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指出,巨大的房地產泡沫、動盪的股市、影子銀行的興起,以及龐大的國企債務——這四大漏洞使得中國的整個經濟系統「非常脆弱」,可能引發嚴重的金融危機和實體經濟崩潰,並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衝擊。

以上是10月21日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客座教授Walden Bello在華府智囊「政策研究學會」(Th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新書介紹活動上作出的觀點表述。他剛剛發佈一本新書,題為《紙糊之龍:中國和下一次崩潰》(Paper Dragons: China and the Next Crash)。

「在中國,距離發生雷曼兄弟危機,真的還很遙遠嗎?」他說,「今天的中國經濟比十多年前脆弱得多。」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客座教授Walden Bello(李辰/大紀元)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客座教授Walden Bello(李辰/大紀元)

巨大的房地產泡沫

Bello表示,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巨大到不可操控,可能爆破。

Bello說:「日本的中國金融體繫著名專家Naoyuki Yoshino表示,毫無疑問,中國已經處在不可控的房地產泡沫之中。」

「房地產市場吸引了太多的富裕和中產階級投機者,導致房地產價格急劇上漲。」

「2015年至2017年,中國所謂一線城市,比如北京和上海的房地產價格飆升。北京房屋平均價格從2000年代初的約578美元/平方米,或55美元/平方呎,飆升至目前的大約8,677美元/平方米或813美元/平方呎。」

「但是,中國(中共)當局面臨兩難選擇。」

「一方面,工人抱怨說,房地產泡沫已經使擁有和租公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因此加劇了社會動盪。另一方面,房地產價格急劇下跌可能會拖累中國的其它經濟體,因為房地產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5%至20%。」

「問題不僅在於,房地產市場放緩對其它經濟體產生了多米諾骨牌效應,而且,許多其它工業部門大量投資房地產。」

「正如中國農業銀行的一位前首席經濟學家在引文中寫道,『幾乎所有大型製造公司都在一定程度上涉足房地產業。對於許多公司而言,銷售停滯不前。生意維持艱難,獲利能力急劇下降。所以,越來越多的製造企業開始通過參與房地產或金融投資,彌補損失。』」

「我要說的是,中國距離成為超級經濟體,實在相去甚遠。」

動盪的股票市場

Bello認為,股市動盪不僅導致個人財產蒸發殆盡,並可能引發國家性危機。

他說,「財務(金融)壓制。(中共)將存款利率保持在較低水平,以補貼中國的出口產業。」

「沿海地區的政府,一直是促使投資者進行房地產投機的核心(力量)。但是,不確定性的增加,使得許多中產階級投資者在該國監管不善的股票市場尋求更高的回報。不幸的結果是:隨著股價的劇烈波動,許多中國人失去了財產。」

「早在2001年,中國著名的改革派經濟學家吳敬璉就稱腐敗纏身的上海和深圳證券交易所糟糕到『不如賭場』。從長遠來看,投資者不可避免地會虧損。」

「2015年6月上海(證券)市場的頂峰時期,一位彭博分析師寫道:『沒有其它(任何)股票市場在過去12個月中,飆漲這麼多』,指出前幾年的博弈規模超過了50億美元,這相當於整個日本股市的份額。」

「當後來那個夏天,上海指數暴跌40%時,中國投資者遭受了巨額虧損——他們至今仍在債務中努力掙扎。許多人失去了所有積蓄。在這個社會保障體系如此欠發達的國家,這是重大的個人悲劇和逼近的國家危機。」

影子銀行

Bello說,「金融動盪的第三個因素是信貸渠道被出口導向型產業和國有企業強力鎖定。」

「官方對許多私人公司的信貸需求中有很大一部份未得到滿足。銀行業,所謂的影子銀行迅速填補了空缺。」

「最好將影子銀行系統定義為金融中介網絡,其活動和產品不在正式的政府監管系統範圍內。影子銀行系統的許多交易未反映在該國金融機構的正常資產負債表上。」

「但是,當發生流動(資金)危機時,債權人將這些表外交易納入其對母機構的財務評估中。」

「中國的影子銀行系統還不如華爾街和倫敦的影子銀行系統複雜,但正在接近其程度。」

「Ballpark估計,中國影子銀行業的交易額從10萬億美元到18萬億美元以上不等。」

「根據一項更權威的研究,2013年,影子銀行風險資產的規模(即按市場大幅波動的資產,如房地產股票)的規模達到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53%。」

「但是現實情況是,許多影子銀行信貸都是通過從正規銀行部門借款來籌集資金的。這些貸款要麼記在帳上,要麼「隱藏」在表外特殊工具中。」

「影子銀行危機是否應接而至?據估計,影子銀行部門不良貸款中,最多有一半可以『轉移』到正規銀行部門,從而也破壞了這種狀況。此外,影子銀行業大量投資房地產信託領域。」

「因此,房地產估值的急劇下降將立即對影子銀行業產生負面影響。」

「有趣的是,對中國影子銀行權威的研究指出:『中國的影子銀行問題仍然可以解決……時間是關鍵。而且,迫切需要一個全面的政策方案,以防止影子銀行(不良貸款)升級,這可能會導致傳染效應。』」

「北京現在正在打擊影子銀行。但是,這些影子銀行都是難以捉摸的,除非對國家信用體系進行根本性改革以結束出口導向型經濟體系對銀行系統的鎖定,否則對這種實體的需求將一直保持強勁。」

巨大的國企債務

Bello說,「有消息來源估計,中國國企的債務,可能高達12.5萬億美元。這種巨大的債務,確實使中國經濟變得越來越脆弱。」

四大漏洞或引發中國經濟危機

Bello表示,金融是中國經濟的致命弱點。「(中國)房地產行業過熱,股票市場動盪,不受控制的影子銀行系統,企業債務不斷增加,(這四大因素)可能引發下一場重大危機,重擊全球經濟。」

「其嚴重程度,與1997年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及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風暴不相上下。」

「雖然外國投機者在中國金融體系中的敞口確實有限,但由於中國在全球貿易體系中的中心地位,中國實體經濟的崩潰(the collapse of China‘s real economy)將對全球產生巨大影響。貿易將成為中國金融危機的傳遞帶。」

「這是空想嗎?我不這麼認為。」

「首先,中國不再是一隻崛起的巨龍,而是陷入經濟困境(的困獸)——其增長率從十年前的10%降至5%(編註:中共最新公佈的數字為6%)。實際上,很多人認為後者的數字被高估。」

「其二,中國現在正在與美國進行全面貿易(戰),這肯定會導致其出口收入大幅下降。」

「其三,中國工業產能過剩巨大,這使得對生產性經濟的投資無利可圖,導致對金融部門的投機性投資越來越多,從而增加了金融內爆的危險。」

「其四,東亞地區的軍事力量平衡日益動盪。而且,這一點令投資者對中國信心的影響也不能被低估。」

他說,「與關於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新霸權的大肆宣傳相反的是,中國的經濟實際上越來越脆弱。」

「最後,讓我重申,我並不是說中國將成為下一次全球金融危機的根源。我是說,這(中國)是其中的一個主要的候選者。這一點不可被低估。」

「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由於缺乏對全球金融的真正監管,將會發生另一場全球金融危機。唯一的問題是,何時開始以及從哪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