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6月4日),美國商務部承諾一項「前所未有的行動」,以減少「關鍵礦物」對外國來源的依賴,並建議採取緊急措施,包括促進國內生產。同時,中共政府不惜冒著面臨與國際社會隔絕的風險,表示限制稀土金屬出口。

美國商務部周二發佈報告,詳細說明政府確保關鍵礦物供應的戰略,例如在國內實現多樣化資源開發,以及加強與包括日本、歐盟和澳洲在內的盟國貿易關係。

「這些關鍵礦物經常被忽視,但沒有它們、現代生活是不可能的。」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一份聲明中說,「通過本報告中詳述的建議,聯邦政府將採取前所未有行動,確保美國這些重要材料(供應)不會被切斷。」

報告說,關鍵礦產的可靠供應及其供應鏈韌性,對美國經濟繁榮和國防至關重要。減輕對外國依賴,不但符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還可以促進美國的繁榮與和平。

為了解決減少對外國依賴問題,商務部報告提出61項建議,包括儲存、強化勘探、放鬆採礦法規和增加美國採礦生產等。報告建議採取措施縮短採礦申請時間,評估國家公園等地區的礦產資源,以及促進海上採礦。

美國內政部曾發佈了一份報告,其中指定了35種被認為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礦產,其中包括鈾、鈦和稀土。

把稀土當政策工具 中共在國際舞台更孤立

中國是全球稀土礦物的主要來源,擁有世界36%的稀土儲量,每年開採及加工量則佔全球總量在70%到80%之間。根據美國聯邦政府的統計,2014年至2017年,來自中國的稀土約佔美國總進口量的80%。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在周二中共發改委會議上,稀土專家建議加大對(稀有)金屬出口的控制力度。發改委表示將很快推出反映該提案的政策。

在鄧小平主政時代,中共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將稀土作為一種重要政策工具,但利用它來推進北京利益存在風險。

2010年,中共利用稀土作為外交工具,在日本尖閣列島(中國稱為釣魚台)緊張局勢下,非正式停止向日本出口某些稀土元素。日本是當時中國最大的稀土進口國。

2010年實施對日本出口禁令,使中國作為供應商的聲譽受到影響。中共當時希望日本做出讓步。但日本、美國和歐洲向世界貿易組織提起反對中共配額的訴訟,稱其旨在不公平地使中國工業受益。北京在2014年在這一案件中敗訴,並於次年取消配額,這使得一些中國人本次對美國實施出口限制持謹慎態度。

《日本經濟新聞》6月4日報道,專家認為,擬議的出口管理系統可能會導致類似限制。阻止出口也可能會削弱中共在WTO的其它投訴,並讓北京在國家舞台上更加孤立。

分析師:中共稀土牌達到效果相當有限

據CNBC財經網站6月3日報道,一些分析師認為,中國雖然是全球主要的稀土生產國,但是北京以禁運稀土作為對抗美國的武器,所能達到的效果相當有限。

據雷蒙德詹姆斯金融公司(Raymond James)的分析,美國僅佔全球稀土需求量的9%,2018年,美國進口稀土的金額約為1.6億美元。

美國對稀土需求不高的原因,該公司分析師埃德‧米爾斯(Ed Mills)和帕維爾‧莫爾查諾夫(Pavel Molchanov)在周一的報告中指出,美國對稀土需求不高是因為需要用到稀土的最常見的高科技產品,如消費類電子產品(個人電腦、智能手機、平板電視)和各種工業產品(電動汽車電池、風力渦輪機、激光器、光纖)等,很多不是在美國製造,而是在中國或者亞洲國家生產。

富國銀行投資研究所資產戰略師約翰‧拉福格(John LaForge)上周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中國(中共)很難在稀土戰中能夠做到在限制消費品生產的同時,不傷害到自己的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