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以不公平條件為由,叫停了一項中國支持的100億美元的港口綜合建設項目。有報道稱這是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帶一路」計劃在非洲雄心的最大打擊。

這個被稱為「坦桑尼亞深圳」的巴加莫約港口(Bagamoyo Port)建設項目,還包括了修建連接石油氣勘探的鐵路、公路在內的一個特別經濟區,建成後將成為東非最大的門戶。該項目由中國招商局國際有限公司投資和管理。

2013年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坦桑尼亞時,與坦桑尼亞時任總統基奎特(Jakaya Kikwete)簽署了巴加莫約港綜合開發項目合作備忘錄。2015年,該項目舉行奠基儀式。但前總統下台後,繼任總統約翰・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未將此項目列為重點。

6月14日,馬古富利指責中國,對此項目提出的融資條件是「剝削性的和讓人為難的」(exploitative and awkward),中國投資者設定了「只有瘋狂的人才會接受的苛刻條件」。

撰文評論中國(中共)「一帶一路」在非洲成敗的賓夕凡尼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文國凱(Scott Wingo)告訴美國之音,在坦桑尼亞發生的事情不是孤立的,「巴加莫約港建設的暫停,是近期中國(中共)支持的項目在肯尼亞、馬來西亞和巴基斯坦,或被縮小或被取消趨勢的一部份。」

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利批評中國(中共):「他們要我們給他們33年抵押和99年租約,一旦港口營運,我們不能對誰來投資過問。他們想把這塊土地當他們自己的,而我們卻必須補償他們建港的鑽探施工。」

馬古富利還說:「他們告訴我們,一旦他們建了港口,就不能再從(最北部的海港城市)坦噶(Tanga)到南部的姆特瓦拉(Mtwara)建其它港口。」之前他指出,「實際上,投資者是要限制我們發展坦噶港,但坦噶港對從烏干達到姆特瓦拉和基爾瓦(Kilwa),等其它地方的石油管道至關重要。」

坦桑尼亞《公民報》說,坦桑尼亞港口管理局局長卡可可(Deusdedit Kakoko)在6月中旬的一次簡報會上說,中國要求坦桑尼亞政府保證,在項目實施期間對任何損失進行賠償,還要求一系列稅收減免,包括土地稅、工人賠償稅、技能開發稅,以及關稅和增值稅。他說,政府正在調查投資者計劃控制港口和鐵路運輸,是否目的在於獲得從贊比亞到剛果的銅。

卡可可說:「在控制所有這些的同時,他們要把稅收計算和審計都放到中國去做,這是可能的,因為他們控制了所有的貨物、港口和物流。」

馬古富利總統還指該項目已涉腐敗,為建新港而搬遷的人提供的5,000萬美元補償「並沒有給巴加莫約的受益人,而是被轉移去讓達累斯薩拉姆(坦桑尼亞最大的城市、舊都,堪稱是坦桑尼亞的經濟首都)的少數人受益。」

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研究所研究員何宜倫(Aaron Halegua)對《美國之音》說:「大型基本建設項目要想成功,不僅要跟政府精英、而且必須跟地方利益相關方進行磋商,找到財務、腐敗、環境和社會方面的風險,然後制定計劃來減輕這些風險,並進行監測,以確保這些計劃得以實施。巴加莫約港建設項目,就是未能採取這些措施從而使整個項目的成功,面臨風險的一個重要案例。」

《公民報》說,6月7日馬古富利總統,首次對此項目表達了迄今為止最強烈的反對立場,「這使得執行這一項目的希望變得黯淡,現在把球直接踢給了中國(中共),看它是否會重新審視已經訂立的條件。」

6月27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就此回應說:「中方支持中國企業根據市場化原則,參與坦桑尼亞基礎設施建設。」

《工程新聞》(ENR)在報道此事時引述前世界銀行首席運輸專家巴翰達利(Anil Bhandari)的話說,巴加莫約新港項目在目前的結構下是不可持續的,只有把它當作區域性海事計劃進行發展時,才能吸引足夠的業務。

巴翰達利說:「巴加莫約港對坦桑尼亞來說太大了,而且距離達累斯薩拉姆太近了。但由於(肯尼亞)穆貝加尼(Mbegani)地區的天然海港水很深,如果它被開發為東非各國所擁有的區域港口才會有意義。」

賓夕凡尼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文國凱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可能過於樂觀地認為,在基礎建設項目上賺錢很容易。不過現在,中國和接受國都更加努力關注金融、社會和環境的可持續性,並可能會更謹慎地向前推進。」

英國《電訊報》(The Telegraph)星期四報道說,坦桑尼亞總統的這一叫停決定,「是迄今中國(中共)一帶一路在非洲的雄心遭遇的最大打擊」,「中國(中共)正面臨對其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計劃,越來越多的反彈」。

報道說,此事發生的時機「正值這個周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大阪參加G20峰會,北京還在應對跟美國的貿易戰以及香港的大規模抗議。」#

(轉載: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