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日,大陸有媒體報道稱,近日中共中央委員會機關刊物《求是》刊登了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理事長、中信集團原董事長孔丹撰寫的文章。孔丹的父親孔原是中共建政後第一任海關總署署長,後歷任外貿部副部長、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因此他是典型的中共太子黨、「紅二代」。

根據以往報道,孔丹與王震之子王軍、薄熙來等,均被認為是太子黨中的左派。2014年7月,孔丹兩次接受了《中國新聞周刊》的採訪。採訪中,他談到了「文革」、「腐敗」、「一黨執政」等問題。在他看來,毛發動的「文革」可以防止「中共變質」,「沒有文革,就沒有改革開放」。孔丹為文革辯護的言論被中共低調處理。

同年8月,海外媒體披露,正是因為在三中全會上,孔丹這類人「以死抗爭」為國企請命,習近平在決議中不得不寫上繼續發展壯大國企(保持國企壟斷地位)之類的話。顯然,習近平在決策時,為了獲得其他「紅二代」的支持,不得不有所妥協。

此外,網上還流傳著太子黨左右兩派的代表人物孔丹和秦曉,在2013年北京四中舉辦的校友聚會時的爭吵。據披露,當時保黨派的孔丹指責代表普世價值派的秦曉是給領導添亂。秦曉遂質問孔丹「是真的聽不到百姓的呼聲,還是聽到了仍然如此平靜,無動於衷?」孔丹則反問:「你的意思不就是要共產黨下台嗎?」秦曉說:「同學啊,你怎麼連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同學的話都聽不進去。」孔丹再次反問:「你他X還是共產黨員不是了,你還有信仰沒有?」秦曉回擊道:「那你有信仰沒有啊,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國去,那你有信仰嗎?」孔丹急眼大爆粗口,隨後兩人拳腳相加。

上述細節當不是空穴來風,而號稱是中共黨員、信仰馬列的孔丹其後也沒有闢謠自己的老婆孩子是否都送到了美國,但基於這已是中共高官的常態,孔丹若有例外,倒真是奇怪了。從這點上說,孔丹與中共諸多高官一樣,具有典型的人格分裂症狀,其所謂的信仰和保中共,無非是為了保住手中的權力,無非是為了保住自己的財產和賺錢的通道。

了解了「紅二代」孔丹是怎樣的一個人,再來看看他最新發表的文章,也不過是有意吹捧習近平,用陳詞濫調來說明中共的天下是他們的老子打的,作為「紅二代」要堅定自己對中共的信仰——即使遭遇痛苦,要「聽黨的話」,要「不忘初心」。在其看來,中共在面對「四大考驗」、「四種危險」時,黨會不會背離初心,會不會變質,已成為極大的挑戰。

所謂「四大考驗」就是指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所謂「四大危險」是指精神懈怠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脫離群眾的危險、消極腐敗的危險。或許在孔丹看來,中共只要不背離「初心」,不發生「變質」,就可以應付考驗和危險。

按照官方解釋,「初心」就是「中共黨人自建黨之初就樹立的奮鬥精神和對人民的赤子之心」,「不忘初心,就是不要忘記中共的理想、信念、宗旨」。在大陸被封禁的一本書《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記錄了當年中共的「初心」,那就是「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

可是,不僅1949年中共建政後,中國人民迄今為止仍享受不到真正的民主自由,而且即使在1949年前,懷有如此「初心」的中共無論是在「保衛蘇聯」的中東路事件中,還是在抗日戰爭中;無論是對待自己內部「同志」,還是對待普通民眾,都曾有過殘忍、卑鄙的那一面。一部中共黨史就是一部殺戮的歷史,一部殘害人民的歷史。

在筆者看來,中共所謂的「初心」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騙人的謊言,當初的承諾是為了奪取政權而欺騙國人,現在是為了保住政權而欺騙百姓。因此,「不忘初心」的實質就是絕對不能放棄中共的領導,絕對不能沒有中共政權。孔丹作為「紅二代」在中美貿易戰處於關鍵時刻,放出這樣的聲音,實則代表的是中共黨內堅定保黨的聲音,或許也是在向習近平施壓,貿易戰中向美國的妥協決不能危及中共政權。只是歷史大勢已定,逆歷史潮流而動的保黨不過是螳臂當車,最終至死不回頭的所有人都將被歷史的車輪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