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經濟下行趨勢增大、貿易戰持續升溫的背景下,中共發佈20條政策促進消費增長。不過,中共近來公佈的一系列經濟數據顯示,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已全部瘸了。

8月27日,中共國務院發佈了20條政策促進消費增長,包括拓展出口產品內銷渠道,釋放汽車消費潛力,擴大農村消費,拓寬假日消費空間、活躍夜間商業和市場等。

今年以來,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多次主持召開座談會上,密集發聲保經濟,提出保持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

有評論認為,中共擔心經濟下滑致使政權崩潰,亟需找到刺激經濟發展的新出路。

「三駕馬車」全瘸

在經濟學上,經常把投資、消費、出口,看作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

7月中國經濟多項關鍵指標下跌,經濟數據全面遜於預期,其中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更是創下近17年來新低,需求低迷態勢明顯,令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的擔憂情緒升溫。中國7月份的經濟降溫被指甚至比2008年更糟糕。

BBC中文網報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每年出口的增長是GDP增長的1.5倍,出口成為「三駕馬車」中跑得最快的。世界銀行的數據,2006年貨物和服務出口在GDP中的佔比達到峰值——36%,但金融危機讓該數據在2009年跌至24.5%。

疊加越演越烈的中美貿易戰,目前美國宣佈把第四輪對華關稅制裁稅率提高到15%。因此,中共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的「出口」熄火了。

長期以來,中國經濟一旦出現放緩跡象,中共往往通過增加投資刺激經濟。當2008年經濟危機來襲時,中共推出了號稱「四萬億」的投資計劃,基建狂潮成為托底經濟的主力。

據新浪網報道,上半年投資,特別是基礎建設投資,下滑最為明顯。上半年基建投資同比增長7.3%,增速比2017年同期的21.1%回落了13.8%。另據香港明報報道,去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也大幅度銳減了73%,從2017年的1110億美元減少了300億美元。

鑒於此,三駕馬車中的「投資」也行不通了。

目前,中國的消費在大幅減速。去年12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按年上漲了1.9%,是去年6月貿易戰開打以來的新低。汽車銷量也反映著民眾的消費狀況,大陸全國乘聯會1月9日發佈公告,去年廣義乘用車銷量按年減少了6%。這是二十多年來,大陸汽車市場第一次出現年度下降。

不過,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中國的投資和出口前景越發黯淡。擴大國內消費(內需),就成了中共所剩無幾的經濟發展選擇之一。

路透社援引中共國家信息中心一位專家的話稱,今年除消費外,工業增加值、投資等都在回落,一季度靠政策托底的超預期數據基本是不可能了,經濟下行壓力只增不減,因此擴大內需刺激消費就成為當下政策的重點。

不過,擴大內需刺激消費能否可行呢?

刺激消費?中國獨有「二元鴻溝」

中國的消費增長也面臨獨特的困境。中國宏觀經濟學會副會長王建向路透社表示,經濟持續下行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的生產和消費是碰到了「二元結構」鴻溝。

所謂「二元結構」,就是指中國有一小部份先富人群,但是人口的主要群體是低收入人口。簡單地說,就是城鄉收入差別大。

王建稱, 2010年時先富人群的房、車置業陸續完成,房、車需求越來越接近「天花板」(飽和),去年房、車需求突然掉頭向下。

在王建看來,中國人口主要群體還處於低收入水平,他們的消費需求沒有被釋放出來。如果不突破這一鴻溝,政策並不能很好地刺激消費。

只是經濟寒冬中,農村居民用甚麼來消費?據中共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人民幣下同)(月均1218元),僅為城鎮居民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略多。也就是說,5.6億的農村居民,絕大多數都屬於人口佔比40%的低收入階層。

事實上,從消費品零售額數據可知,2018年鄉村消費能力連城鎮消費能力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在今年年初中共推出《進一步優化供給推動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方案(2019年)》24條措施中,已經在「消費下沉」了,試圖將擴大內需的重擔套在底層百姓頭上。

(大紀元製圖 數據來源:中共統計局)
(大紀元製圖 數據來源:中共統計局)

大紀元財經評論員何堅表示,中共推動消費增長的方案,不去指望消費主流的中產階層(中高收入階層),而是將提振內需的重擔,下沉在包括鄉村居民和民工在內的中低收入的底層民眾身上。

何堅表示,中共的政策不可能拉得動內需,而更可能是連草根階層都不放過的「割韭菜」新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