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0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決定10月召開中共十九四中全會。
 
這次中共四中全會按常規應在去年10月舉行,卻一拖再拖,拖到現在,總算決定召開了,但具體哪一天,還沒確定,因為中共不知道開會前又會發生什麽「難以預料的驚濤駭浪」。
 
中共四中全會到底將幹什麽?中共政治局會議公報的表述是,「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幹重大問題」。這個說法既啰嗦,又拗口,讓人不明究裏。4天後,習近平給出了答案。
 
9月3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發表講話,關鍵詞就是「鬥爭」二字。這是為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定調。四中全會的主題,說白了,就是整黨,實際是整人。
 


習為何那麽大的氣?

有人統計,習近平的講話中58次提到「鬥爭」一詞,頻率之高,極其罕見。通觀習的講話,可以看出,他心頭憋了很大的氣,已經到了實在憋不住的時候了,這50多個「鬥爭」,可以視為一次「總爆發」。
 
習近平為什麽那麽大的氣?因為中共十九大以來的兩年裏,內政、外交、香港、臺灣,習幾乎沒有一件順心事。
 
2018年3月以來,習近平遭遇了他上任以來最大的一个挑戰——中美貿易戰。2017年4月,習第一次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見面時明確講過:「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壞」。據此,中美貿易戰就不應該打起來,實際情況卻正好相反。一年多來,特朗普多次釋放善意,習也多次想達成協議,但是,就是達不成。至今為止,中美關系幾乎走到了全面「冷戰」的地步。
 
今年6月以來,習近平遭遇了他上任以來的第二個巨大挑戰——香港反送中運動。

在中美貿易戰把習打的焦頭爛額之際,習肯定不希望香港出亂子。綜合各方面信息,「送中條例」確實不是習指示港府修訂的,習也無意派兵在香港動武。但是,有人就是唯恐香港不亂,不斷激化矛盾,香港「一國兩制」被嚴重侵蝕,習被逼到了幾乎與香港主流民意為敵的地步。今年1月2日,習專門發表了以「一國兩制」統一臺灣的講話。這些人在香港使勁折騰,連輕易不敢得罪中共的臺北市長柯文哲都說,從香港的例子看,「我能不反對‘一國兩制’嗎?」
 
習近平面臨的第三個巨大挑戰是地方諸侯的軟頂硬抗。2014年至2018年,就拆除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習先後六次作出批示。前五次批示,都被陜西省委軟頂硬抗,糊弄過去了。直到第六次批示,習撂下重話,並派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親自到陜西督陣,問題才得到解決。陜西可是習近平的家鄉啊。他家鄉的主政者如此抵制他,其它地方更可想而知了。
 
習近平面臨的第四個巨大挑戰來自政法機關。最重要的一次交鋒體現在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違法問題上。從去年12月26日原央視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上曝光此事,到今年2月22日王林清被逼到央視認罪,崔永元的微博和相關報導一直都沒有被刪除。周強是副國級的高官!如果沒有習近平背後支持,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習很可能想借這個事清洗政法系統的「害群之馬」。但中央政法委牽頭搞的調查結論卻與最基本常識完全相反。举报人王林清“被认罪”,周强的罪行“被洗白”!中央政法委公然包庇中共最高法院院長違法犯罪,誰敢相信中共會依法辦事?
 
其他所有問題都不講,單講這幾件事,習近平一件也推不動。由於習是現任中共黨魁,所有對這些事有氣的人,都會罵習近平,習被搞得內外交困,裏外不是人!
 

習近平整黨要「整」誰?

习在中央党校大谈“斗争”,歸結到一點,就為維護「習核心」的地位而戰。
 
中共十九大上,習表面上成了「習核心」,但是,至今為止,中共一直有「兩個中央」,「兩個核心」,這是習近平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一直擺不平的關鍵。
 
最近,在香港問題上,「兩個中央」、「兩個核心」表現的非常明顯。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突然宣布撤回「送中條例」。從中共外交部到國務院港澳辦,到中共駐香港聯絡辦,到中共黨媒,事先全不知情。事後,中共外交部回避記者提問,港澳辦、中聯辦沈默,中共「五毛」不知所措。
 
很顯然,林鄭宣布撤回「送中條例」,是習近平越過分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港澳辦,中聯辦,直接向林鄭下達的指示。中共內部,「習核心」和另一個核心,「習中央」和另一個中央的矛盾公開化。
 
另一個核心和另一個中央是誰?很顯然,就是江澤民、曾慶紅。這裏之所以點出江、曾兩個人的名字,是因為過去江、曾是一體的。現在,江已93歲,此前多次傳出江病危的消息,江現在只剩最後一口氣了。江、曾利益集團,現在真正在背後起主導作用的,應是曾慶紅。
 
1997年香港回歸後,香港長期是江、曾的地盤,曾慶紅苦心經營多年。從歷任香港特首,到中聯辦,到港澳辦,到分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多是江、曾的親信。今年4月20日,長達3年多沒有公開露面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突然在江西高調露面,還故意選擇4月25日這個中共「敏感日」冒雨到胡耀邦的墓地獻花藍。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去世。此事成為1989年4月開始席卷全國的學生運動的導火索。今年是1989年「六四」屠殺30周年。習最擔心又冒出一個「六四」學潮出來。曾慶紅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專挑這個日子跳出來,被認為是給所有反習勢力鼓勁打氣。
 
從4月到現在,江、曾的親信在香港不斷激化矛盾,一次又一次火上澆油,導致香港爆發有史以來持續時間最長、參加人數最多、在國內外影響最大的反送中運動。其目地就是把香港搞得越亂越好,最後迫使習近平下令開槍鎮壓,然後,讓習當替罪羊!
 
中美關系惡化到快斷交的地步,最重要的推手,是江澤民、曾慶紅的親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秦嶺違建別墅問題最大的障礙,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原中共陜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袒護最高法院法官周強違法犯罪的,是江、曾的親信——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
 
這些又臭又硬的石頭不搬掉,習什麽大事都難做成。
 

習近平「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原因


習近平前5年反腐打虎,盡管難度巨大,驚心動魄,但是,因為他當時篤信「頭上三尺有神明」,得到神助,仍順風順水,成效卓著,人氣高漲。但是,中共十九大以來,習一手好牌打成爛牌。何故?我認為,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忘記了他自己曾經說過的「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2017年10月度,中共十九大一結束,習便帶領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舉著拳頭,發誓為鼓吹無神論的馬克思宣揚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從此,一步錯,步步錯。
 
第二,擒賊沒擒王。習近平頭5年反腐打虎,查處了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160多個將軍,還有跳樓、跳水、上吊、服毒自殺的,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這些人對習恨之入骨,恨不得隨時要了他的命。遺憾的是,在中共十九大前,習可能與江、曾達成妥協,習打虎到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止步。賊王不除,習無寧日!
 
第三,習出身紅二代,從小就是在黨文化的浸泡下長大。他父親挨整的經歷,就已經充分證明馬克思那套東西非常害人。習前5年查處的黨政軍高官的嚴重腐敗行為,更充分證明了這一點。但是,習一直沒有從根本上認識黨文化的實質與危害,很容易被黨文化操控。
 
此外,習繼承的本身就是一個爛攤子。他頭5年的主要任務是從江澤民手中奪權;第二個任期剛一開始,就遇到中美貿易戰。習現在面臨的問題大多是前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積累下來的。有人說,江刷卡,習埋單,有一定的道理。
 

習近平搞「整黨」能如願以償嗎?


從目前情況看,香港中聯辦主任王誌民,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可能是習「整黨」要整肅的直接對象。
 
問題的關鍵在於,習整黨也好,整人也罷,是以繼續做馬列子孫、保黨為前提,還是以做炎黃子孫、捍衛炎黃子孫利益為前提。如果是前者,那還是在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框框裏打轉轉。現在,中共已經是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了,習想通過「鬥爭」,把一個爛透了的蘋果變好,絕對不可能!
 
還是以香港問題為例。香港警隊長期掌控在江澤民、曾慶紅的親信手中,其高層一直通向中央政法委,香港惡警對香港反送中民眾的野蠻鎮壓,就是中央政法委在大陸「維穩」手段的再現。據知情者爆料,8月31日晚,香港惡警在港鐵太子站打死6人,全部都是斷頸而死。事發後,太子站關停兩天!
 
如果習近平不在8月29日派軍隊進香港,如果習近平不跨過韓正、港澳辦、中聯辦直接給林鄭下指示,江、曾、中央政法委、港澳辦、中聯辦,直到香港警隊高層,一定會加倍折騰。
 
現在,習近平處在一個非常危險的臨界點上。如果江、曾的親信最終將中美貿易協議徹底攪黃了,將香港徹底攪亂了,那就離習近平被「老虎兒子」、「老虎孫子」、「老虎王」咬得粉身碎骨不遠了。
 
危機,危機,既是危險,也是機遇。目前,習近平面臨重重危機,也有三個重大機遇:第一,跟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搞好關系,簽署中美貿易協議,實行結構性改革,主動融入世界經濟體系中,可贏得國際的人心;第二,順應香港主流民意,在香港推動「真雙普選」,則可贏得香港的人心;第三,抓捕「賊王」江澤民、曾慶紅,可贏得更多的人心。
 
習近平能否抓住這三大機遇?就看他如何抉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