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給世界造成的巨大災難,是二戰以來人們從未體會到的,遭遇嚴重疫情的美國官員認為,中共已經對美國宣戰,然而戰爭卻看不見敵人,只能防衛無從較量。如果按中共軍方「超限戰」等戰略思想,去看這場正在肆虐的「中共病毒」,會驚訝的發現,其實中共早就對世界發動了與傳統戰爭不同的世界大戰。

大瘟疫中似乎聞到硝煙味道

在當今和平年代,一場意想不到的大瘟疫正在危害全世界,當世人正在聚焦武漢的時候,美國又發現中共搞核試爆,這給世界籠罩了又一層陰影,讓世人從揮之不去的中共病毒中又彷彿都聞到硝煙的味道。

特朗普公開表示,他已經看過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證據;美國參議員科頓認為,這是中共領導層故意和有意識將病毒蔓延到全球;白宮顧問納瓦羅認為,中共釋放病毒、隱瞞真相、囤積物資、要挾世界這四個步驟,已經對美國宣戰;美國衛生總監用戰爭意味濃厚的「珍珠港時刻」,來描述美國疫情的嚴峻;知名評論家章家敦認為,我們已經在戰爭中,而敵人就是中共。

今天的世界大瘟疫,無槍無炮更看不到敵人,為甚麼被許多人提上戰爭概念這個高度,其實,這不是美國在挑逗戰爭,而是中共早就提出這個戰爭理念,中共為了取代美國的地位,軍方早就推出一個新的戰爭理念,多年來已經針對美國等國家和地區發起了進攻。

中共所謂的戰爭,在這場大瘟疫中表現得更加肆意妄為,中共隱瞞疫情讓世界各國迅速被病毒籠罩;中共囤積海外支援中國的防護用品,耍手段搞口罩外交;在人命關天時期,中共高價出售劣質防護用品;中共派出海外的醫療隊,走到哪裏,哪裏的疫情馬上攀高;外交部發言人將病毒來源甩鍋到美軍,宣傳部也不示弱,央視破口大罵美國官員蓬佩奧是「人類公敵」;當美國遭受嚴重疫情的時候,中共媒體一致叫好,五毛、小粉紅歡呼聲不斷,彷彿戰爭取得節節勝利,等等跡象令外界不得不聯想到戰爭。

當世界普遍無法定義如此的戰爭狀態的時候,其實已經身處戰爭之中;當許多國家才剛剛認識到這場險惡戰爭的時候,卻已經深處戰爭的深重災難之中,似乎世界大戰已經爆發。

中共「超限戰」中的世界大戰

近些年中共軍方出現一個「超限戰」概念,就是與傳統戰爭不同的戰爭,是以一切手段,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形式。它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等,還包括戰爭中的非常規致命手段,比如投毒戰、生化戰、核彈戰等。

提出這個戰爭概念的是中共軍旅作家喬良和前中共空軍大校王湘穗,1999年首次出版《超限戰》一書,就是超越一切界限和限度的戰爭。認為以中國的軍事力量,要扳倒美國是不可能的,如果想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只有一個方法:超限戰。未來的戰爭將是無處不在的,包括金融戰、貿易戰、網絡黑客、媒體與國際法等範圍,何時何地都將是戰場,將戰爭觸角延伸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戰爭已經遠遠超出穿軍裝的軍人和飛機大炮的範圍。

不僅如此,中共軍方於2010年還提出與超限戰類似的「制生權戰爭」理論,它推行基因武器,除了生化戰外,將生物技術首次擺到中共未來軍事新戰略的制高點。書中描述:「基因武器可以殺人於無形、無感、無知、無避,是廉價高效恐怖的大規模殺人凶器。」

不難看出,中共的這些軍事戰略思想,為了達到目的而無所不為,不惜草菅人命,甚至毀滅人類,中共所想所幹的事已經遠遠超出人類的正常思維,在美國和世界各國都幫助中國人民發展經濟的時候,中共卻想主宰世界,悄然的向世界發起了超限戰。

特別是針對具有普世價值的民主國家和地區,中共全方位滲透、網絡黑客攻擊、官員金錢滲透和戰狼外交、建孔子學院、金錢收買海外華人、插遍中共血旗、五毛群起攻之等等動作,不斷上演沒有槍砲和軍裝的超限戰,已超過二十年且越演越烈,而世界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戰爭,就像當年沒有意識到希特拉的納粹主義和軍事擴張一樣。

中共認為《超限戰》是影響世界軍事的巨著,由此,就必然影響中共高層制定軍事策略,中共要想獲得世界話語權,就必須用邪惡的軍事理念去搞亂世界,才可以亂中求勝,給世界格局重新洗牌。

由於中共荒唐而又邪惡的理念,給世界的表現也總是怪怪的,不僅缺乏倫理道德約束,也不遵守國際秩序,讓國際社會難以理解。許多國家在遭受這場災難之後,才終於開始認清中共這個怪魔,認清世界上最大的病毒是共產主義,認清一個與普世價值相悖的人類公敵。

超限戰只能自取滅亡

通過超限戰,雖然可以擺上桌面去分析中共關於生化戰的動機,但畢竟缺乏中共具體實施的證據,除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人或其他渠道的知情者,將證據流往海外,但目前只有傳聞,並沒有相關的可靠信息。不過,五眼聯盟似乎也掌握了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關聯的某種證據。

在沒有可靠證據前,至少在隱瞞疫情等等方面,世界各國也必將找中共算帳,中共將面臨的後果不言而喻,其滅亡命運在所難免,中共顯然對「超限戰」、「制生權戰爭」這類軍事思想的嚴重後果欠考慮。

中共面對世界各國群起而攻之的倉皇時刻,面對自己末日逼近的時刻,絕不會坐以待斃,按中共一貫本性,必然對世界發起更大的攻擊和傷害,是否會在台海或南海故意惹事挑起戰爭?甚至用核武器來威嚇世界人民,用極端的手段來轉移被世界清算的視線,企圖逃避國際社會的追責。

無度的從一個邪惡走向另一個邪惡,其結局只能是自我毀滅,中共玩超限戰,結果把所有惡果都玩到了自己身上,要想玩熱戰也只能引火燒身,尚且不知中共軍方染上中共病毒的程度,但都看到近期多個軍營莫名起火,兩棲攻擊艦也起火,運載火箭也連續上不了天,中共病毒也似乎長了眼睛緊盯著中共而去,如此推論,大概也很難保證中共的導彈或核彈不迷失方向,炸的不是中共自己。

中共的種種癡心和夢幻正在破滅,黨與槍的紅色政權正在崩塌,國際社會正在努力將中共押上歷史的審判台,釘上歷史的恥辱柱,從地球上徹底清除這個最大的人類公敵——共產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