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義救國 鋤奸不貸

1937年七七事變後、淞滬抗戰前,戴笠力主抗日,國民黨元老吳稚輝問他:沒有武器沒有錢,拿甚麼打?戴笠立刻回答:「哀兵必勝,豬吃飽了等人家過年,是等不來獨立平等的。」

這句話後來成了國軍抗日禦侮的經典金句。就連日後被中共統戰的軍統沈醉都說,抗日戰爭期間軍統犧牲者達1.8萬人之多,而當時軍統全部在編人員僅為4.5萬餘人。

1937年戴笠在杜月笙的幫助下成立蘇浙抗日武裝別動隊,別動隊有五個支隊和一個情報大隊,共1萬8百人,由江浙滬的愛國志士、勞工、學生和專業情報人員組成。別動隊在掩護國軍抗日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

次年五月,別動隊得授正式番號「忠義救國軍」,總指揮部在漢口、戴笠任總指揮。當時日本人懸賞戴笠的人頭的酬金數目遠在毛澤東之上。戴笠經常冒著槍林彈雨穿梭在金陵與上海之間、犯險如常。

民國二十六年12月,擁有重兵的山東省主席韓復矩為保存實力,放任日軍從青城、濟陽間渡過黃河,日軍土肥原允諾扶持韓復矩在魯稱孤道寡,韓復矩信以為真。民國二十七年1月,蔣委員長下令軍法懲治韓復矩。

戴笠接到密令後,立刻請鄭州警察局長楊蔚吃飯,飯局間楊蔚對韓復矩不抗日表示不滿,被戴笠給訓斥了一通。楊蔚將消息傳遞給了韓復矩,韓復矩聽後放鬆了警惕,在接到去開封開軍事會議的命令時,帶著一個手槍旅坐專列出發了。

在開封站,戴笠與警備司令羅奇協同作戰,繳了手槍旅的械,逮捕了韓復矩。經軍事法庭審判,韓復矩被正法。他留在魯地的部隊由孫桐萱負責,孫桐萱提振士氣,摘下了日後的魯南大捷等多個戰果。

中美合作所被中共妖魔化

國史館與軍情局合作,2011年10月8日發佈「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彙編」史料新書,書中藉大量戴笠手寫原稿,還原當年情報戰神秘面紗。(國史館提供)
國史館與軍情局合作,2011年10月8日發佈「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彙編」史料新書,書中藉大量戴笠手寫原稿,還原當年情報戰神秘面紗。(國史館提供)

中美所由軍統局(軍情局前身)局長戴笠將軍與美國海軍上校梅樂斯(Milton E. Miles)分別任正、副主任。(戴德蔓翻拍/大紀元)
中美所由軍統局(軍情局前身)局長戴笠將軍與美國海軍上校梅樂斯(Milton E. Miles)分別任正、副主任。(戴德蔓翻拍/大紀元)

提起渣滓洞,大陸人往往會想起小說《紅巖》中虛構出來的、備受酷刑折磨的「江姐」和失去自由的「小蘿蔔頭」,很少人知道真正的中美合作所的來龍去脈。

珍珠港事件後,美國為了能夠掌握日本軍情和掌握太平洋的氣象,決定在情報工作上和國民軍聯手。1942年5月,美國海軍中校、著名電機水雷工程專家梅樂斯奉命來到中國,此前,中美之間已經開始了一個代號為0303623的「友誼合作計劃」。

「友誼合作計劃」確定由美國供給技術(含人員)、器材、械彈,與國軍情報機構合作;由國軍提供人員,在中國沿海及被日軍攻佔的地區建立水雷爆破站、氣象報告站、情報偵察站、行動爆破站等機構。並先將爆破器材運往印度,後轉運來華。

1943年4月15日,羅斯福和蔣中正批准中美雙方簽訂《中美特種技術合作協議》,標誌著中美特種技術所正式成立,總部設在重慶西北郊的歌樂山下楊家山。戴笠任合作所主任。

梅樂斯來華之前,美國左派和中共對戴笠已經進行了很多污名化宣傳,認為戴笠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刺客而已。梅樂斯帶著小心翼翼的心情來到中美合作所,和戴笠親密接觸數年後,梅樂斯感歎戴笠是一個「精明幹練、剛毅果決、輕鬆誠懇、和藹可親的人物;既無一般中國官場的繁文縟節、卑躬屈節的禮數,也無裝腔作勢故作神秘的傲慢神態,性格上近似西方人。」

並且梅樂斯對軍統局非常肯定,非但沒有美國左派所描述的恐怖,還相當民主和富有朝氣,梅樂斯直言:「軍統局的高級幹部,沒有一個是唯唯否否的人。」

1946年,戴笠墜機離世後,身在的美國的梅樂斯悲痛至極,發弔唁曰:「頃聞噩耗,驚悉吾人之領導人戴將軍逝世,五衷悲痛,楮墨難宣。……今渠棄吾等而去,使人頓增無依之感。……唯本人神魂早已飛越重洋,陪隨君等侍吾老友之靈矣。」言辭之懇切,令人潸然淚下。

抗戰後期,中美合作所發揮了巨大的禦侮救國的作用,據統計,合作所共培養訓練氣象、無線電通訊、水設、譯員、攝影研究分析、心理戰爭、會計、醫務、總務、供應、編譯報道、爆破、秘密行動隊、各類游擊隊等人數達5萬人。直接被中美合作所殲滅的日軍達7萬多人。

秉承傳統文化的國軍儒將

戴笠與忠義救國軍團長以上人員合照。(宋碧龍翻拍/大紀元)
戴笠與忠義救國軍團長以上人員合照。(宋碧龍翻拍/大紀元)

曾令中共和漢奸聞風喪膽的中國情報天才戴笠曾這樣描述他的團隊:「我們這個團體絕不是採取俄國『格伯烏』、德國『吉士搭坡』的特工方式來統治的!……中國人傳統的精神是甚麼?總理講『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領袖講『禮義廉恥』。……唯其如此,所以能使(三民)主義與道義的結合凝為一體,愈久愈堅,誰——不論是日本人、汪精衛、共產黨——都沒有辦法來破壞我們!」

戴笠將紀律、道義和仁義結合在一起,把軍統局塑造成一個充滿歸屬感的大家庭。戴笠對自己的部下相當體貼,閩北站副站長張超被福建省主席槍決一事,戴笠在蔣介石面前為張超據理力爭。軍統局成員無論以何種方式殉職,哪怕是違反了紀律而被懲辦的,戴笠都會向亡者父母支付喪葬費,照顧他們的寡妻孤兒。

但凡真正的儒者,向來都是寬以待人、嚴於律己。

民國三十一年夏天,戴笠的家鄉保安淪陷,全鎮房屋遭日軍燒盡。藍太夫人已70高齡,躲在深山中,備嚐艱苦。有人勸戴笠派車送藍太夫人去重慶,以保安全。戴笠回答:「我有同志十萬人,人皆有母,都在顛沛流離之中,我怎麼有力量都接到重慶來?」

戴笠原配毛夫人,民國二十八年病逝後,戴笠即未再娶。日本投降後,戴笠回上海奠祭,淚如雨下。有人向他建議,將毛夫人棺柩運回江山老家安葬。戴笠感慨地說:「各處難民眾多,一時尚不能還鄉,我怎能先運故人棺材回去?」

空難殉職

1946年3月17日上午,戴笠在青島匯泉區看到一處幽靜蔥翠的別墅,不禁感慨:「如果我能在此,可供息肩終老之所了。」語意淒楚,意味滄桑。

戴笠臨行時,看到軍統青島站站長梁若節穿的仍是那破舊的中山服,便命梁開個尺寸,戴笠要做個軍服回上海後給梁寄過來。戴笠對屬下的無微不至,感人至深。

因當天上海天氣狀況非常不好,梁若節建議戴笠停留一天再啟程,有人說南京氣候好,戴笠立刻指示隨行人員上機,如果不能在上海降落就在南京降落。

下午4時,軍統局南京處、上海處均沒有飛機降落的消息。毛人鳳與中美合作所同仁立刻派出飛機尋找。3月19日,天津大公報卻刊載「戴笠飛機失事,毛澤東在廷安舉行同樂大會」的頭條新聞。

軍統局南京處劉啟瑞和戴先生的副官賈金南,後來在浙江江寧鎮岱山困雨溝找到了飛機殘骸與戴笠屍身。

戴笠隨侍蔣介石檢閱重慶特警班。(新紀元資料室)
戴笠隨侍蔣介石檢閱重慶特警班。(新紀元資料室)
蔣介石與戴笠遺屬合照。(新紀元資料室)
蔣介石與戴笠遺屬合照。(新紀元資料室)

蔣介石聞訊,非常震悼。6月12日,蔣公主持戴笠公祭儀式,致贈輓聯云:「雄才冠群英,山河澄清仗汝績;奇禍從天降,風雲變幻痛予心。」

中共竊權後,蔣介石派特工冒死將戴笠的部份後人營救到台灣。戴笠與妻子毛秀叢的兒子戴善武(戴藏宜)在中國鎮反運動中被槍決。

中共特工總頭目周恩來在中共的會議上說:「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美國海軍部計劃以美國政府的名義頒贈戴先生一枚勳章,準備由梅樂斯將軍赴華參加葬禮,但遭到了馬歇爾將軍的反對,理由是,戴笠是中國最有名的反共人物,美國必須保持中立的態度。

戴笠之後的軍統迅速衰弱,而二戰之後的美國從尼克遜到老布殊到奧巴馬,對中共一路綏靖縱容,養虎為患,才形成了今天共諜遍全球、「藍金黃」通吃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