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在澳洲,在全世界,宗教受到壓制和迫害的情況在上升。」美國著名憲法律師、傑出法學教授威廉・瓦格納(William Wagner)說,「我認為我們正處在十字路口,我們要往哪個方向走?」

瓦格納教授應邀參加6月14日及15日在澳洲西澳首府珀斯舉辦的澳洲宗教自由會議,並做主旨演講,他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採訪時做上述表示。這場名為「十字路口的宗教自由,西方反基督教情緒的興起」(Religious freedom at the crossroads, The rise of anti-Christian sentiment in the West)會議是全澳首次有關宗教自由的會議。

瓦格納是美國西密歇根大學(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托馬斯庫利法學院(Thomas Cooley Law School)傑出教授。除了學術造詣深厚,瓦格納教授還積極參與公共服務,擔任過美國法院的聯邦法官、美國參議院的法律顧問、司法部檢察官高級助理以及任職美國外交官。

瓦格納認為,基督教在西方國家遭受的壓制和迫害,「就像是一場意識形態的內戰」。他說,「那些要控制話語權的人說我們只允許世俗觀念為我們的公共政策提供信息,而不允許有宗教信仰的人參與。」

2019年6月14和15日,「十字路口的宗教自由,西方反基督教情緒的興起(Religious freedom at the crossroads, The rise of anti-Christian sentiment in the West)」會議在澳洲西澳首府珀斯謝里登學院(Sheridan College)舉辦。美國著名憲法律師、西密歇根大學托馬斯庫利法學院傑出教授瓦格納(William Wagner)應邀做會議的主旨演講。(周鑫/大紀元)
2019年6月14和15日,「十字路口的宗教自由,西方反基督教情緒的興起(Religious freedom at the crossroads, The rise of anti-Christian sentiment in the West)」會議在澳洲西澳首府珀斯謝里登學院(Sheridan College)舉辦。美國著名憲法律師、西密歇根大學托馬斯庫利法學院傑出教授瓦格納(William Wagner)應邀做會議的主旨演講。(周鑫/大紀元)

2014年美國德州候斯頓市向一群牧師發出傳票,要求他們交出佈道資料,檢查他們向信眾佈道時,是否涉及同性戀、變性、性取向等話題。瓦格納以此為例,說明政府官員會動用政府權力,去實現他們的政治議程,但是,這種行為卻違背了美國憲法賦予公民的神聖權利,包括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

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而忽視最根本的個人權利,對掌握權力的政府官員來說,可能是非常方便的權宜之計,但卻是「對社會非常危險的事情」。

瓦格納發現,除了懷有政治動機的政府官員,未經選舉而任職的法官和執法機關,是威脅西方社會裏言論和宗教自由的另一個重要因素。

法官沒有制定公共政策的權力,他們應該根據法律來裁決糾紛。瓦格納說,但現在經常發生的是,懷有政治動機的法官不喜歡他們找到的適用於糾紛的法律條款,於是,他們稍微修改它以符合自己的政治動議,並用它來裁決眼前的紛爭。

政府官員是民眾選舉出來的,如果民眾不滿意他們的表現,下次選舉時可以讓他們下台。但法官卻不經過民眾的投票選舉,因此,政治上他們不對任何人負責。

「如果法官利用權力去壓制宗教自由,那是個更大的問題」,瓦格納說,「因為民眾無法通過投票去解決這個問題。」

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法官能改變法律條款去推進左派的政治議程。「我看到在美國,非選舉產生的司法機構和非選舉產生的行政部門,採取一個接一個的左派觀點。」瓦格納說,他們覺得不能靠選舉得到足夠數量的立法者來推進其政治議程,那就找到同意他們觀點的法官或行政部門,幫助他們實現其政治議程。

在採訪中,瓦格納表示,在全球特別是西方國家的學術機構中,人們都講沒有真理這樣的東西,他在全球各地和不同背景的教授們就此進行過辯論。

作為一名基督徒,瓦格納相信真理,相信道德,相信存在好與壞、對與錯,正義與不公正,這些是西方國家蓬勃發展和自由繁榮的根基。如果沒有這些,「推進左派政治議程就會容易得多,因為沒有任何標準,人們做任何事也無需擔當任何責任。」瓦格納說,「這就會走向暴政,而且是快速的。」

因此,瓦格納認為,信仰與道德從根本上約束和影響著一個人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如何行事。掌握權力的人如果沒有道德標準,就會為所欲為,按個人意志去定義、改變法律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