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前一周,4月15日,有著850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大教堂意外遭祝融之災,震驚全球。歷史地標教堂塔尖墜落,木質屋頂被燒毀,所幸兩座鐘樓在內的主建築,還有建築內儲藏的多數珍貴藝術作品得以搶救下來。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也是法國人的心靈庇護之所,聚集著他們的歡喜與悲傷。也許你曾經到此一遊,又或者走馬看花匆匆而過,且讓我們再次回顧這珍貴的世界文化遺產。

穹頂與肋拱

巴黎聖母院教堂內部的束柱和肋架拱頂裝飾華麗。(shutterstock)
巴黎聖母院教堂內部的束柱和肋架拱頂裝飾華麗。(shutterstock)

教堂內部的肋架拱頂,是哥特式建築的又一鮮明特色,除了承重,也具有「向上」的視覺引導性。

教堂中間的穹頂,更高達35米,突顯著天國世界的神聖與莊嚴。

巴黎聖母院內景,聖壇(高祭壇)與穹頂。(Dennis Jarvis/Flickr)
巴黎聖母院內景,聖壇(高祭壇)與穹頂。(Dennis Jarvis/Flickr)

教堂內的雕塑瑰寶

東側的聖壇中間是十字架,前面有雕塑《聖母哀子像》(Descent from the Cross),為18世紀雕塑家尼古拉‧庫斯圖(Nicolas Coustou)所作;兩側是法王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宣誓效忠聖母的跪像。

從火災後發佈的照片來看,十字架在經歷祝融肆虐後完好無損,《聖母哀子像》等雕塑也倖存下來。

巴黎聖母院共有37座聖母子雕像,其中最具標誌性的是一尊聖母懷抱小耶穌的立像。這尊像完成於14世紀,1818年轉移到聖母院內,安置在與大堂十字交叉的耳堂。法國天主教作家于思曼(Joris-Karl Huysmans)曾在小說《大教堂》(La cathédrale)中這樣描寫她:「剛剛好的美,又有一些奇怪,她幸福的笑容綻放在憂鬱的嘴唇上。」

巴黎聖母院耳堂中完成於14世紀的聖母子雕像。(Sailko/Wikimedia Commons)
巴黎聖母院耳堂中完成於14世紀的聖母子雕像。(Sailko/Wikimedia Commons)

聖母院內部的另一尊聖母子雕像。(Carlos Delgado/Wikimedia Commons)
聖母院內部的另一尊聖母子雕像。(Carlos Delgado/Wikimedia Commons)

聖母院內部的聖女貞德雕像。1909年,教皇庇護十世在這裏為聖女貞德舉行了宣福禮。(Steven G. Johnson/Wikimedia Commons)
聖母院內部的聖女貞德雕像。1909年,教皇庇護十世在這裏為聖女貞德舉行了宣福禮。(Steven G. Johnson/Wikimedia Commons)

此外,教堂內還有聖德尼、聖女貞德、聖特蕾莎等多位聖徒的雕像。

巴黎聖母院木質柵欄上,表現耶穌復活的14世紀木雕。(shutterstock)
巴黎聖母院木質柵欄上,表現耶穌復活的14世紀木雕。(shutterstock)

巴黎聖母院內的14世紀木刻,講述耶穌的一生。(PATRICK KOVARIK/AFP/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內的14世紀木刻,講述耶穌的一生。(PATRICK KOVARIK/AFP/Getty Images)

用來將聖壇與信眾活動分隔開的木質柵欄上,裝飾有講述耶穌生平的14世紀木雕。據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美術史副教授、法國哥特式建築藝術專家科恩(Meredith Cohen)介紹,法國大革命時期,巴黎聖母院遭到洗劫破壞,這些木雕和一尊巴洛克時期的雕像,是教堂內唯一留存的藝術瑰寶。

雖然法國文化部部長弗蘭克-里斯特(Franck Riester)在火災後宣佈,教堂內部主要的文化珍寶都沒有損失掉,但這些木雕及其它雕塑是否躲過了劫難?科恩對此不太樂觀。

玫瑰花窗

巴黎聖母院內的大管風琴,後面是教堂西側的玫瑰花窗,外面即是聖母院的正門。(STEPHANE DE SAKUTIN/AFP/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內的大管風琴,後面是教堂西側的玫瑰花窗,外面即是聖母院的正門。(STEPHANE DE SAKUTIN/AFP/Getty Images)

哥特式教堂的玻璃花窗,可以說在巴黎聖母院發揮到了極致,其中西、南、北三面的玫瑰花窗舉世聞名。當陽光透過花窗灑進教堂,教堂內部也跟著光彩萬千,再搭配花窗上描繪的《聖經》故事,讓人心生崇敬。這場大火中,玫瑰花窗並沒有損壞的痕跡,狀況良好。

大管風琴

至於教堂西側正門位置的大管風琴,離起火區域較遠,巴黎總教區宣佈它得以倖存。這具大管風琴的歷史可追溯至15世紀,經過不斷改良維護,是全球最知名的樂器之一。

結語

有800多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是最古老、風格最純正的哥特式大教堂之一。在重視文化遺產保護的當今,很多人都想當然以為她會永遠存在。

當衝天烈焰照亮了暮色中的南北雙塔,路邊民眾注視著大片裏才有的景象,有的合唱起了讚美詩。人們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大教堂原來佔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如科恩等專家所指出的,巴黎聖母院的精神意義,更在於她作為一個建築整體的存在,而不是多件藝術品的集合體;因為她在法國大革命期間遭到空前毀損,多數藝術品都是後世加進去的。

火災究竟造成多大破壞,外界並不確切了解,已知的是木製結構毀壞了2/3;所幸教堂的主體結構和很多文物、聖物都得以留存。

世人在反思復活節前的這場意外之災,也期待著她完成重建的那一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