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上周起強攻各大專院校,致本港局勢進一步升溫,香港多區頓變成「戰場」,到周末衝突更為激烈。疑因有人害怕醜行被曝光,在全港各區現場採訪實況的中外記者被針對事件頻傳。最新一宗是,昨日警方以水炮車藍色化學水劑射向在理工大學外圍採訪的記者群,遭射中的一名《癲狗日報》的攝影記者當場頭部流血休克,送院診斷後,證實後腦骨折,並有腦部出血,須進行手術抽出瘀血。

《癲狗日報》總編輯梁錦祥發聲明表示,受傷攝影記者在理大外圍進行正常採訪,在沒有在任何示威活動範圍內,遭警方以水炮重力射擊,記者當時即使身穿保護裝備,頭部及腰部仍嚴重傷害,當場休克,隨身攝影器材盡毀,須由在場人士協助急救送院。

昨日下午2時前,警方派出水炮車及裝甲車到尖沙咀漆咸道南及柯士甸道交界,驅散聚集的抗爭者。水炮車多次向理大方向發射藍色及白色化學水劑,理大平台及漆咸道南的路面染上藍色,路上留下一灘灘水。有人懷疑被水炮射中倒地,地上留下相信是血跡。在場集結的抗爭者未有散去,築起雨傘陣抵擋,並將雜物丟回警方的方向。

同一時間,裝甲車一度嘗試衝過路障,由漆咸道向理大方向推進。有速龍小隊警員站在裝甲車頂,近距離向抗爭者方向發射催淚彈,在地面的防暴警察則向理大校園方向發射數枚催淚彈。

警稱曾用長距離揚聲裝置

警方表示,曾於理大一帶使用銳武裝甲車上的「長距離揚聲裝置」,指裝置是一種廣播系統,並非武器,目的是在嘈吵環境下,有效地長距離傳達重要信息。

對於有指裝置可產生超低音頻,導致聽者暈眩、作嘔或喪失方向感,警方稱全屬猜測,並不真確,警方就使用有關裝置亦有嚴格的守則及操作指引。

《癲狗日報》攝影記者受重傷並非首宗記者嚴重受傷事件,9月29日,本地印尼語傳媒SUARA女記者Veby Mega Indah在港鐵灣仔站外行人天橋採訪直播時,疑被數米外警員開槍擊中眼倒地,醫生診斷Indah右眼受傷情况已達國際對「永久失明」的定義,第三方證據指射中Indah的是橡膠子彈。

警方承認首次在銳武裝甲車上使用「長距離揚聲裝置」(聲波炮)。圖右為水炮車;左為裝甲車,車頂配置的是聲波炮。(梁珍/大紀元)
警方承認首次在銳武裝甲車上使用「長距離揚聲裝置」(聲波炮)。圖右為水炮車;左為裝甲車,車頂配置的是聲波炮。(梁珍/大紀元)

商台記者被從後射海綿彈

由被直接噴胡椒噴劑、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到被從後放冷槍及射水炮藍色化學水劑……「戰地記者」被形形式式的武器襲擊。日前另一宗記者遇襲事件,受害記者來自商業電台。事緣16日(上周六)凌晨1時左右,在警方多輪驅散行動後,旺角街道已無抗爭者,但大批防暴警繼續推進。從影片片段可見,一名商台記者遠距離拍攝疑似數名警員圍捕一名市民,被其中一名警員追上前喝叫「為何要襲警」,警員更警告要拘捕記者,記者轉身離開時,懷疑警員用布袋彈射中記者的背部,打穿記者的背囊,記者幸好未受傷。警方晚上發稿證實,有警員「要求」在場記者離開期間,發射過一枚海綿彈,警方正深入調查事件,相關警員正休假。

商台、記者協會、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強烈譴責警察行為,要求警方徹查。

疑因催淚彈毒致長氯痤瘡

而影響最深遠的是催淚彈毒煙對身體健康的威脅,立場新聞一名記者據指長出「氯痤瘡」,相信與這幾個月長期在催淚彈環境中採訪有關。

余柏康博士、陳嘉鴻博士、陳綽姿及陳盈(公共衛生研究社成員)14日聯合撰文指,根據網上流傳的溫度測量儀器顯示,催淚彈發射後溫度超過攝氏400度。在此高溫下,催淚彈主要成份CS將會釋出類二噁英,而類二噁英能透過皮膚接觸、食物、食水和空氣等途徑進入身體。如此,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護裝備,身體也無法避免攝入類二噁英。類二噁英被身體攝入後難以排出,而且無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長達廿年才減半。他們懷疑立場記者患氯痤瘡與過去五個月的催淚彈有關。

更讓他們擔心的是:「催淚彈釋出的類二噁英會污染植物、土壤表面及水中沉積物。倘若陸上及海洋生物攝入受污染的植物、土壤和沉積物,會在食物鏈中殘留積聚數十年。當我們進食受污染的海產肉類蔬菜時,類二噁英又會透過消化系統進入身體,毒害我們。」

據警方提供數字,單是11月12日警方在本港各處就發射了1,567 枚催淚彈,總數累積至7,500枚。很多催淚彈落在街市旁邊、超級市場附近,污染食物。他們批評港府一直沒有檢測過這些受污染食物上的毒素,也沒提醒過市民其潛在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