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從政界到知識界、商界、業界,人們普遍認為,美國和中共的對峙,近年來已全面展開、迅速升級,可稱之為一場新的冷戰了。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研究員認為,第二次冷戰在未來歷史學家的眼裏,會是從2019年開始的。在筆者看來,新冷戰最明確的信號,應該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在倫敦的峰會,其首次點名指出中共的威脅。北約成立於1949年,正是中共國成立的年頭。北約原來是以美國為首、與歐洲國家合作的軍事同盟組織,對抗前蘇聯和東歐國家。北約從打擊蘇聯共產主義開始,看來會以打擊中國共產主義結束。

當年東德的柏林,是共產主義陣營和資本主義陣營的交匯處。柏林城一分為二,是東西方的分野。有趣的是,冷戰之初,兩個陣營對峙競爭時,兩個德國的政府紛紛用動物園、電視塔和足球隊之類的娛樂和體育設施、比賽來取悅自己的人民,宣揚自己的優勢,證實自己的存在和理念的正當,並加劇競爭。參觀柏林牆遺址的人,看到這些動物園,會感嘆一個過去的時代。但這個過去的時代給人類帶來的悲劇,現在有意味深長的續集。

舊冷戰的進程,從1947年「杜魯門主義」(Truman Doctrine)提出開始,世人經歷了鐵幕、鐵托—史太林分裂、柏林封鎖和空運、北約的成立、自由歐洲電台、韓戰、華約的成立、匈牙利革命、第三世界爭奪戰、中蘇分裂、空間和軍備競賽、古巴導彈危機、越戰、蘇聯入侵捷克、中(共)美建交、阿富汗戰爭、波蘭團結工會、戈巴卓夫改革、直到最後蘇聯解體等等一系列的歷史事件。

新冷戰的開始,筆者認為,後世會說是從「特朗普主義」(Trump Doctrine)開始的。「特朗普主義」的內涵,歷史學家還在收集、整理、歸納,但肯定會包括回歸傳統、回歸保守、反擊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內容。杜魯門(Truman)和特朗普(Trump),中文字面上完全不同,但英文字面上卻很相似,押頭韻,兩人名字中四個字母都一樣,這僅僅是歷史的巧合?

所謂的「冷戰」,是現在歷史學家的措詞,是事情過去以後的說法。舊冷戰處在「進行時」的時候,也非常「熱」,那是熱核武器的對抗!好幾次都幾乎到了動用核武器的地步了,只不過到最後,兩萬件核武器沒有投入使用。直到蘇聯共產黨和東歐共產政權瓦解,冷戰結束,人們才稱之為「冷戰」,因為沒有真正的動刀動槍,但其激烈、危險和可怕的程度,也不亞於熱戰。

今天美國和中共的對峙,是更大、更深遠的爭戰,因為涉及到了人類的未來,和人類最根本的價值觀和社會倫理。新冷戰兼具熱戰、心戰、信息戰、貿易戰、不對稱戰、超限戰的綜合,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新冷戰的深度、廣度和烈度,都不會亞於舊冷戰,而在幾乎所有方面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舊冷戰的核武庫,如今依然存在,但世界目睹了中共新增加的數百件核武,和更多國家進入核俱樂部。隨著戰術核武器的研發,核戰的危險沒有減少,小目標、精準核武器的使用,更變得有真實的可能。新冷戰的烈度,在核武基礎上,又加上了貿易戰、經濟戰、網絡戰、科技戰、電磁爆(EMP)戰,甚至基因戰、氣候戰、生物戰,邪惡和瘋狂的中共一方使用超限戰的手法危害世界,並不是危言聳聽。

顯然,中共從舊冷戰中學到了很多,汲取了很多「教訓」,以利於其對美國和自由世界發動新的冷戰。新冷戰的廣度,也因交通、通訊和網絡的發達,比70年前更廣泛、全面。舊冷戰中國其實並沒有參與,許多人口眾多的國家如印度、印尼等,由於發起和加入「不結盟運動」,也沒有參與。但這次貿易戰引發的世界經濟格局轉變、產業鏈轉變,涉及了所有國家,從中國到印度,從歐洲到亞洲,遠超出了北約和華約的範圍。

新舊冷戰不同,雙方的組合越發變的明顯。中國人民很悲哀的看到,自己被中共挾持的國家,正在跟伊朗、北韓、委內瑞拉這些國家為伍;在特朗普高舉的傳統和保守主義大旗之下,世界各國正在站隊,在確立自己的位置,在擺放自己的位置。

中共一面和美國談貿易,一面支持北韓。月初北韓進行新式火箭發動機試驗,號稱國防建設重大突破,說擁有能打到美國的長程運載火箭所需要的發動機,而中共媒體彈冠相慶、遙相呼應,說中朝同時發射火箭,共同抗美的司馬昭之心若揭。新冷戰條件下,世界正在洗牌,世界各國正在重新排隊,排排坐的局勢一定,對決就會開啟。

中共近兩年來的誤判、出錯,把自己的本性暴露無遺,連美國最親共的擁抱熊貓者也無能為力,只能望洋興嘆,告誡中共大事不妙。中共對香港行惡、對台灣粗暴,換來的是台灣和美國之間政治和軍事關係的升級。按台灣國防部智囊、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的說法,過去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對台策略是「戰略模糊」,而現在特朗普政府則是「戰略清晰」。擦亮了美國人眼睛的,恰恰是中共自己的劣行。如今,美國聯絡官參加台灣漢光演習,將會是「營級」的戰術單位,雙方共同使用聯合戰區層級模擬系統(JTLS),從指揮到作戰,陸海空都加入,是熱戰的籌備模式。

新舊冷戰最大的不同,在於其思想和意識型態方面的深度不同。當今自由世界的敵人,與舊冷戰時期非常不同。中共作為人類文明最後的敵人,不僅凶殘,還完全沒有底線。中共國是比蘇聯在經濟上大得多的經濟體,因為中共對中國人民的盤剝,中共可資利用的經濟資源也遠遠高於蘇聯,中共利用這些經濟資源在全球散佈的共產主義邪惡、無神論、反對和鎮壓正信、反人權、和背離人類普世價值的邪說,蠱惑、愚弄和毒害了全世界的人們。毒素在大外宣、孔子學院、媒體操控之下,深度滲透到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舊冷戰的結局,是在地球上局部剷除了幾個社會主義政權、帶來局部的自由。而新冷戰的最後勝利,一定是在全球完全徹底的剷除共產主義的思潮、影響和極權,給人類帶來自由,作為其最終的結局。#

(轉自664期【新紀元周刊】「商管智慧」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