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破裂,美方譴責中共出爾反爾,而北京方面則一再推卸責任。旅美學者談及原因,認為可能與美國可能會派員進駐中國監督協議執行情況有關,而中共學者聲稱這是「侵犯中共主權」。專家分析,缺乏有效監督機制的協議對中共而言就是一紙空文,而且不應混淆主權和道義、人權和法律的概念。

5月16日,中國人大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在中共黨媒上宣稱,中美談判破裂的主要原因是美國建立監督機制試圖「侵犯主權、干涉內政」。他認為,美國談判團隊明確要求北京放棄「中國製造2025」,北京也承諾「同意國有企業中性化」,美方據此提出派員進駐中國,監督政府支出裏有沒有補助國有企業。

同日,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發表推文表示:「美方從一開始,關稅只是壓迫手段,要害是知識產權,以及《中國製造2025》對美企國際競爭力形成的長期壓力,最後沒談攏,實際就是美國要派官員進駐中國監督中方知識產權執法情形。中方認為是喪權辱國。」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20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貿易談判要按照國際化的市場經濟的正常原則來運行,這對中國本身是個好事,但對中共現有既得利益層是個巨大的打擊,要重新洗牌,所以引起中共內部利益集團的強烈反對。

薛馳認為,美國要監督中共的結構性改革,中興模式是美國必然採取的模式。去年8月,美國前聯邦檢察官霍華德(Roscoe Howard)被派駐中興通訊(ZTE),監督中興交易是否合規。

「很多跨國公司都有這麼一個合規管理部門,在國家層面上也會採取類似中興模式的方法,派出官員到相關機構中來。」薛馳說,「談判成功對中國經濟改革有好處,中共改革從來沒有在外部監督的壓力下進行過,這次如果美國建立一個監督機制,一定會派官員到中國本土來。否則,監督就會成為一句空話。」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建立監督機制在於美國不相信中共,中共毫無信譽可言,所以必須去監督。主權論有些誇張,這涉及貿易和國際環境的問題。

謝田說:「其實中共很荒唐,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做法,是給國內看的。中共現在還想苟延殘喘,又不想讓外交上丟面子,就來一個對等,在美國也設立執行辦公室,美國政府很可能會同意的。」

他表示,中共的目的是達成協議、互設辦公室後,就把關稅撤掉。美國最好的辦法是只要沒達到協定就不放鬆關稅,確保沒問題為止。

中美談判中,美方一直堅持必須要有監督執行機制,來保證中共遵守協議。路透社報道,今年4月,美國財政部長姆欽表示,雙方已基本確定了一個執行機制,包括「同意雙方將設立執行辦公室」。

「貿易條例不會高出主權」 中共學者惡意混淆概念

對於金燦榮的所謂「主權論」,謝田表示,一些中共學者在惡意混淆概念,外國貿易和貿易條例不會高出主權的。「像《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由國會通過,主權還在的。中共學者把主權和法制攪和在一起,實際上美國指責的是中共不按照公平的法律去做事,鼓勵去偷竊別人的技術,這叫主權嗎?本身就是非法的、無道德的、也無視國際公平的行為。」

「美國現在要求的不是干涉你正當的、合法的權利,是干預你通過不正當的、非法的、盜竊的、欺詐的或者合謀的方式(侵權),這可能不僅傷害了美國人民利益,也傷害了中國人民的利益。」他說,「國際的普世價值是公平,不偷竊,中共現在用國家的手段,去偷竊別人的資產,你說這是我主權的行為,你這個主權能夠得到承認嗎?」

謝田表示,設立執行辦公室,不可能在中國有甚麼行政權力,還要通過外交手段來要求監督,是在主權允許的範圍內做的,同時存在對等關係。如果主權不起作用,海關、關稅都不需要,直接就進來了。

中方並不了解美國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這次看錯了對手,且美國朝野一致贊同對中共的貿易制裁,要求中共恢復對美貿易的平衡。

對金燦榮宣稱「美國方面內部對於貿易談判的態度和訴求是分裂的」,謝田表示,中共自己人都在互相欺騙,它在封閉中國老百姓的知情權和網絡的時候,也把自己多多少少給封閉掉了。它實際上要通過很艱難的方式才能了解美國的意圖,實際上對美國的情況不十分清楚。

薛馳認為,雖然習近平長期生活在中共體制,但應順應時局,「第一步就是簽貿易協議,藉助外在的強大壓力下,來擊退黨內對他的圍攻。貿易談判其實是為他創造條件,一步一步走出來,是放棄中共路線圖的開始。習近平是有實權的,這是一個政治決斷的問題,頭腦清不清醒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