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學這兩天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最激烈衝突。對於警方專攻大學校園的舉措,學者分析,這是為了瓦解Be Water戰略的一個圈套,港府與中共正是要造成衝突升高、血流成河的慘況,才能污名化抗爭的港民,找到鎮壓反送中民眾的藉口,並為實施宵禁、取消區議會選舉來鋪路。

香港理工大學遭警方「圍城」,警方深夜封鎖校園所有出入,警方除出動水砲車、發射催淚彈外,也首度動用威力強大的音波砲;抗爭者則以汽油彈、弓箭和鋼珠反擊,烽火連天,現場宛如戰場。

受困抗爭者想盡辦法展開大逃亡,他們至少三度試圖突圍,但均不敵催淚彈或水砲攻勢,被迫折返校內,不少人更因落單、落後而遭逮捕。同時,高達10萬港人上街撐理大,更有網友在各區發起「圍魏救趙」行動,設路障、丟擲汽油彈,分散警方注意力,希望替受困者爭取逃亡空間。

水戰略 vs 碉堡戰

過去香港抗爭者面對警方、黑社會暴力衝擊時,仍堅毅不屈,利用Be Water戰略,像水一般滲透、癱瘓城市的運作、耗竭警力;又以「快閃」模式凝聚、集結,以致當局措手不及;之後又「散如霧」,意味暫時撤退、等候下次抗爭的時機。不過現在卻被圍困在大學校園中,港府當局甚至認為,最激進的勇武派都已聚集在校園內,想利用此次一舉成擒。

面對抗爭者如此困境,作家范疇投書媒體呼籲,香港抗爭者不能中了中共圈套,中共港府攻打校園目的,其實是要瓦解當初他們Be Water戰略,變成Be Castle碉堡戰、陣地戰,讓勇武派都集中進入少數陣地(例如四所大學),然後隔絕、撒網、一舉成擒。

他說,以中文大學為例,座落其間的HKIX香港互聯網中心,被抗爭運動者視為「必守陣地」,對外通道狹隘(如二號橋),被抗爭者視為「易守難攻」,殊不知此乃「被請君入甕」、一網成擒的誘餌。

保衛校園之際 中共故意引君入甕

兩岸政策研究員張宇韶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想要在宣傳上給港民製造錯誤印象:學生公然在大學內築牆、埋鍋造飯,或是堆起具有「巴黎公社」意像的建築等「革命的訊號」。中共接下來的宣傳可能會拿出西方學運、巴黎公社來影射這些香港年輕抗爭者,故意讓這些勇武派好像佔有一些據點,聚集起來,放縱後再升高對峙。

他認為,當時香港中文大學衝突事件發生後,港府就早已準備醞釀衝突點更高的抗爭對峙,這個衝突就爆發在香港理工大學,許多抗爭者面臨突圍困境,無差異被逮捕,救護人員也遭逮捕,就是意圖製造恐懼對立、仇恨。

還有一點,香港抗爭者大致區分除了勇武派、主張和理非的族群,更包含各領域專業人士,張宇韶說,但中共現在把香港抗爭,刻意引導成只有像勇武派等「少數」激進行為,以取得論述上制高點,讓社會對峙節節升高。張宇韶說,「這就是一個圈套,故意引君入甕。」

中共就是要引誘抗爭者前往保衛大學校園,盤踞在校園內,就可向外造假宣傳這些抗爭者佔據校園實驗室化學物品,製作傷人汽油彈等,這又是一貫標準的倒果為因、故意放大,扭曲香港反送中因果關係,以其責任歸屬。這目的為何?就是讓北京港府再介入時,對外宣稱有正當性可言,就可師出有名鎮壓。

判《禁蒙面法》違憲恐是兩面刃

不過有個微妙狀況,香港高等法院11月18日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使用屬違反《基本法》,因此認定《禁蒙面法》亦違憲。

張宇韶認為,反送中是來自《逃犯條例》,是對司法、人身安全的打擊,多數港人認為香港司法獨立已蕩然無存,結果高院宣佈《禁蒙面法》違憲。等同給港民打了一劑強心針,對港人上街抗爭帶來鼓舞效果,但是他也憂心,是否會造成另一種社會對抗、矛盾激化另外新的開始,這其實是兩面刃。

「這會不會是北京政府預期想要的?」張宇韶質疑,裏面會不會有甚麼互相一搭一唱的算計,這樣訊號是否會再鼓舞港人之際,反而成為北京實施高壓、取消區議會選舉,甚至實施宵禁的藉口,都值得後續觀察。

為何區議會選舉會成為北京、港府的林鄭必須優先處理的事件?張宇韶認為,若這次選舉泛民派獲得大勝,或是斬獲相當多的席次,有助於延續反送中抗爭的社會能量,更能將抗爭戰線拉長。此外,更可以直接承斥林鄭,即使林鄭取得「尚方寶劍」,但港人用民意直接回應香港政府做法,就可在國際上給港府難堪。

張宇韶說,現在香港局勢,最需要關注的是,北京跟林鄭月娥針對香港會有所處理,就是為接下來的宵禁鋪路,然後宣佈區議會選舉取消。

他說,「衝突升高就會讓港府有藉口實施宵禁、取消區議會選舉。」

如何幫助香港? 學者:講出真相

針對香港嚴峻形勢,張宇韶認為,大家可以做的是透過輿論力量,讓國際間、中國大陸民眾,或是誤信中共宣傳的香港民眾了解事件的真相是甚麼,這些香港左派、建制派媒體、中共黨媒「倒果為因」的污衊香港抗爭者,的確對台灣不少人造成誤導效果,誤認為反送中抗爭者都是暴民。

張宇韶說,但這麼多年輕人被失蹤、被跳樓、被溺斃,怎能視而不見?這次為何抗爭運動再度加劇,就是因為香港科大生周梓樂墜樓事件,這因果關係要搞清楚,怎麼會是當你被欺負,心生恐懼,被警察暴打鎮壓,甚至開槍射殺時,接下來甚至強攻大學反抗時,中共喉舌媒體卻倒果為因,指控香港抗爭者是暴民。

他說,表達抗爭手段很多,港人只不過是想把屬於自己的權利拿回來,拿回當初中共承諾給香港最基本的「一國兩制」而已。這時就看港民的選擇,是要當犬儒主義的建制派,還是為自己權利自由奮戰。為何港人會走到以暴力對抗這一步?正因為香港人早已看清楚中共是個甚麼樣的政權,中共本身就是個將暴力合法化政權,因此不得已而為之的一步。

目前可以看到中共在利用各種手段製造恐怖氣氛,例如在露出的中共軍隊集結的照片,軍人在街頭穿著運動服清除路障的相關新聞畫面,都可看出現階段北京全權授權林鄭月娥處理香港問題;若林鄭無法處理而失控,情勢上不容樂觀,《人民日報》頭版社論對比當年六四「絕不跟動亂妥協」的宣示等,這都是鮮明且令人擔憂的政治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