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大宇,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

在剛剛過去的周末,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已經是連續第八周舉行。不止一家媒體在報道時發出天問:香港反送中抗議的場面到底要重播多少次才能結束?港人提出訴求,港府不回應,港人上街示威,警察鐵腕鎮壓,如此往復。

目前的進展是,官方一邊,中共國務院的港澳辦首次針對香港反送中事件正式表態,力挺林鄭月娥政府,支持警察行動,重申一國兩制底線,譴責示威者,但對香港人的訴求絲毫沒有回應,不過也沒有明確回答中共會不會出兵香港。

香港人一邊呢,民主派議員和示威方認為,港澳辦聲明是煽風點火,會激化矛盾,同時,有更多各行業背景的人,開始站隊表態,譴責香港警察使用過度武力。

7月27、28日兩天的行動中,雙方都抱持強硬,各不讓步,香港事態明顯升級。這從不同的跡象中表現出來。

跡象一 香港警方罕見一連拒絕兩場遊行

根據香港《基本法》和《基本人權法案條例》,香港市民有集會和遊行的自由,但是根據香港《公安條例》。超過50人的集會或超過30人的遊行,要通知警務處長。此前的香港市民的反送中活動,已經出現過衝突,但是香港警方通常都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但是,對於7月27日「光復元朗」的遊行。警方罕見發出「反對通知書」,給出理由是,7月21日的暴力事件後,市民與元朗村民有敵對情緒,有理由相信雙方會有肢體衝突。

在警方回應的理由中,警方似乎搞錯了一個概念。說香港市民與「元朗村民」有敵對情緒。其實很多的媒體報道顯示,市民很多情緒是針對在元朗暴力事件中,香港警察選擇性執法,還有質疑白衣人與香港警察、建制派議員何君堯是否有暗中勾結。跟元朗村民似乎沒有太大關係。

另外,最後的事實也證明,去示威的民眾沒有跟當地村民發生甚麼「肢體衝突」,主要衝突還是在示威者與警方之間。而且警方在拒絕的時候,不可能想不到,香港示威者會堅持前往。警方下達的反對通知書,其實對示威者也很危險,因為一旦這個反對通知書被政府內一些有心機的人利用,很容易成為鎮壓市民的藉口。而且警察可以因此直接拘捕遊行人士,並用非法集會的罪名起訴。

還有一點,我們知道,按照香港法律,7月21日白衣人在元朗聚集,毆打示威者,他們可沒有向警方申請集會許可,警方也沒有說白衣人是「非法集會」。這是在元朗的情況。

另外,7月28日周日,香港示威者還申請了追究警方開槍責任的「上環遊行」,路線是下午3點開始從中環遮打花園到西環中山公園,然後在中山公園集會到晚上11點。但這場遊行同樣被警方拒絕。警察只是批准了在遮打花園的集會。香港民主派人士因此批評香港警方,拒絕遊行,是剝奪市民遊行權利,開了很不好的先例。

跡象二 香港市民自發「逛街」 公民抗命鬥智鬥勇

警方反對遊行,香港市民仍然大批自發前往。「光復元朗」的遊行申請人,元朗居民鍾建平在警方拒絕遊行後,就說自己會照常去,按原定遊行路線自己走完全程;香港歌手何韻詩,說要當天在元朗舉辦簽名會;還有其他示威者,提出要去元朗購物、逛街、買老婆餅,甚至有人說要「悼念李鵬」。也有的示威者提到以宗教為名義前往,例如「元朗讚美上帝」,「元朗功德流動大會」,等等。

理由千差萬別,但是,多數活動的起止點,定的跟原本光復元朗的遊行一樣,都在水邊村遊樂場為起點,元朗西鐵站為終點。

這些人用睿智的方式走上街頭,但是他們面對的壓力不小。首先是白衣人、那些打手,會不會再次出現?然後警方會採取怎樣的方式鎮壓。要走上街頭,也需要勇氣。

最後,當天自發聚集到元朗堅持遊行的人數,有近30萬。

此外,在周日,示威者在港島區的遮打花園舉辦「追究警暴」的集會,隨後市民也是自發遊行,主要是兩個方向,一個是往東到銅鑼灣,一個是往西到原定的遊行終點西環中山公園,最後在中山公園的示威者又到了離那兒不遠的中聯辦。

所以周末兩場遊行,都被警方拒絕,但是市民自發參與。港府始終不回應民眾的五大訴求,警方也沒有對元朗事件給出市民滿意答覆,雙方互不退讓,香港人公民抗命行動持續發生。

跡象三 警民衝突劇烈如戰場 警方用武失控

7月27日在元朗的自發遊行,示威人群在下午2點就開始聚集,3點,在元朗西鐵站內,很多身穿黑衣,戴著口罩的市民出現,他們在站內牆壁貼上寫有反送中標語的紙條,製作「連儂牆」。示威現場還能看到,「官鄉警黑」四字合成的新詞,諷刺7月21日元朗暴力事件,警黑勾結。

下午3點後,遊行隊伍開始行進,高喊「香港人加油」「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到了下午5點左右開始,現場氣氛趨於緊張,警方開始在元朗由西向東清場,他們大馬路警署、南邊圍村等,發射了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則用瓶子或雨傘回擊。

接下來,一直到晚上8點前,示威者分別在元朗大馬路、南邊圍村、西邊圍村、安樂路、朗業街等處與警方對峙。8點前後,部份示威者散去,但是剩下的示威者,很多留守在朗日路,據說有2000人。

到了晚上快9點半的時候,警方在朗日路開始強力驅散示威者,打出了警告釋放催淚彈和開槍的標語,很多示威者退守進入元朗西鐵站。到了晚上10點後,香港警方的速龍小隊進入西鐵站,用胡椒噴霧還有警棍驅趕示威者,有的示威者被警察圍毆,打到流血。與此同時,在元朗站外,示威者用滅火筒,還有消防水喉噴水,跟警方對峙,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現場調停。

到了10點半之後,有媒體記者拍到,警察在元朗站外,向站內開槍射擊,並喊話要示威者離開。到11點後,示威者漸漸散去。據新唐人電視台的消息報道,當天警察有發射橡膠子彈,示威者自帶的木製盾牌都被打穿,說明警察使用的武器很有殺傷力。截至28日下午,警方在元朗遊行中逮捕13人,其中包括遊行發起人鍾健平,他被指控煽惑非法集結。另外根據醫管局的數據,截至當晚11點,現場17人受傷被送到醫院,其中有2人傷勢嚴重。

當天在元朗的事件還有一個小細節。大約當晚7點,示威者發現在南邊圍村的元朗西鐵站一個出口,路邊一輛私家車裏有大量籐條等武器。隨後示威者打破車窗,打開車門,發現除了籐條還有木棍、日本刀,甚至一頂中共軍隊或武警的帽子,這些物品被懷疑與7月21日衣人襲擊有關。這輛車的車主是一名斯里蘭卡籍男子,但車上有一封信件的收件人姓名,與中聯辦新界工作部副部長葉虎的姓名譯音相同。但是事後中聯辦宣稱,這部私家車與中聯辦沒有關係。

而更為嚴重的衝突出現在周日(7月28日)的港島區。在下午的遮打花園集會後,示威者發起自發遊行。最終主要聚集在兩個地點,一個是中聯辦,一個是銅鑼灣,其中中聯辦最受矚目。

香港警方在中聯辦外佈置大量警力,入夜以後,開始發射催淚彈清場。後來一再升級武力,催淚彈、海綿彈、橡膠子彈一起上陣,當地街道較窄,據現場人說,槍聲如雷貫耳,附近商家也早已關門,但是飄起的催淚彈煙霧,由於街道狹窄不宜擴散,在催淚彈爆破低點的幾十米外,都能刺激到人,往上可以飄到三樓。示威群眾也進行反擊,把磚頭等物品投向警察。但是根據德國之聲現場記者的報道,示威民眾其實始終與警方保持距離,但是警察仍然幾次在示威者沒有發起衝擊的情況下,施放催淚彈。從傍晚到午夜11點,警察與示威者之間進行了長達4小時的城市「巷戰」,直到11點,示威者退守到上環車站後,才漸漸撤離。

香港警方在周一(7月29日)凌晨2點多宣佈,28日一共逮捕至少49人,他們以非法集會和藏有攻擊性武器被起訴。醫管局的數據表示,至少16人在混戰中受傷。

跡象四 香港市民第8周示威後 港澳辦終於表態

香港第8周的兩輪示威後,在香港局勢不斷升溫的前提下,中共對香港澳門地區的最高執政單位「國務院港澳門」第一次正式開記者會表明立場。主要就是四個堅持:堅決支持林鄭月娥、堅決支持警方、堅決支持司法機構、堅決支持愛國愛港人士。

其實看完港澳辦的發言全文,與之前中共官方的一些聲明,態度、立場沒甚麼變化,也沒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總結完港澳辦的發言,其實就六個字:打打打、壓壓壓。這絕不是一個成熟、理智的政府,解決問題的策略和態度。這說明中共當局對於如何應對香港的局勢,還沒有成形的策略。

而在這個情況下,急於出面表態,中共一方面是想重申一貫立場,繼續給示威者施壓;另一方面,也很可能是因為香港局勢升級,不得不對輿論,作一個交代。

針對中共港澳辦的四個堅持,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也提出了港人的四個堅持:堅持要求撒回惡法及暴動定性,堅持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堅持要求停止拘捕檢控,堅持要求實現民主普選。

而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的召集人岑子傑表示,中共國務院有權任命和罷免失職、失責,在香港製造極大混亂的特首林鄭月娥,但是沒有這麼做,整個港澳辦新聞會是浪費香港人40分鐘。

香港民主派議員毛孟靜也在港澳辦新聞會後,會見媒體,批評港澳辦官員以「由上而下」、「我就是法律」的姿態回應香港近期問題,而他們堅定支持林鄭月娥的態度,會增加香港兩個陣營的對立,對時局「火上加油」。

這樣看來,港澳辦的聲明不但沒有降溫,還是一再誤判形勢,加劇香港事態的升級。

跡象五 府方態度激起各界憤慨 更多港人加入「反送中」

面對香港當前局勢,很多在之前默不作聲,靜靜觀察的群體,開始站出來發聲。

一批香港政府內新聞部門的官員,28日下午在臉書發佈公開信,稱社會期望新聞處能保持政治中立,但面對局勢已沒有選擇中立的餘地,「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壓者,向惡勢力低頭」。他們譴責林鄭月娥政府,從未正面回應市民訴求,一味譴責而不解決困局,並指責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和選擇性執法。

同一天,香港一批醫護人員也發起聯署,譴責警方濫用暴力、草菅人命,導致多名記者和市民中彈受傷。

29日,47名香港精英運動員發表公開信,敦促港府回應市民5大訴求,為港人打氣!

香港01並報道,8月2日,一群香港公務員準備發起集會,抗議政府對元朗白衣人暴力襲擊案處置不當,公開表達與政府不同的立場。發起人之一的公務員顏武周表示,公務員恪守政治中立,但脫下制服後都是香港人。

根據最新消息,香港市民再發起8月5日下午一點開始,進行「全港三大罷、七區集會」,抗爭規模進一步升級,擴展到全香港。他們繼續對包括徹底撤回逃犯修訂條例、釋放所有因反送中被捕人士在內的五大訴求,向香港政府表達堅定立場。

(五大訴求:一、徹底撤回逃犯修訂條例;二、釋放所有因反送中被捕人士;三、撤回「6‧12」暴動定性;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五、立即實行雙普選。)

香港事態發展 讓人突然想起電影《功夫》

目前香港事態的發展,讓人想起了周星馳的電影《功夫》。斧頭幫一直想進入「豬籠城寨」抓人,但是沒想到這個小村落裏的人個個身懷絕技,比如「十二路譚腿」、「洪家鐵線拳」,還有「五郎八卦棍」,把斧頭幫的人打得落花流水。而豬籠城寨的包租公和包租婆作為管理者,竟是眾人武功裏最高的,會「太極拳」和「獅吼功」。斧頭幫沒辦法,找來了精神病院中「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武林第一高人「火雲邪神」,這個邪神的大招是「蛤蟆功」,去「豬籠城寨」進行大復仇,結果,被周星馳扮演的阿星,以「如來神掌」制伏。

這個劇情,結合反送中的形勢,想起來真是耐人尋味。具體的人物關係,和劇情對應,大家可以自己慢慢去玩味。比如,有的媒體分析,想攪亂香港的其實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人,而江澤民就在民間被稱為大蛤蟆、蛤蟆精;然後送中條例這件事,不就是中共去香港抓人嘛,這跟斧頭幫要到「豬籠城寨」抓人,何其相似,而中國共產黨的標誌就是鐮刀斧頭。

更多的信息,大家可以自己細細去體味。身懷絕技的香港人,最後將如何下完反送中這盤大棋,甚麼人能發出終極大招「如來神掌」,這些呀,也許在不久的未來,沒準都能跟《功夫》的劇情對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