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各位都好嗎?

今天我的心情很沉重,因為要跟大家聊的是當前最受矚目的香港元朗攻擊事件。

相信大家都看到了,7月21日,數百名身穿白衣的黑幫分子,對民眾進行無差別的暴力襲擊,怵目驚心的畫面,讓人不得不質疑:為甚麼在重視法治的香港,會發生這樣的恐怖事件?香港是不是陷入「黑幫治港」?整宗事件背後,是不是有甚麼不可見人的政治陰謀?

此外,這起駭人聽聞的攻擊事件,又讓我們看見「一國兩制」背後有哪些殘酷的真相?這都是我們今天要聊的重點。

現在,先讓我們快速回顧一下當天的事發經過。

⊙Timeline

下午3:45:「反送中」大遊行隊伍從銅鑼灣維園出發,主辦方稍後宣佈有43萬人參加。

6:20:有部份示威者抵達遊行終點後,高呼前往中聯辦,高喊「劍指中聯辦」。

7:10:有示威者開始向中聯辦扔雞蛋,用噴漆噴黑中聯辦招牌,用墨汁潑黑中共國徽。

9:55:警方開始對示威群眾開槍、發射催淚彈、胡椒噴霧等。群眾漸漸散去,到凌晨2點,全部清場完畢。

11:00:元朗西鐵站,數百名白衣人追打普通市民與媒體記者,實施無差別攻擊。造成至少45人受傷,一人命危。有民眾向警方報案,警方拒絕受理。

⊙Comment

這次的元朗攻擊事件,引發國內外社會震驚,特別是警方不但對於攻擊民眾的暴徒視若無睹、刻意迴避,甚至還被拍到警方跟白衣人互動熱絡;而港府也是態度冷漠,似乎不願意追查白衣人來維持治安。

港府跟警方一連串的異常舉動,讓人不由得感受到整宗事件背後並不單純,很可能涉及「官黑勾結」、「警黑勾結」。

同時,這次的元朗事件與整個反送中運動,也讓我們看見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其實是一場蒼白無力的謊言,充滿著殘酷的真相。讓我們一一告訴你。

真相一:假承諾、真謊言

中共從今年初以來,就加強對台灣的文攻武嚇,要台灣接受「一國兩制」,而且只能有「一個中國」,沒有「各自表述」的空間。

中共的「一國兩制」承諾,會真的兌現嗎?當然不會,看香港就知道。

1984年,中共與英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要在1997年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共。當時中共承諾實施「一國兩制」,讓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可以維持「五十年不變」。

但是,2017年,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就公開宣稱,《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換句話說,香港主權移交才過了20年,連50年的一半都還不到,中共就已經翻臉不認帳。

中共通過各式各樣的政治控制、法律修訂,不斷收緊香港人的自由與人權;現在還要磨刀霍霍地通過《逃犯條例》的修訂以及其它法律,想要把香港徹底改為「一國一制」,把香港徹底「大陸化」、「大陸化」,讓中國所有地區都「平等地」活在中共的極權統治底下,藉此消滅中國人追求自由、人權、法治的念頭。

所以,中共所謂「一國兩制」的承諾,只是包著糖衣的誘餌謊言,一旦台灣受騙上鉤之後,就永世不得翻身。

真相二:假自治、真傀儡

過去英國統治香港時,雖然名義上的最高行政長官是港督,但是英國政府卻給予香港高度自治的權利,讓香港人選舉立法局議員、自己制訂政策,保留香港的傳統文化、生活、語言等等,並且享有西方的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

但是在主權移交後,雖然《基本法》規定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表面看起來香港人可以選舉立法會議員、可以間接選舉特首,但是這一切選舉都被中共加入了許多不公平的限制,不是像台灣的直接選舉,整個選舉制度確保了親近北京的候選人(建制派)更容易勝出,將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上,也只有符合北京立場的法案才能通過。

加上香港政府上頭還有個「太上皇機構」叫中聯辦,中聯辦全名是「(中共)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代表中共黨中央,而香港特首必須聽令於中聯辦,所以中聯辦主任往往被稱為「地下特首」,可是他並沒有經過香港人民同意,是共產黨派來的。

所以,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自治」只是假自治,香港特首只是中共的傀儡,香港政府只是中共操縱的虛殼。

真相三:假政客、真黑幫

我常聽到許多從中國大陸成長、出來海外的朋友說,「中共本質上就是個流氓政權,很多官員都跟流氓一樣。」現在香港的情況,正好給我們一個清楚的例證。

警察溜走、關門

警黑互動熟絡?

看看中共控制的香港政府與政客,他們很可能刻意安排了警察與黑道聯手,一起策劃這次的元朗事件,所以警察不但不制止白衣人、不接受民眾報案,而且還有人拍到警察與白衣人互動熟絡,警察根本沒抓打人的白衣人。

甚至,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案發前幾天就揚言要打反送中的民眾,而在案發當天,他還與白衣人高興地握手會面。
這些政客與黑幫共謀的結果,就讓南韓電影《屍速列車》(屍殺列車、釜山行),在香港真實上演,讓香港市民飽受恐嚇與威脅,就好像見到真的殭屍一樣,造成了45人受傷,一人命危,還有孕婦被打傷。

<<原文「最後一班元朗站的屍殺列車」網址: https://bit.ly/2M4Fo9r。>>

有一位親身經歷元朗事件的女社工,是這麼形容她見到的白衣人:

「(他們)有的神情興奮,臉帶笑容(我未曾見過的「笑容」),他們眼看著我們落荒而逃。」

「這不是我所認知的『人』。」

想一想,有甚麼政府會跟黑幫合作,利用黑幫來攻擊人民?這種「警黑一家親」的政府與政客,他們跟黑社會又有甚麼兩樣?

所以,我們可以不客氣地說,香港政府在「一國兩制」的控制下,已經全面「黑社會化」,而中共正是幕後最大的黑社會集團。

真相四:假教育,真暴力

在元朗事件的前一天,香港《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在一場支持警察的集會上公開說,要大家拿著籐條,去打年輕人。還說這不叫「暴力」,叫做「教育孩子」。
結果,隔天真的就有大批白衣人,拿著籐條、鐵棍到元朗瘋狂攻擊路人,甚至連孕婦也打。讓人不得不懷疑,這一切只是巧合嗎?還是背後早就有一批人已經做好預謀?

其實,「教育」這個詞,在中共社會底下就是「用暴力整人、改變思想、強迫屈從」的同義詞。對於中共眼裏所謂的敵人,或者不聽中共命令的人,他們就祭出所謂的「再教育」手段,來整人、打人,或者酷刑折磨人,強迫人們放棄自己的意志,達到令人們屈從中共的目標。

看看新疆上百萬民維吾爾族人被關進了所謂的「再教育營」,還有中國的基督徒、法輪功學員等等,就知道中共所謂的「教育」,其實是「假教育、真暴力、真洗腦、真迫害」。

真相五:假法治、真維穩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每次記者會上,只要被記者問到為甚麼警察採取強勢武力攻擊民眾,她總是說要維持香港的「法治」。

當民眾要求政府撤銷對抗爭群眾的司法指控,林鄭總說「這樣會干預法治」。

但是,當元朗的白衣人無差別地攻擊民眾,民眾向警察報案,警察卻不理會,警察也不抓白衣人,林鄭也不要求警察去抓這些傷害民眾的暴徒,這是「維持法治」嗎?

雖然後來港府迫於輿論壓力,勉強抓了兩個人,但是港府與林鄭的言行,其實已經透露了他們是「以法治之名,行維穩之實」。

維穩,大陸用語,就是當權者動用各種手段,除掉當權者眼中的敵人與威脅,來維持自己政權的穩定。而中共的「維穩」對象,經常就是自己的人民百姓。光是中共今年的維穩經費,就超過1兆3800億人民幣,比國防預算的1兆1900億還要高。你就可以想見,中共眼裏的首要敵人,是本國人民而不是外國。

而且中共的維穩,經常使用的是極端的、不對稱的暴力手段,甚至不顧人民死活。

警察開槍特寫:

像這次反送中運動,警察就被批評經常開槍攻擊手無寸鐵的群眾,雖然發射的不是真的子彈,是催淚彈、豆袋彈、橡皮子彈,但近距離攻擊還是一樣有致命的危險。

而且,香港警方在6月12日一天之內,就發射了150枚催淚彈,比2014年雨傘運動時一天發射87枚,多了將近一倍。

真相六:假新聞、真洗腦

《大公報》只報中聯辦被抗議,未報元朗白衣人:

《東方日報》:

大家都知道,在共產黨體制下,媒體從來不能說真話,只能說「黨想聽的話」,或者幫「黨」歌功頌德。在「一國兩制」的社會裏,也是一樣。

看看這次的元朗事件,香港親共媒體的報道,頭版都沒有元朗攻擊事件的報道,隻字不提,反而都大篇幅報道中聯辦被丟雞蛋。這就可以清楚看出,中共控制的媒體,心裏是把共產黨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人民。人民的安全與死活,遠遠不及於黨的招牌吃了雞蛋、喝了墨汁。

再回想一下,台灣某些紅色媒體之前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報道,有的是扭曲事實報道、配合中共官方的言論口徑,有的則是完全忽視、根本不報,甚至還有某位紅色主持人在節目中一直說是「學生打警察」,引發外界譁然與批評。

香港與台灣的這些親共媒體、紅色媒體,目的都是一樣:他們要宣傳符合中共利益的言論、營造中共的偉大、光榮、正確,他們要打擊中共所謂的「敵人」或「外來勢力」,最終是要達成對港台人民的洗腦、改造人民的思考模式與價值觀,從而更容易服從中共的意識形態控制。

真相七:假移民、真佔領

自從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共就大量開放大陸人民前往香港「依親」,目前每天核發150個名額,但是這150人的審查批准權力全都在中國公安手上,港府無權干預。

換句話說,這150人裏面有多少人是真的到香港投靠親戚?有多少人是中共派出來的特務或地下黨員?只有中共知道。

香港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就爆料說,每日150個單程證中,約30至40人是「有特別任務的共產黨員」,估計過去20多年已至少有21萬中共地下黨員滲透到香港。

而且大量的中國人進入香港,也是一種在人口上與文化上「沖淡」香港社會的做法,就像中共鼓勵人民搬到西藏、新疆一樣,可以加強中共對當地的控制,加速「香港大陸化」。簡單說,就是逐步佔領香港。

因此可以想見,如果台灣真的被統一、實施「一國兩制」,中共勢必派出大量人員來到台灣定居,取得投票權,再通過選票來改變台灣的政治體制與社會生活,最終達成佔領台灣、併吞台灣的目標 。

真相八:假愛國、真保權

在21日的遊行後,香港中聯辦首次被人丟雞蛋、潑墨汁後,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說這是「挑戰國家主權」、「傷害民族感情」的行為。

請記住,「愛國」與「民族感情」,是中共最愛拿出來說嘴的兩個名詞,聽起來好像中共真的很愛國、熱愛中華民族。但其實不是。「愛國」與「民族感情」只是中共用來打壓反對者、打壓敵人的政治正確口號。

當中國人民批評中共迫害人權,中共就說他們「不愛國」;當台灣或香港人民批評中共、反對中共暴政,中共就說台灣、香港「傷害民族感情」。其實這些都只是中共用來保護自己權力地位的謊言話術。只要誰不聽話、誰批評中共,就給誰扣上這些大帽子,再煽動中國人敵視他們,反而造成中華民族內部更深層、更嚴重的分裂。

所以,我們一定要區分一個重要概念:中國不等於中共,中共不等於中國人,就像台灣哪一個政黨都不能代表所有台灣人一樣。

但是中共經常刻意模糊這個概念,刻意把中共與中國混淆在一起,這樣才能堂而皇之地用「不愛國」、「傷害民族感情」的大帽子,攻擊任何反對中共的人。

真相九:假和諧、真「河蟹」

在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裏,香港政府雖然遭遇幾百萬民意的上街抗爭,但港府一直不願讓步、不願妥協,甚至還反過來要求抗爭民眾「放下爭拗、為港奮鬥」。中共官方媒體也是類似說詞,要香港人放下歧見,維護香港的和諧安定。

但是,中共的「和諧」,實際上是高舉「為群體著想」的口號,來消除一切反對共產黨、不符合共產黨利益的言論聲音。所以「和諧」這個詞後來被大陸網友用諧音改為「河蟹」,意思是講出了中共不愛聽的話,就會被屏蔽、被刪除、被消失。

其實,傳統的「和諧」概念,是人與人之間通過溝通,達成彼此的理解、包容與合作,形成一個平和安定的人際關係與社會圈。

但中共的「河蟹」,卻是用一切力量剷除異己、剷除與中共政治上不一致的聲音與人事物,等於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霸道專制。

說白了,中共的「和諧」,是建立在人民的「被河蟹」之上;中共的「安定」,是建立在人民的「不安」之上。所以,在中共統治下,一切都變成「面子上和諧、骨子裏河蟹」。

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每當官方祭出這種「河蟹」手法,往往都會高舉一個動聽的口號,比方說在香港過去這幾年,中共與香港政府便不斷喊著「獅子山精神」,要香港人「放下歧見」,潛台詞是「不要反對政府」,也因此污染了「獅子山精神」這個詞彙,造成許多年輕人的反感。

而在台灣,也常聽到某些政治人物高喊「拼經濟」、「發大財」、「顧肚子」之類的口號,要求大家不要反對中共,要大家接受「誰給我錢誰就是爸媽」。其實這些都是同樣的、似是而非的「河蟹」手法。

⊙Ending

好,這次的香港反送中事件,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所謂「一國兩制」的實際真相究竟是怎麼回事。

而且這陣子以來,看到香港民眾為了捍衛自己的自由、人權與法治,遭受中共與港府這麼嚴酷的鎮壓與折磨,讓我們相當不捨與難過。但是,香港民眾的堅定不移的正氣與不屈不撓的勇氣,也讓我們相當感動與敬佩。

「我們會憤怒,我們會痛心。我們會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必要時也會逃生,保留有用之身。但我們是香港人,我們一點也不怕。」https://bit.ly/2K0UPgt

比方說,在元朗事件發生後不久,心臟科醫師黃任匡就公開說:

「我們香港人一直在抗共,一直在跟世上最大的黑社會對抗。」

「我們連共產黨也不怕,難道會怕你們百來個拿著木棒叫囂的古惑仔?」

而且,沙田的新城市廣場也一度傳出會發生類似元朗的黑幫攻擊事件,馬上就有幾十位市民主動前往廣場裏巡邏,甚至還有急救人員到場駐守。他們說,如果真的遇到古惑仔,他們知道自己一定打不過,但還是希望能儘量拖延時間,讓其他市民能夠逃走。

我想,香港人雖然遭受苦難,但卻也是他們用血淚向全世界公開揭露中國共產黨的殘暴,用善良與人性向全世界曝光中共的邪惡,同時也告訴台灣,中共的「一國兩制」是虛偽的陷阱。而香港人的苦難,也是一場對全世界所有人的道德與良知的檢驗。

香港人,加油。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話,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或者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我們的節目。

我們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