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遜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中國問題專家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於中美貿易談判首日(10日)在《國會山報》上發文直言,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實際上是民主與極權的戰爭。

斯伯丁是已退役美國空軍准將、前白宮戰略規劃高級主管,也曾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高級防禦官員。他著有《隱形戰爭:中國(共)如何在美國精英睡著了的時候接管》(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一書。

斯伯丁在書中揭示了中共對美國機構的滲透已達驚人的程度,並嚴重地損害了美國國家安全;還揭示了中共的動機和對西方發動的秘密攻擊。斯伯丁說,媒體經常稱,俄羅斯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最大威脅,但真正的危險卻在更遠的東方。中共對美國的經濟、軍事、外交、技術、教育和基礎設施展開了六線作戰。

斯伯丁10月10日在《國會山報》發表的文章中提到了NBA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的推文風波。莫利10月4日在推特上發了一張寫有「爭取自由,與香港站在一起」(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的圖片,引起中共媒體、體育機構、中國公司對NBA的集體抵制。

儘管莫雷很快刪除了此文,並另發推文致歉,澄清推文是個人看法,絕不代表火箭隊或NBA,但這場輿論風波卻在中國越演越烈。

斯伯丁在文中寫道,如果這個故事僅僅是一場夢的話,不幸的是,像譴責莫利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

哈德遜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斯伯丁。資料照。(Jennifer Zeng/大紀元)
哈德遜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斯伯丁。資料照。(Jennifer Zeng/大紀元)

斯伯丁:與中方的戰鬥實則為民主與極權之戰

中美最新一輪高級貿易談判10月10日和11日在華盛頓舉行。談判之前3天,也就是10月7日,美國商務部以侵犯人權為由把28家中國實體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又稱黑名單),限制這些實體從美國購買零部件和技術。被列入黑名單的實體包括20個中共公安單位和影片監控公司海康威視等8家高科技企業。

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說:「美國政府和商務部不能,也不會容忍中國境內對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

同一天(10月7日),特朗普總統針對香港問題發表看法。他說,中方應該「和平地」回應正在進行的香港抗議活動,他希望看到一個非常人道的解決方案。他還警告說,如果中共採取任何「不利」措施平息香港抗議活動,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將蒙受損失。

美國代表著民主,中共代表著極權。斯伯丁認為,中美貿易戰實際上是一場民主和極權的戰爭。這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在未來貿易談判中,誰贏誰輸將決定是民主還是極權主導全球,進而也將會影響到人權、市場經濟、新聞自由、宗教自由以及不受恐懼等原則。

中共破壞了西方的開放性

美國的前任總統們一直倡導對華接觸政策,相信讓中國融入世界經濟,可以為中國帶來經濟發展,會迫使中共實現民主化。但斯伯丁認為,美國數十年來的對華政策基於的是一種錯誤的信念,美國的對華開放不但沒有給中國帶來自由,相反,中共破壞了西方的開放性,並大力投資5G技術以推進其極權主義議程。

斯伯丁表示,中共利用其龐大的市場和大量的財政資源來誘惑外國精英和刺激民主進程的腐敗。其中的一個結果就是,中國公司在不符合美國的審計和透明標準的情況下能從美國退休基金中獲取數十億美元的資金。其中一些基金被中共用於購買軍事資產,例如航空母艦。結果,美國的退休人員正在為中共的海軍建設提供資金。

一些美國退休基金被中共用於購買軍事資產,例如航空母艦。圖為中國航空母艦。(AFP/Getty Images)
一些美國退休基金被中共用於購買軍事資產,例如航空母艦。圖為中國航空母艦。(AFP/Getty Images)

斯伯丁此前曾表示,中共成功的游說使中國股票和債券納入了MSCI新興市場指數和彭博全球綜合指數等全球投資指數。這有效地使數千億美元的美國人退休儲蓄流入中國。

他還表示,中共的其它伎倆,比如,大規模的知識產權盜竊和不公平貿易行徑,導致了美國工業基礎的下降,撕破了曾經將美國社區團結在一起的社會紐帶。

再有,中共充份利用了一些對美國不利的因素,在全球範圍內不斷加強其軍事主導地位。這些對美國不利的因素包括歷史遺留下來的冷戰條約使美國和俄羅斯的導彈建設受到限制,而中共因為不是締約國可以不受約束地發展導彈。也正式這個因素,特朗普政府今年正式退出了與俄羅斯簽署的《中導條約》。

中共大力投資5G 企圖在全球推動極權議程

斯伯丁表示,中共在新興的5G技術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企圖建立技術霸權,以便加速推動其極權主義議程。中共在海外部署基礎設施(最重要的是5G和數字化)意味著中共想要主導未來技術。這樣,中企建造的5G網絡將能夠監控全球人口。5G、人工智能、大數據和數字基礎設施的主導地位,再加上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崛起,將使中共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和電子商務施加影響和控制。

中共在新興的5G技術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企圖建立技術霸權。圖為北京電信辦公室外。(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中共在新興的5G技術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企圖建立技術霸權。圖為北京電信辦公室外。(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斯伯丁認為,美國互聯網巨頭臉書、亞馬遜、Netflix和谷歌等企業之所以佔據主導地位是因為4G生態系統的應用程式、服務和商業模型的平台是建立在由蘋果和谷歌等美國公司開發的移動計算平台上。同理,如果中共主導5G的話,將會使負責開發應用程式、服務以及為物聯網及智能城市提供商業模型的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獲得主導地位。

但臉書、亞馬遜、Netflix和谷歌等美國公司目標純粹是追求利潤,而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的目標包括幫助中共實施壓制。他們將幫助中共粉碎其在國內外憎惡的任何自由或言論。NBA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的例子不過是中共未來利用5G控制施加影響的一小部份。

「風險是顯而易見的:我們的自由和國家安全處於風險之中。」斯伯丁說。只有意識到「中共極權主義的需求是維持控制和對自由的厭惡」,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才可以保持自己的民主。

斯伯丁最後說,美國政府必須通過採取公平,公正的貿易保護措施和有針對性的產業政策,並捍衛數字化領域,來調整其全球化競爭的政策。而且,我們必須建立一個新的共識,以在國際機構中推動民主原則。#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10月號/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