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後自殺的關露

關露曾是頗有名氣的女作家,她與張愛玲、蘇青、丁玲齊名,是當時上海文壇「民國四大才女」之一。電影《十字街頭》的主題歌即出自她的手筆。

關露崇拜馬列,熱愛共產黨,寫「進步」詩歌,曾經為了「革命」事業,打掉了兩個孩子。

關露25歲入黨,並加入「左聯」。 1939年冬,關露奉葉劍英和廖承志之命,受潘漢年、吳成方領導,在上海從事情報工作。因精通日語,她被潘漢年派入日本特務機關做間諜,打入「巖井公館」,利用色相竊取絕密情報。關露獲得的情報,使得江蘇、安徽境內的新四軍多次躲過了日軍掃蕩。

因關露一家與汪偽政權特工頭子李士群曾有私人關係,中共決定,派關露打入李士群的「七十六號」特務機關 ,臥底在李士群身邊,充當中共與李士群之間的聯絡人。

關露陪李士群四處交際應酬,利用李士群的關係,她獲取了很多重要情報,潘漢年向延安提供的大量日偽軍事動向的情報,都有關露的功勞。她幫助策反李士群,促成了潘漢年與李士群會面。

兩年後,關露被命令進入日本文化界,假扮「漢奸」為中共蒐集情報。在無條件服從組織工作需要的信條下,關露進入日本大使館及海軍報道部合辦的《女聲》雜誌任編輯,很快就成為主編,她以此作掩護,為中共蒐集日偽機密情報,

1943年8月,為藉機接近日本共產黨、探聽日本左翼的動靜,關露在上級指示下,赴日參加了「大東亞文學者大會」並發言。

扮演漢奸文人的角色,使關露遭到左翼朋友的鄙視及世人的詬罵,同時,緊張危險的間諜生活,使她患了嚴重的神經衰弱,開始出現幻覺。

期間關露多次要求調離上海,不再從事特工工作,均被組織拒絕。1943年秋,關露想去根據地,鄧穎超派人轉告她:中共上海地下黨需要關露留在上海繼續為黨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後,關露被列入國民政府的懲辦漢奸名單。與日本人打交道本來是服從中共的指示,但中共沒有為她洗脫罪名,她被轉移到了當時的蘇北中共佔領區。到淮陰第三天,關露就被隔離審查,精神受到很大刺激。接著,她又收到相愛多年的王炳南的絕交信,終於精神崩潰。

關露與王炳南相識於抗戰前夕,1946年再度相逢後,她與王炳南情投意合。當時正在重慶的王炳南曾打算去看望關露,與她定下終身,在上飛機前一刻,他被鄧穎超攔下,鄧穎超說,「恩來和我反覆研究,認為關露是個好同志,但由於她的這段特殊經歷,在社會上已經造成不好的名聲,群眾以為關露是文化漢奸,而你又是長期搞外事工作的,群眾都知道你是共產黨。如果你們兩個人結合,將會在社會上產生不好的影響。」

王炳南遂給關露寫了絕交信。王炳南後來還說,讓一個已經馳名的左翼作家去當「文化漢奸」,「在群眾中造成不好的影響」,現在看來這樣的安排是不妥當的。

後來關露多次發表詩作,被《新華日報》社長范長江要求另換署名,說如果共產黨報紙上出現關露的名字,就會在群眾中造成不好的影響,有人會以此為口實攻擊共產黨 。

1949年以後,為掩蓋通日的醜聞,中共不承認關露的地下黨員的身份,而且,從「整風」、「反胡風」、潘漢年案、「反右」直到文革,關露不斷地受到政治審查、拘押及監禁,她被捕關押四次,多次陷於精神崩潰。

1955年受潘漢年案牽連,關露被逮捕入獄,獄中她復發精神分裂症。獲釋後,回到電影劇本創作所工作。不久受丁玲牽連,關露寫材料交代問題,1958年電影局要求關露退職。

1967年,關露再次被關入秦城監獄。監獄中,關露撿到一根鐵釘,她每天打磨這根鐵釘,最終將之打磨成一支小針,用來縫補衣服。

秦城監獄。(AFP)
秦城監獄。(AFP)

1975年關露被釋放,出獄後一度被送入養老院。後來她用補發的工資買了香山的一座帶小院的平房,條件簡陋,廁所在房子外面,連自來水都沒有。

1980年,關露患腦血栓,記憶力受到嚴重損害,手不聽控制。關露中風後,全身疼痛,無法入睡。文化部終於借給關露一間宿舍,在北京東四頭條203號的筒子樓裏,宿舍在一樓,緊挨公共廁所。冬天暖氣不熱,需要另生煤爐取暖。

1982年3月23日,組織部派人向躺在病床上的關露宣讀了「平反」決定,稱關露的歷史已經查清,不存在漢奸問題。43年的漢奸罵名,10年牢獄,終於昭雪。

當時,12平米的宿舍裏,連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都沒有,幫她整理文稿的朋友只能靠在床上寫字,關露寫過幾次申請,希望能多一間房,但房子一直未能解決。

寫完了回憶錄及有關回憶潘漢年的文章後,1982年12月5日,關露服安眠藥自殺而死。她穿得整齊而乾淨,兩手疊放在胸前,臉色蒼白而平靜。

周圍人都很震驚,因為沒人聽她抱怨過一句。有人想給關露守夜,但房間實在太冷,就鎖上門,所有人都走了,只有一個朋友送的塑料娃娃,最後陪伴著關露。終年75歲的關露,終生未婚,無兒無女。

救過周恩來的黃慕蘭

中共紅色間諜黃慕蘭。(網絡圖片)
中共紅色間諜黃慕蘭。(網絡圖片)

黃慕蘭出身名門,受「革命」思潮影響,19歲就加入中共了,20歲就擔任了漢口婦女部的部長。

後來黃慕蘭與中共中央機關報《民國日報》主編宛希儼結婚,被安排做地下特工。她學會在聖經上用米湯寫文件,常常去旅館對接頭暗號、在碼頭逛蕩等待聯絡人。1928年,她生下兒子,不久,宛希儼在贛南領導暴動時死亡。

之後黃慕蘭接到組織調令,她把兒子送到婆家,隻身前往上海,任中央委員會機要秘書,成為中央特科成員,兼任機要交通員。

次年經周恩來批准,黃慕蘭與中央委員賀昌結成「革命伴侶」,後生一子,因「革命需要」,她不能親自撫育孩子,襁褓中的兒子就送給了別人。不久,賀昌調往中央蘇區。

離夫別子的黃慕蘭與潘漢年單線聯繫搞地下活動。關向應被捕後,她依潘漢年指示,不惜一切代價營救關向應。

當時上海灘有個律師叫陳志皋,其父親陳其壽在法租界當了18年刑庭庭長,在上海司法界有很高威望,黃慕蘭認為可以藉助陳氏父子營救關向應。於是,黃慕蘭打扮成一位上層婦女,出面去找陳志皋,後來在陳志皋及其父親的幫助下,關了近半年的關向應終於被釋放。

據《黃慕蘭自傳》記載: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叛變的消息,就是由黃慕蘭傳給潘漢年的,潘漢年迅速通知了周恩來,周恩來立即搬家,地下黨的其他成員也馬上轉移了。若不是黃慕蘭的情報,中共在上海的中樞機構可能就垮掉了。

《黃慕蘭自傳》稱,1931年12月,康生和潘漢年開車接黃慕蘭去見周恩來,到後康生和潘漢年兩人離開。周恩來先是表揚她成功營救關向應,又說顧順章叛變後敵人四處造謠,說周恩來已叛變自首。周恩來問黃慕蘭,能用甚麼巧妙而有效的辦法替他闢謠?

黃慕蘭提出,可由陳志皋律師代表他用「伍豪」的筆名發一則啟事,後來黃慕蘭通過陳志皋出面,委託法國籍律師巴和辦理《周少山緊要啟事》,駁斥敵人污衊的內幕背景,周恩來對此十分滿意。

1933年,陳志皋正式向黃慕蘭求婚,當時黃慕蘭前夫賀昌還在蘇區。因一直惦記著賀昌接自己去蘇區,所以黃慕蘭遲遲未予答覆。中共認為,如果能與陳志皋組成家庭,可以掩護黃慕蘭的身份,更好地開展地下工作。於是中共替她做決定,讓她嫁給陳志皋,雖放不下對賀昌之情,黃慕蘭只好服從安排。1935年5月,她與陳志皋舉行了盛大的婚禮,這一年3月,賀昌遭遇國軍伏擊死亡。

婚後,黃慕蘭奉命脫黨,出入上海名流社交圈,她先後以銀行家、慈善家、國民黨特派員等特殊身份為中共工作,期間遭受國民黨的牢獄之災,坐牢兩年後被保釋。

1949年以後,陳志皋、黃慕蘭都未得重用,沒有獲得組織上的工作安排。後陳志皋前往香港。

1955年,黃慕蘭因潘漢年案入獄。1963年,她被宣判為叛徒、特務、反革命,所幸同年被長子接出監獄。期間陳志皋曾託人帶信要她去香港,她未同意。

1966年8月「破四舊」時,黃慕蘭被紅衛兵強行剃頭、坐禁閉、睡板凳、雙手反綁示眾。一次她被紅衛兵抽打,斷掉了三根肋骨。1967年,黃慕蘭再次被關入秦城監獄,八年後才被釋放。之後黃慕蘭不斷申訴,多次上訴,甚至到北京上訪,希望恢復她的黨籍、明確黨齡問題。

上訴一直無果,直到1980年,兩次被中共下獄十七年、已經73歲的黃慕蘭才獲得一紙平反書,後居住在杭州一普通的居民社區裏。

金無怠

金無怠被捕時。(網絡圖片)
金無怠被捕時。(網絡圖片)

深藏美國情報部門幾十年的金無怠,被普遍認為是周恩來親自委派和安插的中共間諜,中共先後為其提供了100萬美元以上的報酬,一說是15萬美元。

1985年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了金無怠,他被指控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金無怠承認自己確有間諜行為,聲稱自己對中美兩國建交有功。

金無怠自稱:「我提供了美國方面願意修好的情報,毛澤東才做出了邀請尼克遜訪華的重大決定。」韓戰期間,金無怠把大量美軍情報轉送到中共軍隊高層手中,其中包括共軍戰俘「反共」名單。美歷史學家及情報部高官說,金無怠的間諜活動,是導致韓戰延遲結束的重要原因。

金無怠盼望中美能像美蘇一樣交換間諜,他曾託妻子前往北京見鄧小平,希望中共能與美國談判,以釋放魏京生為交換條件,讓自己回到中國。

然而,中共完全否認與金無怠有任何關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不認識這位自稱是中國間諜的金無怠先生,「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出來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和任何其它國家派遣過任何間諜。中國政府不會承認這件反華事件……」

1986年2月,絕望中的金無怠在監獄用膠袋套在自己頭上,窒息而死。◇(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