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特別找了兩首中文老歌來重聽,意外發現許多人和自己一樣,網友紛紛在頁面下留言:「在大陸成了禁歌特意來聽的」、「這樣都與六四有關?!不講真是不知道,完全想像不到(原文:咁都關六四事?!唔講真係唔知,完全想像唔到)。BTW,多謝國家有關當局提醒!」、「多謝阿爺【1】,一話禁,馬上來回味舊歌」……。

6月4日前夕,中共突然將張學友三十年前發行的歌曲〈人間道〉禁了,媒體報道稱因歌詞影射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而遭下架。甚至連蘋果旗下的音樂平台「蘋果音樂」(Apple Music)也移除了這首粵語歌,令人感嘆連美國科技業在中國市場也因政治因素而選擇「自我審查」。

眾所周知,〈人間道〉已故的作詞者黃霑曾大力支持八九民運,1989年5月27日黃霑與陳欣健、曾志偉和岑建勳主持《民主歌聲獻中華》(Concert For Democracy In China),此活動持續了12小時,共籌得1300萬港元支援北京天安門學生。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前,曾有一波移民潮,香港市民對未來充滿迷惘,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更讓許多香港人覺得「過不去」,哀嘆故國家園成了滿地瘡痍。

黃霑在〈人間道〉的粵語版本歌詞中寫道「自尋路 望前路 自由人間道」對民主自由的渴望不言可喻,可惜「望盡盡 是青山 青山處處雨急風高」,而「故園路 竟是走不盡長路」。所以「少年怒 天地鬼哭神號」,當1989年,北京政府下令鎮壓群眾後,黃霑叩問:「大地舊日江山 怎麼會變血海滔滔」、「故園路 怎麼竟是不歸路」?最後只能「驚問世間 怎麼盡是無道」。

除了〈人間道〉,黃霑為電影《倩女幽魂》創作的另一首插曲〈黎明不要來〉也充滿了隱喻,歌曲中最著名的一句歌詞是:「不許紅日教人分開,悠悠良夜不要變改。」彷彿預見了中共(紅日)統治下的香港,原先美好的生活都將發生改變。

中國文人傳統「賦詩言志」,藉由詩歌表達自己的思想,所以子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藉由詩歌抒發情感、觀察風俗,還可以透過詩歌與眾人交流、針砭時政。

中共自毛澤東以降就開始鉗制文藝思想與制定官方的文藝政策,不僅在文學、影視作品上嚴格審核,甚至流行音樂也不放過。但思想、文學真的可以控制嗎?在互聯網時代,不禁沒事,越禁反而越大聲,因為「好奇心」人皆有之,經過中共官方認證、宣傳,這些歌曲怎麼能不去找來聽聽呢?

無論中共政府拍攝再多諸如《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偽宣傳片,當權者缺乏文化自信、脆弱的「玻璃心」已昭然若揭,中共官方禁歌,除了讓人驚嘆:「竟然連一首近三十年前的老歌都怕」外,恐怕沒有任何實際的效應。

反對香港政府拒撤《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惡法」)修訂的百萬港人大遊行事件發酵後,〈皇后大道東〉在中國牆內也成絕響。一名大陸網友在Youtube上留言:「聽首歌也要翻牆,gcd【2】說的中國夢,恐怕連他們自己都不信。」

事實上,這已是〈皇后大道東〉第二次遭中共封殺,1991年羅大佑與蔣志光合唱的〈皇后大道東〉發行後即被中共禁播。這首歌的MV充滿諷刺意味,兩位歌手戴上墨鏡,身著上世紀八○年代,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後「同志」常見的軍大衣裝束。音樂片開始時畫面倒轉,預示了香港人當時面臨「主權移交」可能會倒退的處境,曲風節奏輕快,但盡顯港人的徬徨與焦躁,歌曲中反覆使用「人民」、「烈士」、「偉大同志」等共產主義用語來表現嘲諷,用幽默的手法,道出港人對香港前途的憂慮。

作詞人林夕在歌詞中寫道,硬幣上的「皇后」可能會換成「烈士銅像」,香港的街市、車站名可能會改動,香港人得「問問何事」才搞清前行方向。時移事往,這些現象在今日香港都皆成為了現實。

「皇后大道東」有一段已更名為改成為「金鐘道」(Queensway),即是此次湧入兩百餘萬港人「反送中」條例的主要幹道。近年來,香港人紛紛開始考慮移民,無論是加拿大、澳洲或鄰近的台灣,香港人的「知己一聲拜拜 遠去這都市」,但香港真能「靠偉大同志 搞搞新意思」嗎?或許真得只剩下「皇后大道中 人民如潮湧」。

〈人間道〉與〈皇后大道東〉遭禁並不太讓人們訝異,儘管在中國重點音樂平台如「蝦米」或「網易雲」無法搜尋,但中國網友透過科技「翻牆」,或使用其它方式找到這首音樂一點也不難。

中共禁歌,除了凸顯它的荒謬與掩耳盜鈴,別無其他。#

【1】「阿爺」為香港人嘲諷視中共中央政府為祖父,沒有民主概念迂腐思想者的網絡用詞。

【2】中國網絡用語,GCD為共產黨拼音字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