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日前發文指出,幾十年來,美國努力培養與中國的友誼,但最終令美國深感遺憾。中共通過不正當的行徑,無論是在貿易、技術還是軍事上,都給美國帶來巨大威脅。

黑利7月18日在美國頗具影響力的學術雜誌《外交》(Foreign Affairs)上發文說,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是多方面的,對應的回應同樣應該是多方面的,而目前美國強硬貿易政策還只是應對中共威脅的第一步。

黑利:中共領導人的選擇令美國失望

黑利指出,過去二十年來,隨著中國的發展,很多西方學者和政策制定者預測,經濟改革和融入世界經濟將迫使中國(中共)實現政治自由化,並成為國際體系中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這種思想認為,隨著中國變得更加富裕,也會變得更像美國一樣民主。

「這種理論令人欣慰,但它並沒有成功。中國經濟增長沒有伴隨著民主化。相反,中共政府變得意識形態更強、更具壓制性,其軍事野心不僅是區域性和防禦性的,而且是全球性的,旨在製造恐嚇。」黑利說。

她還表示,隨著民用和軍用技術的區別在全球範圍內逐漸消失,中共制定了官方政策,要求中國公司的所有技術應為中共軍隊服務。正如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學者亞倫·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所寫的那樣,中共所想到的並不是一個「過渡階段的、將最終實現自由化的專制統治,而是一個有效的、永久的一黨專政」。

黑利警告,雖然中國的市場巨大,但美國也不能因為希望與中國建立良好經濟關係而「無視北京敵對的政治意圖」。

她說,中共政府將自己定義為「西方自由民主的敵人」,共產民族主義招牌的維護者。其戰略野心是不友好的,深深植根於威權主義的世界觀。

黑利說,美國對中共領導人的選擇深表遺憾。幾十年來,美國努力培養友誼。卡特(Jimmy Carter)和列根總統都致力於通過高科技的轉讓與中國建立合作關係,以支持其現代化和經濟增長。美國以寬鬆的條件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讓中國進入了美國的市場,且中共沒有報答。因此,不能說是美國的「不友好」造成了中共越來越敵對的政策。

美國外交政策原則是尊重他國 而中共則不然

黑利說,指導美國外交政策的一個原則是,各國應該尊重屬於其它國家的東西。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為重建德國和日本提供了援助。美國沒有竊取任何一個國家的資源。「當我們領導聯盟推翻薩達姆(Saddam Hussein)時,我們花了很多資金幫助重建伊拉克。我們沒有從其拿走一滴石油。」黑利說。

圖為2003年秋天,在推翻薩達姆的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海軍陸戰隊的M1艾布蘭坦克在巴格達街頭巡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圖為2003年秋天,在推翻薩達姆的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海軍陸戰隊的M1艾布蘭坦克在巴格達街頭巡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在美國,人們生活在法治之下,美國的法律不僅僅是強大的工具,也是對權力的約束。這種對法律的理解塑造了美國人思考和行動的方式以及美國人在世界事務中的運作方式。「我們尊重私人合同,我們希望其他人也這樣做。我們尊重產權,包括知識產權。我們相信,要通過創造和創新推動技術向前發展,而不是通過竊取他人的想法和逆向工程。」黑利說。她暗指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

她說,美國幫助建立和保護符合這些原則的國際體系。通過幫助維護國際和平與穩定,實現全球海上和空中的自由航行,以及建立全球通信和電腦網絡。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在一直引領世界經濟增長。而中國(中共)則希望篡奪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

黑利指出,雖然中共官員表示,他們對外國政治毫無興趣,但他們慣於賄賂外國官員,引發了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和安哥拉等國的腐敗醜聞。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賄賂合作國家的精英層來獲得合同,最終使得這些國家背上負擔不起的沉重債務。此外,中共通過其政府資助的孔子學院,顛覆了美國和其它地方大學的學術自由。這些機構進行宣傳,有時設法壓制有關中共敏感話題的討論。

中共尋求的不是改善人民狀況而是維護黨的統治

黑利指出,儘管中國經濟增長令外界印象深刻,但中共現在面臨嚴峻的問題。由於中共以犧牲環境來推動經濟,這已經引發了環境災難,並造成了巨大的社會動亂,最終可能會引發政治動盪。中國的經濟在放緩。2018年,中共官方公佈的經濟增長率是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而實際增長率很可能要比官方公佈的更低。

中共領導人主要尋求的不是改善人民的境況,而是維護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對他們來說,政治勝過所有其它考慮。黑利說,許多美國人很難理解這一現實,因為這不是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看法。美國的獨立宣言說,政府的最高目標是確保個人享有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美國的政治服務於並從屬於自由,包括經濟自由。在中國,情況則恰恰相反,「經濟為政治服務,政治目標是加強政府在國內外的權力」。

黑利指責中共將南中國海島嶼軍事化。中共因為海上糾紛,而對越南、菲律賓等周邊國家給予「懲罰」,切斷他們的水下聲學電纜並攻擊他們的捕魚船隊。中共還侵犯了台灣的領空。

中國公司的業務不再只是業務 而會提升中共軍事利益

據美國司法部稱,中共政府系統地指示中國公司竊取美國和其它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此外,中共要求中國私營公司與軍方分享他們通過創新、購買或盜竊獲得的任何技術。中共在2015年宣佈的新軍民融合政策有效地要求所有私營中國公司為軍隊服務。這意味著與中國公司的業務不再只是業務。「那些在中國從事高科技領域業務的人正在提升北京的軍事利益,無論他們的意圖如何。」黑利說。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4月26日在美國智囊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舉行的一場公開活動上指出,中共率先動員全社會去盜竊,以期爬上經濟階梯。

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4月表示,中共率先動員全社會去偷。(SAUL LOEB/AFP)
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4月表示,中共率先動員全社會去偷。(SAUL LOEB/AFP)

「經濟間諜活動在我們今天的反間諜項目中佔主導地位」,雷說,「比以往更甚,敵對勢力的目標是我們國家的資產,包括我們的信息、想法、我們的創新、我們的研發和我們的技術。」

「在情報蒐集方面,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中共)(對美國)構成更廣泛、更嚴峻的威脅。」

他還表示:「中國(中共)率先使用一種全社會的方式,儘其所能從各種各樣的企業、大學和組織中竊取創新成果。其通過動用中國(中共)情報機構、國企、表面上所謂的私企、研究生和研究人員、以及各種代表中國(中共)工作的人,來實現這一目標。」

7月23日,雷再次表示,中共正試圖竊取美國的經濟主導地位,FBI正在進行的一千多起知識產權盜竊調查「幾乎都指向中國(中共)」。他說,中國公司並非獨立於中國共產黨,中共使用合法和非法手段,包括黑客攻擊、與美國公司合作,以及從中國留學生那裏獲得信息。

雷補充說,一些主要大學實際上已經建立了一條知識產權回流中國的「管道」。「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與中國人做生意,」雷說,但商界領袖、大學和其它機構需要對風險保持「清醒的頭腦」。

五角大樓在5月2日公佈的一份中共軍力報告,強調了中共如何利用隱蔽技術來竊取外國軍事技術,從而使其能夠跳過複雜武器系統的開發階段,來獲得先進武器。

「中國(中共)採用多種方法獲取外國軍事和(軍民)兩用技術,包括有針對性的外國直接投資、網絡盜竊、利用中國民營企業獲取這些技術,以及利用其情報服務、電腦入侵,及其它非法手段。」報告寫道。

應對中共威脅的新戰略

黑利指出,中共對美國構成了知識、技術、政治、外交和軍事挑戰,必要的回應同樣應該是多方面的,美國需要在情報、執法、私營企業和高等教育等不同領域採取行動。

黑利說,美國解決中共的貿易不端行為還只是第一步,應該有一個新戰略來從多層面擊破中共威脅。

「為了對抗中共對美國重大利益的威脅,我們必須創造性地、勇敢地思考,並且不要對我們對手的意圖抱有任何幻想。」黑利說。

「首先,我們應該修改我們的貿易和投資規定,特別是在高科技領域,使得中國(中共)不能再利用我們的開放性。總的來說,我不喜歡政府干預私營企業。但我們的國家安全優先於自由市場政策。」

她還指出,在中國(中共)力求讓所有的私營商業活動提供軍事優勢的情況下,美國必須改變審視外國貿易監管、國際供應鏈、對內投資、知識產權保護和關鍵防禦技術激勵的方式。「必要的監管將是昂貴和繁重的,但這是我們為保護我們國家必須付出的代價。」黑利說。

其次,黑利說,即使美國調整經濟政策,也需要改善外交。中共的國家安全戰略的激進本質在過去幾年已經清楚地暴露出來。作為回應,當美國重新考慮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時,美國也希望鼓勵盟友重新考慮他們的國家安全戰略。國會應該確保美國官員擁有他們所需要的權力和資源,以促進對中國(中共)戰略的理解,並集結多邊努力與之競爭,以對抗中國(中共)的影響力,抵禦中共的軍事威脅。

再有,美國還必須加強軍事力量,包括加強海軍能力,增加遠程空襲力量,改進信息技術和網絡能力,使長期被忽視的核基礎設施現代化。「我們必須始終能夠以強有力和有節制的方式回應我們最複雜的軍事對手。」黑利說。

黑利認為,應對中共,美國所需要是不僅僅給予「全政府」的回應,而是「整個國家」的回應。幸運的是,美國的政治圈支持應對中共的侵略政策。「我們必須現在採取行動,否則就太晚了。」黑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