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白宮高級顧問約瑟夫・蘇利文(Joseph W. Sullivan)認為,中美貿易爭端無法用經濟來評估,它實為中共政權攻擊西方體制的戰爭;中共在利用西方民主機制,西方各國領袖都應警惕,並支持特朗普反對中共霸權。

蘇利文在過去兩年裏擔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和職員經濟學家們的特別顧問,於今年7月離職。他近日撰寫一篇題為「每個美國人都應該希望特朗普戰勝中國(共)」(Every American Should Hope Trump Prevails Against China)的文章,該文8月20日發表在《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網站上。

蘇利文開篇即表示,在白宮制定經濟政策時,他開始明白,對抗中共的風險遠高於單純的貿易風險。

經濟學無法解釋貿易戰

蘇利文表示,他在白宮工作期間,花了大量時間為經濟顧問委員會工作人員提供資訊,考慮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並和很多人一樣用經濟學來分析貿易問題。

由於特朗普總統利用推特直接對外發表看法,或公佈信息,中美這兩個世界重量級經濟體之間的來回較量很容易被追蹤。蘇利文認為,這些較量很容易讓美國人迷失在經濟數據中,而且數據預測常常失靈。

他寫道:「世界股票市場因當天的中美貿易新聞、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的上漲下跌,以及總統的回應而跌宕起伏。每一份新的宏觀經濟數據都會被質疑,直到這些數據含糊地指向關稅。甚至連美聯儲都參與進來。」

蘇利文發現,任何新的美國經濟數據發佈,隨之而來的反應已經變味。每次從經濟分析局發佈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都會被當作貿易衝突影響的證據來調查。然而,即使是最好的審查方式也無法解釋貿易戰。

蘇利文提醒讀者,無論對特朗普的看法如何,如果重視民主和人權,那麼就支持特朗普政府贏得中美貿易戰。 (大紀元合成圖)
蘇利文提醒讀者,無論對特朗普的看法如何,如果重視民主和人權,那麼就支持特朗普政府贏得中美貿易戰。 (大紀元合成圖)

貿易戰是民主與威權之戰

蘇利文表示,不管怎樣,目前的中美貿易衝突遲早會得到解決,就直接的經濟後果而言,中美必分輸贏。然而,中美貿易爭端無法用經濟來評估,它正在測試一個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能否在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威權政府面前佔上風。

他寫道:「每一個重視民主或人權的人,都應該希望美國以這種或那種方式最終在這場鬥爭中佔上風。」

蘇利文認為,中共對美國貿易行動的回應反映出中共對西方民主的嘲諷。他寫道:「北京的策略看來已經調整,它利用美國人民選舉政府首腦的事實,試圖影響美國人民的投票方式。實際上,它似乎在賭其反對美國民主的能力。」

在貿易戰中,中共針鋒相對的關稅焦點是傷害美國農民,他們生活在關鍵的搖擺州,但傾向於支持特朗普總統。中共的這些關稅設置似乎是為了給美國帶來政治苦痛,而不是為中國帶來任何經濟利益。正如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最近提出的那樣,中共的其它政治干預包括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的干涉企圖。最近中共影響力宣傳的目標還包括州和地方政府、國會、學術界、智囊團和商界。

根據特朗普的說法,中共現在可能只是坐等著美國民主選舉開戰。

貿易戰是民主與威權之戰圖為示意照。 (AFP)
貿易戰是民主與威權之戰圖為示意照。 (AFP)

30年「親美利客」時代結束?

邁克爾・巴羅尼 (Michael Barone)是《華盛頓觀察家報》(The Washington Examiner)的高級政治分析師。他近日也撰文認為,從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開始,到今年香港的示威活動,或許將讓美國下決心結束30年的中美合作期,美國的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將中美之間的這種經濟交往和糾纏命名為「親美利客」 (Chimerica)。

巴羅尼寫道:「特朗普總統對中國(中共)的一次性關稅威脅表明他願意結束中美經濟關係。與他的前任不同,他認為從中國進口是有害的。在他看來,它們(中共)為美國消費者提供便宜的衣服和玩具,但它們也摧毀了比預期更多的美國製造業工作崗位。」

這些年西方世界的希望是,一個更加繁榮的中國會讓中共政權在國內變得更加民主和寬容,在國外也會變得不再強勢,這就像農夫救一條蛇,並希望蛇不毒一樣。巴羅尼指出,正如外交事務記者詹姆斯・曼(James Mann)在他2007年出版的《中國幻想》(The China Fantasy)一書中所指出的,中國(共)領導人對這一劇本並不感興趣。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8月20日刊文就香港的民主遭受中共壓迫發表看法時也表示,若干年以前,有理由認為中國的快速發展和融入全球經濟可能會使其接受現行的國際規則,這種成功將使北京在維護和平與繁榮的體系中佔有一席之地。現在已經很清楚:共產黨想要書寫自己的規則並將其強加於人。

從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開始,到今年香港的示威活動,或許將讓美國下決心結束30年的中美合作期。圖為位於加州的長灘港(Port of Long Beach)。(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從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開始,到今年香港的示威活動,或許將讓美國下決心結束30年的中美合作期。圖為位於加州的長灘港(Port of Long Beach)。(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世界民選領袖須謹慎中共霸權

蘇利文表示,中共可以憑藉任何理由,使用在中美貿易戰中所展示的戰略,來懲罰世界各地的民選領導人。當一個擁有民選領導人的國家,與北京之間就從貿易侵權到侵犯人權存在任何問題時,中共可以利用這一戰略的變化形式來對抗這些國家。

蘇利文解釋說,如果美國最終被認為輸了貿易戰,那麼全世界民主國家的領導人都會注意到這一點。他們將了解到,面對北京的風險可能會引發一場民主的不穩定運動 ,他們需要權衡這種風險與潛在的回報。中共可以借美國貿易衝突的失敗,來警告其他民主國家領導人。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頑強地堅持對抗中共,北京可以拿起其在美國錘煉過的屠刀。

中共的存在就會威脅世界。麥康奈爾在他的文章中也明確提到: 「遲早,全球其它地方也將不得不做(香港)抗議者正在做的事情——對抗中共」。

麥康奈爾認為,消除這些威脅並不僅僅是美國的任務。從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到知識產權盜竊再到海外擴張,全世界都在意識到中共惡劣的侵略行為。現在,香港是另一個警示故事:中共政權如何在其設想的影響範圍內對待那些人,以及如何無視他們賴以管理的國際協議。

麥康奈爾認為,消除這些威脅並不僅僅是美國的任務。從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到知識產權盜竊再到海外擴張,全世界都在意識到中共惡劣的侵略行為。 (Getty Images 2005-3-5)
麥康奈爾認為,消除這些威脅並不僅僅是美國的任務。從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到知識產權盜竊再到海外擴張,全世界都在意識到中共惡劣的侵略行為。 (Getty Images 2005-3-5)

支持特朗普 保護西方價值觀

蘇利文還指出,一些美國人不同意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經濟行為的批評,以及挑戰中共的決定。許多人批評特朗普政府在經濟方面使用關稅戰略。但是,如果現在中共在貿易衝突中取得勝利,無論貿易問題本身的經濟性如何,都會損害民主和人權。

蘇利文認為,特朗普的許多批評者聲稱他破壞了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如果批評者希望加強這些價值觀,並確保民主和人權有更光明的未來,他們應該希望特朗普在與中共的攤牌中佔上風。

作為白宮經濟顧問的顧問,蘇利文卻表示經濟學令人沮喪。他寫道:「令人沮喪的經濟學對中美經濟關係有很多說法。真正令人沮喪的將是,它使世界變得對中共的威權主義更安全,對敢於挑戰其惡行的民選領導人卻更危險。」

最後,蘇利文提醒讀者,無論對特朗普的看法如何,如果重視民主和人權,那麼就支持特朗普政府贏得中美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