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Google母公司Alphabet有條重磅消息傳到了中國。對此,大陸有官媒大驚失色的問道,「Google的接班人為甚麼是他?」「將成為Alphabet的新任CEO,接替聯合創始人兼前任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總裁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的頌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到底是誰,甚麼來頭?」

沒有來頭,就當不了CEO嗎?這顯然是中共爛熟於心的官場潛規則,而非西方社會正當企業的用人規則。「又是一位印度CEO,印度職業經理人群體在矽谷太無法阻擋了」,顯然也不是「中國人的刻板印象」,而是本就存在的事實。

印度的職業經理人在全球商界、尤其是美國的尖端行業中叱詫風雲早就不是甚麼新鮮事了。多年前,大陸已有媒體報道,「印度CEO正成為全球企業中的一道風景線」。比如百事可樂、花旗銀行、聯合利華、Adobe等公司CEO或前CEO都是「印度製造」。有調查顯示,「印度人在全球知名企業中擔任高管的人數僅次於美國」。

美國的精英教育向來以「長春籐」學府的高質量而聞名世界,而印度沒有那麼多「長春籐」,卻依然能培養出「人數僅次於美國」的商界精英,就更令人感慨與歎服了。相比之下,中國的人數又如何呢?2011年,登載在《時代周刊》上的《印度的主要出口:CEOs》一文說道,「在美國500強公司裏,CEO們除了美國人,最多的就是印度裔。這方面,華人是遠遠落後的」。連具體數字都沒提,可想是因為少的可憐而難以啟齒了。

印度既然有精英,就少不了培養精英的高等學府。儘管從數量上來看,不如美國的「長春籐」,但從教學品質上來加以較量,似乎還能勝人一籌。印度最好的兩所大學——印度理工學院和印度管理學院,聽起來並不顯山露水,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王牌節目卻形容,「印度理工學院在印度的地位」等於「把哈佛、麻省理工、普利斯頓大學加在一起」。難怪美國和印度的教育界一直流傳著「考不上印度理工,才到麻省理工來」之說!此外,「印度頒發的高等教育文憑,所有的英聯邦國家都承認」。

印度盛產CEO已成為傳奇,日本盛產諾貝爾獎已成為佳話,而中國卻仍在這兩大精英群體的人數上努力突破著「零」的大關。在教育產業上,中國唯一能盛產的,就只有「高考狀元」了。

然而,對一直被官方稱道、被北大、清華爭搶、被中國人驚羨的3300名高考狀元們所做的調查顯示,「沒有一位成為頂尖人才」、「沒有一位成為行業領袖」、「職業成就遠低於社會預期」。除了100位科學家與學校教育「有一定關係」,全中國100位社會活動家、100位企業家和100位藝術家「所獲的成就和學校教育沒有正相關關係」。如此慘烈的結果,不僅判了高考狀元們的「死刑」,更是判了中共治下低品質教育的「死刑」。

在試圖分析「Google的接班人為甚麼是」印度人時,陸媒談到了「語言優勢、人數優勢、抱團作戰相互提攜、對於管理能力的重視」這四點原因。但最終還是被網友嘲笑稱,「最後一條才是最重要的」。

說到「管理能力」,中國人諱莫如深。因為中共壟斷下的各行各業都是在仿傚著官場規則來運行,「能力」靠後,「權力」優先。有多少領導的決策是「拍腦袋」拍出來的!就在幾日前,總理李克強還怒斥,「各級政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農民工工資」。試想,中國最有權、有錢的單位、企業都發不出農民工的工資了,領導們的「管理能力」又體現在何處呢?

一方面,用槍桿子頂著人民腦袋搶來的政權,自認為就不需要甚麼管理能力;因此,紅二代、官二代們即使有出國深造的機會,也只是混文憑,根本無心求學。另一方面,擔心政權垮台的政府,最怕人民有思想、有能力。於是,就處心積慮的限制人民的自由。洗腦從娃娃抓起,長大後才不會對憲法中規定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等一切自由權利有認知、有渴求。

一黨專制下,中共不需要任何中國人成為精英,它只需要中國人把它視為唯一的「精英」,不頂禮膜拜,也得唯命是從。沒有選票,中國人就永遠無法為自己爭取到自由。沒有自由,中國人就永遠無法擁有了解自我、展現自我的機會。

或許很多人還沒發現,在所有的自由權利中,以信仰自由對教育的影響為最。有文章指出,「印度與中國都是世界五大文明發源地之一」,中國與印度一樣,都「擁有源遠流長的歷史」。文明能夠源遠流長,必定與這個地域對信仰的尊崇有著極大的關係。

對於印度,曾有中國人一語道出「他們那裏有信仰」這一典型特徵。然而,自古就有對天地神明以及儒釋道的信仰的中國,在歷史走過上下五千年之後,竟被中共搞成了一個「無神論」國家。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的「信仰篇」中,「中共破壞傳統文化,剿滅宗教,隔斷神人聯繫」一節就已詳細闡述了,中共是如何摧毀中國社會的信仰體系以及剝奪中國人的信仰自由的。

或許有人會質疑,信仰與教育、與培養精英之間存在著必然的聯繫嗎?我們不妨以美國學者A.E.Winship在1900年所做的一項研究來作為參考。因為研究對比得出,信基督的愛德華茲家族與著名的無神論宗師馬克・尤克斯的家族,在200年中的發展與成就,「簡直是天壤之別」。

資料顯示,「愛德華茲家族,有信仰,人口數1394人;其中有100位大學教授,14位大學校長,70位律師,30位法官,60位醫生,60位作家,300位牧師、神學家,3位議員,還有1位副總統」。

「馬克・尤克斯家族,無信仰,人口總數903人;其中有310個流氓,130人坐牢13年以上,7個殺人犯,100個酒徒,60個小偷,190個妓女,20名商人,其中有10名是在監獄學會經商的」。

中共常說,家庭是中國社會的最小單位。而上述研究恰恰反映了,信仰對家庭教育所產生的強大影響力。往大了說,整個社會的道德、信仰體系也決定著普羅大眾所接受的薰染與教化。曾有調查顯示,「83%的受訪印度人認為自由實踐自己的信仰很重要,這代表印度人支持宗教信仰自由,比全球平均74%要高」。這或許正是印度裔CEO即使沒有具體的宗教信仰,也不影響國民普遍重視信仰的印度盛產CEO、並打造出能與美國比肩的精英教育的關鍵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