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6月9日爆發自2003年來最大的遊行示威以來,香港人反對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一系列抗爭活動仍在繼續著。2個月以來,走在最前線的大多是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其中有許多是仍然在求學的中學生。這場年輕人主導運動的規模、理念和良好秩序贏得了全世界的讚賞。

這群年輕一代為何寧願放棄學業,放棄前途,抱著被捕入獄的危險也要首當其衝在這個炎夏上街抗議,要求港府撤回看似與他們關係並不大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自反送中抗議活動爆發後,中共官媒以及多家香港親中媒體皆評論稱,香港年輕人「暴動」的根本原因是多年積壓的對社會多方面的不滿,其中主要由於來自住房、就業等方面的壓力等,同時呼籲香港政府透過民生政策回應年輕人不滿。

而最新的民調結果卻顯示,事實並非如此。

民調(public opinion poll),民意調查,又稱輿論調查,民意測驗,是一種了解公眾對某些政治、經濟、社會問題與政策的意見和態度,由專業民調公司、媒體或是政府單位進行的調查方法,其目的在於通過網絡、電話、或書面等媒介對大量樣本的問卷調查抽樣,嘗試在統計學上較為客觀、精確地推論社會輿論或民意動向。

近期,香港民意研究所最新民調結果顯示,超過九成的年輕人「不信任中央」。問及認為有哪些原因導致年輕人不滿(受訪者可選多項),在14至29歲年齡層中,最多人認為「不信任中央」是導致年輕人不滿主因,達91%;認為是「不信任一國兩制」和「不信任特首」亦達86%和84%。相比之下,該年齡層中認為年輕人受住屋或經濟問題困擾而心生不滿的比率,分別只有58%和44%,遠較其他主因低。其他年齡層方面,30至49歲、50至64歲,以及65歲或以上受訪者,同樣認為不信任中央是年輕人不滿的最大原因,但比例隨年齡層下降,亦低於14至29歲受訪者,分別佔86%、81%和67%。以教育程度區分,大專或以上和中學程度受訪者,均認為年輕人不信任中央是不滿的最大原因,分別佔90%和81%。

研究所主席鍾庭耀認為,年輕人不滿主要出於對政府和制度的不信任,和對民主自由的追求,政府若只針對房屋問題下工夫,或專注發展經濟,並非對症下藥,不能解決當前困局。

回首過去20年,中共極權統治導致香港自由不斷被侵蝕,從2003年試圖通過基本法23條限制港人自由,到國民教育洗腦、剝奪港人真普選權、取消議員資格,再到這次修訂逃犯條例,香港幾乎全面淪陷。難怪年輕一代憤怒和絕望,難怪香港11所大專院校的學生會發表聯合聲明,表示香港逐漸被中共全面控制,學生不能再忍受,所以不惜代價,反抗到底。

可是,他們以生命為代價發出的民聲不僅沒有得到政府的回應,6月12日港首林鄭月娥接受採訪竟然以「關愛孩子的母親」自比,稱她在百萬人遊行反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數以萬計的年輕人走在抗爭最前線下,堅持修例,是不想縱容「任性」的孩子。

事後接受採訪時一位香港高中生心刻曾說,最初遊行之後一連串的抗爭運動有兩個出發點,「一個是6月12日警方對群眾的態度;一個是6月15日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的態度。」

在官逼民反的情況下,親共媒體為改變輿論極力渲染極個別青年的過激行為以及在衝突中受傷的警察,愈向外界證明這場和平請願是暴亂,以此為港府以及背後的中共中央政府的強硬立場辯護,為進一步鎮壓做鋪墊。事實上,表現出了過激行為的請願者是極少數,而且如年輕人進入立法會抗議,破壞的都是有象徵性的東西,如投票機器,因為他們不認為立法會可以代表民意;如撕掉基本法,因為他們認為中共曾經承諾的一國兩制已經慢慢消失,變成一國一制了。

與此同時,港府和中共中央還蓄意激怒年輕人、挑宗暴力衝突。在港府與中共中央背書下,香港警方使用催淚彈、橡皮子彈等驅散他們,甚至使出慣用手法,從教唆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到勒令警察亂棍圍毆民眾,並將這些和平請願的學生稱為「暴徒」,把學生正當防衛稱為暴動。中共官媒以及香港、大陸親共媒體紛紛報道稱,支持港警執法,維護社會秩序,反對暴動。

事實上,香港政府是導致暴力行為出現和升級的主要推手。據親眼目睹事件經過的評論人士胡少江表示,在6月9日的遊行出發地維多利亞公園,香港警方刻意壓縮遊行路線,以致數十萬等待出發的示威者在毒辣太陽下暴曬兩個多小時,現場不斷有人中暑倒下;而此時港首林鄭月娥卻在冷氣足足的大殿內出席一個向故宮贈送檀木的儀式,並且遊行後迫不及待地重申不會改變強行通過「送中條例」的做法,正是林鄭月娥作出的這種對數百萬人的公開挑釁進一步激怒了香港人。

年輕人提出徹底撤回逃犯條例;撤回612暴動定性;必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及元朗暴力事件;以及全面落實雙真普選等五大訴求。除了7月上旬迫於壓力聲明送中條例「壽終正寢」,港府至今其他任何一項訴求都沒有回應,因而請願活動直至今天仍沒有停止,只為繼續傳達心聲。

一名18歲男生參加了6月9日和16日兩次大遊行,以及6月12日警方和示威者的衝突、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和7月1日衝擊立法會,每次行動他都走在前頭;他說,他們甚麼都做了,但都得不到結果,不知道還可以做甚麼,但有一點很清楚:他和同伴們將繼續抗爭下去。

一名16歲女中學生說,反送中運動已一個多月,仍沒有結果,政府仍不肯回應學生的要求。她說了兩句話就流下眼淚,流露絕望之情,但絕望之中有更多憤怒。

21歲的周同學說:「每個人都知道,這場運動是自發,我只是盡點綿力,去做我想到的事,因為我愛香港,也希望這個城市,能夠避開中國大陸的影響。」

16歲的高中生蘇曉青(So Hiu-ching)說:「有時候我自己想,是不是因為我做得還不夠?我們還能做甚麼呢?」周一(8月5日)上午,她參加了在政府大樓附近一個公園舉行的學生罷課。「我回家後哭了一場,」她說,「但是哭完之後,我必須站起來,努力團結更多的人。」

還有學生說,他們為買頭盔、眼罩、口罩等基本保護裝備已經把儲蓄用光。不止自己的,他們買了更多給現場其他人,保護大家,這些晚上還抱著玩具睡的孩子,早上醒來便準備好面對瞄準額頭的槍。沒有其他,只為守護家園。 其實,他們守護的遠不僅是自己的家園,香港的未來,亞洲的自由燈塔,更是人類的尊嚴與普世的價值。

作為同齡人,看到香港年輕人為捍衛基本自由勇敢的付出,身隔重洋也深深為之動容。香港的自由戰士們,面對世界最強大的極權政府,在持續了2個月的抗爭後依然保持理性;面對辣椒水、警棍,面對過期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面對元朗恐怖襲擊,即使只有雨傘頭盔,即使失學失業、被捕和判刑,依然堅持和平請願,信念不變。香港年輕人的義舉是對同樣在盡己所能呼籲人權自由的同齡人的激勵。這場由年輕人主導四代人聲援的維權運動早已震撼世界。待硝煙過後,他定將被歷史銘記,成為如六四事件般定義一個世代的珍貴記憶。

被稱為香港六四坦克人的盾牌女孩(Shield Girl)林嘉露(Lam Ka Lo)說,「每一個人透過這一次所散播的訊息又可以好像蒲公英一樣散開去,我看到(香港)一個更加強大美好的將來。」她雖然沒有宗教信仰卻認為:「人人都可以做神希望我們做的事,經過這次運動之後,香港每一個人都更加接近神。」

相信在神的護佑下,自由之花定將永遠在香江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