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眾院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不斷展開,特朗普的盟友開始大力挖掘這樁彈劾案中的關鍵人物前副總統喬拜登(JoeBiden)與其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黑幕」。除了亨特拜登在烏克蘭的商業行為外,2013年父子二人的中國之行近日受到密切關注。

在當時,雖然副總統帶著兒子前往北京進行正式訪問似乎也令人感到有些驚訝,但並未顯得特別不尋常。2013年,當拜登父子兩人一起出現在北京的公共場合時,此次訪華更像是一次商務旅行。

近6年過去了,拜登父子的北京之行重新受到了關注,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同烏克蘭總統的電話會談中,涉及了關於拜登曾利用職權向烏克蘭施壓為其兒子所在的烏克蘭能源公司謀私的腐敗指控,而指控範圍正在擴大。

亨特會見中國金融大亨

當時不為人知的是,隨父親訪華期間,亨特拜登正在組建一支中國私招股權基金。他的同事當時表示,該基金計劃籌集大筆資金,包括來自中共的資金。亨特拜登承認在此次訪問期間與中共銀行家、該基金合夥人喬納森李(Jonathan Li)進行了會晤。不過他的發言人解釋說,這是一次社交性訪問。在拜登父子訪問中國10天後,中共上海當局為這個新成立的基金頒發了執照,其中,亨特拜登為董事會成員。

除了關注拜登父子在烏克蘭搞腐敗之外,特朗普還指責亨特拜登乘坐空軍一號飛往中國,從中共那裏獲得了15億美元的資金。特朗普稱,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對此,亨特拜登的發言人喬治梅西萊斯(George Mesires)向NBC新聞辯解說,亨特拜登最初並不是該基金的「所有者」,而且從未因擔任董事會成員而獲得報酬。他說,亨特拜登直到2017年他父親離任後才獲得該基金的股權。在獲得股權時,他只投入了大約42萬美元,即10%的資本。這使得該基金當時的總資本約為420萬美元,遠遠低於外界聲稱的15億美元。

潛在利益衝突

喬拜登總統競選團隊的發言人安德魯貝茨(Andrew Bates)對此表示:「《華盛頓郵報》的事實核查欄目駁斥了這種陰謀論。」

《華盛頓郵報》的事實調查發現,這個15億美元的數字來源於保守派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Schweizer)2018年出版的一本書。

儘管如此,亨特拜登參與同中共有商業利益往來的基金的行為還引發了另外一個問題:為甚麼老拜登在任期間沒有採取更多措施,確保他兒子的海外商業利益不會與他作為副總統的工作發生交叉,或者說,當時的副總統至少沒有避嫌潛在的利益衝突。

拜登上個月稱:「我從未和兒子談起過他的海外商業往來。」

據知情者回憶,在當時整個為期一星期的訪華行程中,亨特拜登總是時不時地會自己單獨行動。他有時會和父親一起參加活動和紅地毯歡迎儀式,有時則按照自己的行程外出,有時可能是和女兒芬尼根(Finnegan)一起。按慣例,白宮沒有提供副總統的親屬在不參加他的公共活動時做了甚麼的細節。

幾名與拜登同行的前白宮官員對NBC表示,他們當時並不知道拜登在中國有任何商業利益,也不知道他在北京的私人日程安排。

在為期兩天的中國之行中,亨特還可能做了甚麼尚不清楚。沒有跡象表明他會見了中國政府官員。但值得注意的是,參與前文提及的基金的還有前國務卿克里的顧問德文阿切爾(Devon Archer),他還與亨特拜登在烏克蘭以及一家美國投資公司裏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