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2日傍晚,在美國總統大選最後一場辯論的前幾個小時,亨特拜登硬碟門的重要證人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召開緊急新聞發佈會,他指證,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並不是像他過去所說的沒有參與兒子亨特拜登與外國的商業交易,亨特拜登代持10%股權的「大佬」,「毫無疑問就是拜登」。

當天早晨,波布林斯基透過霍士新聞發表聲明表示,他不相信拜登過去所說的他沒有與兒子亨特討論過商業事務的說法,亨特「經常提到要求他(拜登)對各種潛在的交易簽字或提供建議」。

他說,自己就是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是《紐約郵報》10月15日報道的亨特拜登電腦中一個交易郵件的收件人,也是郵件中所說的拜登家族與中國華信合資公司——華鷹控股(Sinohawk Holdings)的CEO。

波布林斯基明確地表示,「我曾聽拜登說過,說他從未與亨特拜登討論過生意問題,那不是真的。」因為「我有第一手資料,我直接與拜登家族打交道,其中包括拜登。」他補充說,「我所說的一切,都有電子郵件、WhatsApp聊天紀錄、協議、文件和其它證據作為佐證。」

他在發佈會上出示了他自己專用的三部手機,時間跨度從2015年到2018年,裏面有大量的他參與拜登家族與中共的利益交易的短信等資料,可以與亨特拜登電腦中的信息相互印證。

波布林斯基說,他在2015年年底參與到華信能源與拜登家族的交易中。當時要成立的合資公司「華鷹控股」,他被亨特拜登等三人告知,這家新公司將在美國和全球進行基礎設施、房地產和技術等領域投資,投資資本也會從最初的1,000萬美元,發展到幾十億美元。他決定出任CEO。

2017年5月2日,他通過亨特拜登和他叔叔吉姆拜登(Jim Biden)介紹,與拜登見面,在長達1個小時的談話中,他們談到拜登家族與中共的商業計劃,他還發現拜登「明顯地與這些中國人很熟」。之後,他與亨特拜登和吉姆拜登等人多次就華鷹控股的股權分配等問題溝通。

他證實,2017年5月13日,他收到了那份被《紐約郵報》曝光的關於新公司股權分配的郵件,其中所說的由亨特拜登(代號H)代持10%的「大佬」,「毫無疑問」就是拜登,因為「實際上,亨特經常稱他的父親為『大佬』或『董事長』」。

波布林斯基還披露,「很多次我被明確告知,拜登的參與不能以書面形式提及,只能面對面說。」另外兩位商業夥伴也告訴他,「亨特拜登和吉姆拜登對於拜登的參與的保密問題很執拗。」

波布林斯基還談到他與亨特拜登在華鷹控股公司在資金問題上的分歧,因為亨特拜登想要把500萬美元直接轉到與他相關的公司,並援引亨特拜登在提起「董事長」(就是拜登)之後說,「華信能源其實是在給拜登家族投資」。

波布林斯基在早前的聲明中也說,他認為這筆交易是中國人對拜登家族「政治或影響力的投資」,而「亨特則想把這個公司當作他個人的儲錢罐,只要從中國人那裏拿錢出來就行。」

他說,中方所保證的資金一直沒有轉到新公司,他後來在參議院9月份的報告中發現,有500萬美元直接給了亨特的公司。

波布林斯基最後說,他將在第二天與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成員就此事會面,並將把包含相關證據的設備(包括三部手機)交給聯邦調查局(F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