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日前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份,有超過2,800億元(人民幣,下同)的信託資產面臨「違約和償付風險」。

據《華爾街日報》消息,中國信託業協會和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份,中國68家信託公司的受託資產規模為人民幣22.5萬億元。

但受當前房地產市場降溫及經濟放緩影響,一些背負較多債務的借款人正遭遇麻煩。穆迪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份,超過人民幣2,800億元的信託資產面臨「違約和償付風險」。雖然2,800億這在該領域總資產規模中只佔1.26%的較小份額,但同比上升了90%並達到2014年該數據可公開獲取以來的最高水平。

大陸上市的安信信託今年6月份表示,該公司到期未能如期兌付的信託項目共計25個,共涉及金額逾100億元。

安信信託表示,因為宏觀經濟形勢及市場變化等原因,出現了短期流動性困難,造成兌付出現問題。去年,該公司 「關注類」貸款數量激增,升至43.6億元,約佔其信託貸款總額的28%,此前一年僅為4.6億元。

面對信託違約增加及違約的風險加劇,中共當局對非銀行融資開始加強管理。

日前,中共銀保監會有關部門對中融信託、中航信託、江蘇省國際信託、萬向信託、興業信託、交銀國際信託、光大信託、五礦信託、百瑞信託、國民信託等10家信託公司予以警告,要求它們「自覺控制地產信託業務規模」,有的被要求「三季末地產信託業務規模不得超過二季末」,甚至有個別公司被要求「全面暫停地產信託業務」。

《華爾街日報》認為,對信託行業的的整頓已經讓信託基金的貸款客戶更難通過其它渠道進行債務再融資。此舉可能增加這些客戶違約的風險。在這樣的局面下,信託公司營運的一些基金已暫停對出資人支付利息或本金。這可能會形成惡性循環,促使投資者規避信託基金,而信託基金將進一步收緊對私營企業的放貸條件。

總部位於香港的東方資本(Orient Capital Research)董事總經理Andrew Collier表示,大陸信託業的資本緩衝有限,隨著信貸條件收緊,「他們會首當其衝感受到壓力。」

荷蘭安智銀行股份有限公司(ING Bank N.V.)駐香港經濟學家彭藹嬈(Iris Pang)表示,問題可能還會影響到散戶投資者,因為信託公司提供的貸款往往是理財產品的標的資產。這些都是高收益投資產品,由經紀機構或銀行的分支行出售給小型投資者。因信託公司的披露要求不高,所以很多違約事件是經媒體報道或上了法庭的時候才為公眾所知。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示,信託業受壓可能會進一步減少民營企業能夠獲得的信貸機會,拖累已經放緩的經濟增長。大陸國有大行為規避風險一直不願意給中小民營企業發放貸款,或者給貸款設置較高的門檻,所以信託公司一直是這些中小民營企業的主要貸款人,現在因為中共收緊信託融資,很可能令這些民營企業資金鏈斷裂,造成違約及拖累經濟增長,令本來已經受貿易戰重創的大陸經濟行成惡性循環。

在中國大陸,信託公司是中國影子銀行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信託公司通常貸款給住房、工廠或高速公路之類的建設項目。他們將貸款打包成基金,這些基金承諾比常規銀行存款有更高的回報。這些信託基金的運作方式就像債券投資,定期向最終投資者(如公司、金融機構和富有的個人)支付固定收益。當基金到期時,通常經過六個月到五年的固定期限,這些投資者收回本金。一些信託基金也涉足其他類型的投資,比如購買股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