1958年10月,趙榮聲被捕劃為右派,被下放到山東濟寧地區的供銷社,在那裏,趙榮聲一家三口生活了十八年。(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