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22周年,當天一群年輕示威者衝進立法會,被中共及港府強烈譴責為「暴徒」,但民間質疑港府「設局」,而年輕人絕望之餘才有此行動。親北京的香港政商界人士則公開提出重啟政改,緩解與民間的對立情緒。

中共官媒突高調報道香港消息 韓正再南下

7月1日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被外界嚴重懷疑警方是否設局。當天晚上,示威者衝破一扇門,數十人進入立法會,曾被指責在6.12抗議活動中過度使用武力的警察卻全部意外撤離。有記者說,進去就已經「一片狼藉」。

7月1日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被外界嚴重懷疑警方是否設局。(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7月1日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被外界嚴重懷疑警方是否設局。(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而中共官媒一改之前嚴密封鎖香港百萬人和平大遊行的消息,高調遣責「暴徒」,將動盪歸咎於「西方敵對勢力想在香港煽動革命」,閉口不提港人的訴求。

另外,《蘋果日報》引消息說,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7月1日再南下轉達習近平的命令,不許流血;並勒令神隱多日的林鄭親自於凌晨開記者招待會。消息還指林鄭以及親中媒體均被批評失職。

過去一個月,香港政府強推「送中條例」,引發6.9百萬人遊行、6.12萬人包圍立法會及警民衝突、6.16的200萬人大遊行、6.26萬人集會呼籲國際支持、7.1有55萬人遊行、同時上萬人衝擊立法會。

香港市民提出的5大訴求包括完全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撤銷抗爭者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和爭取普選,卻一直沒有得到港府滿意的回應。

7月1日夜間,港警發催淚彈驅趕包圍立法會的抗議民眾。(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7月1日夜間,港警發催淚彈驅趕包圍立法會的抗議民眾。(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警被疑設局 政府有責任

在香港立法會中,親北京陣營佔多數席位,大部份人都附和中共政府,譴責港人的「暴力」行為。但是反對派議員則更同情抗議者,表示他們是心聲不被傾聽,絕望之餘才訴諸暴力。

出人意料的是,《紐約時報》說,親北京陣營的幾名議員稱政府應當為這場「暴力」承擔部份責任。

親建制派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表示,政府下令讓警方退後,是有意「讓學生出洋相」,「看起來他們是在鼓勵這些暴力行為」。

很多人質疑林鄭月娥的所為,「她為甚麼讓這些人進入立法會?」香港浸會大學的政治學者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哪個國家的議會不受警察保護?」

應該重啟政改

《紐約時報》說,一些依賴中國經濟取得成功的親北京商業精英也開始在問,是否應該重啟政改的討論,解決抗議者對他們在政治上無能為力的擔憂。

「現在很多人都在抱怨政治安排的不公平」,代表紡織和製衣業的議員鍾國斌說。他在這裏泛指的是一項制度,通過它,北京在該地區領導人人選上有了實際上的絕對話語權,立法會只有一半席位是經由普選產生的。「我不反對政治改革。」他說。

另一位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零售業巨頭田北辰更進一步說,「我懇請行政長官跟北京對話,以引入憲改。」他說,他指的是北京在2015年提出的一項建議,讓北京控制的一個委員會提交一份受認可的候選人名單,供香港居民選舉。

他說:「在我看來,這是年輕人感到沮喪,渴望自己的聲音被聽到的又一個例子。」

市民在立法會外為因「反送中」墜樓死亡的示威者,獻上鮮花、紙花和紙鶴。(余鋼/大紀元)
市民在立法會外為因「反送中」墜樓死亡的示威者,獻上鮮花、紙花和紙鶴。(余鋼/大紀元)

目前,已有三名香港青年先後不滿港府的態度絕望自殺。7.1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當中,據稱不少亦是「死士」,衝擊前寫下遺囑,在警方攻堅前仍拒絕離開,但被其他示威人士強行拖出。

《蘋果日報》透露,北京目前正收集各方訊息,預計對港政策將有調整,特區政府亦會有人落台問責。但林鄭會否如前任特首董建華、梁振英那樣被迫落台,有待韓正回京稟報,由中南海最高層最後拍板。

中國自由派學者、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在《金融時報》撰文表示,只有香港推行真正的政改,才能幫助北京贏得港人的好感和信任。

從2014年香港發起的「佔中」及爭「一人一票」普選的雨傘運動,到今天200萬人「反送中」,文章說,當局應該反思,解決北京和香港矛盾的方案是現成的,那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體現的「一國兩制」憲法設計。

也有分析認為,中共不會允許一個自由的香港存在,上百萬人不屈不饒地抗共,直接威脅著中共政權。香港要自由民主,只有解體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