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國經濟能避免深度衰退,其經濟的相對強勢將推高美元兌其它貨幣的匯率。如果某些趨勢繼續下去,美元可能會很快要大幅升值,需求也將大大增加。

經濟相對實力和安全性的重要

美聯儲的政策是對美元價值影響最大的因素之一,進一步減息以及美聯儲當前的財政政策至少在短期內會引起一定程度的波動甚至美元價格的下跌。

但是,還有其它的一些主要的制衡因素。例如,美國經濟的相對實力就是其中之一。美國經濟的實力和安全性不僅僅是GDP數據,它還涉及資本市場的自由和流動性,其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和對私有財產的尊重。從歷史經驗來看,當世界各地經濟和政治的不確定性上升時,對全球投資者來說美國代表了相對的穩定和安全。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在美國國內債務和貿易赤字居高不下的情況下,我們也可以看到全球對美元的需求急劇上升。

例如,隨著中美貿易戰繼續進行,甚至可能變得更激烈,中國的經濟很可能繼續走下坡路,甚至經歷嚴重的衰退。中共扭曲和高槓桿率的金融部門將是下一個倒塌的多米諾骨牌。

如果發生以上任何一種情況,全球經濟的其它部份(例如新興經濟體)也會放緩。兩種情況都可能導致資金逃向以美元計價的資產。

雖然當前美國經濟的製造業、房屋建造和其它指標均顯示出走弱信號,但美國與中國相比的相對優勢是顯而易見的。有經驗的投資者都會意識到這一現實。

人民幣貶值與殭屍企業

另一個可能的趨勢是人民幣兌美元將持續貶值。無論哪種情況,如果中國經濟繼續萎縮,它將在其「奇蹟般的」北京經濟發展模式中暴露出更多的弱點和致命的矛盾。中共的國有銀行系統為中國大陸大量的殭屍公司提供近50萬億美元的貸款,這將驅使資本快速流出中國大陸。

中共需要囤積美元

由於這些原因,中共需要在現在和可預見的將來儘可能多地積攢美元。如今,其負債纍纍的人民幣雖然可以被一些貿易夥伴和世界上的一些中央銀行所接受,但隨著經濟下行惡化,它可能會失去其今天的影響力。

這是中共不會放棄其投資美國債券的關鍵原因。

但如果中共真的出售美國債券呢?它將持有甚麼呢?更多歐元?或更多的日圓嗎?考慮到兩者經濟的下降軌跡,這不太可能。

實際上,據一些獨立評估,中共的外匯儲備額甚至低於官方公佈的3.1萬億美元,中共的真實外匯儲備額只比其1.1萬億美元的美國債務多一點。無論哪種情況,都可以解釋中共對持有的外國資產進行迅速的「充公」,例如德意志銀行的股份、香港的地塊以及紐約的華爾道夫酒店。

與前三個十年相比,這是完全相反的。中國在為美元而奔忙。

但是整個亞洲,不僅是中國,對美元的需求都在增長。整個亞洲地區的緊張局勢仍在持續,給已經充滿挑戰的經濟環境增加了投資者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例如,香港的危機以及北京和台北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使投資者的熱情都降低了。隨著北韓繼續向日本試射彈道導彈,核武北韓(中共的代理國)、南韓、美國和日本之間的戰略和軍事局勢繼續惡化。

歐洲也需要美元

在歐洲,未來對美國國債和以美元計價的資產需求預計會增加。歐洲央行預期的資產購買和負利率可能會促使一些投資者向海外購買更多以美元為基礎的資產。

在英國,英國退歐的持續不確定性,硬退出的真正可能性以及政治不確定性正在削弱英鎊的匯率。因此,英國投資者正在用美元對沖,將資金轉移到美國國債、房地產、美國股票和債券等以美元為基礎的資產上。

目前持有歐元、日圓和其它儲備貨幣的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和國家可能很快會比現在持有更多的美元。在這個量化寬鬆、利率下降和大量赤字融資的時代,這似乎是有違直覺的,但它並不是一個小概率事件。

負利率有利於美元

原因可能很簡單,但仍然令人信服。首先,正如我們已經討論過的,負利率已經在幾個歐洲經濟體以及日本出現。負利率通常出現在「大型」銀行帳戶,其定義可能會因國家或中央銀行政策而異。

回想一下,負利率旨在通過將資本推入投資中來刺激經濟增長。投資者可以容忍負利率的唯一方法是,他們寧願手中持有大部份資金也不願在經濟疲弱的情況下進行冒險投資。如果他們可以選擇一個強大的經濟體來投資,例如美國,那麼資本將流向那裏。

其次,這可能僅僅是歐元區經濟表現不及美國的問題。美國提供更高的收益率、更多的機會和更好的安全性。

返回滯漲?

隨著這些因素推動全球對美元的需求加大,即使美聯儲擴大貨幣供應量,美元的價值也將繼續上漲。而且,如許多人所預期的那樣,如果美國經濟由於貿易戰而陷入衰退,我們可能會看到美聯儲的貨幣供應量將大大提高。

但是,正如我們在大蕭條過後所看到的那樣,向經濟大規模注資只會導致微不足道的增長(即使有的話)。重複這種情況再加上外國對美國資產的需求可能會導致價格上漲和增長停滯。

回到滯漲狀態是可能的。但是,即使美國經濟確實陷入衰退,也不會像歐洲和亞洲那樣嚴重。全球對美元的需求將繼續增長。#

※ James Gorrie是美國德克薩斯州作家、《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