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0月11日,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結束,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了中共副總理、貿易談判中方首席代表劉鶴等人。在其後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表示,中美談判在中方購買美國農產品、貨幣協議、中國金融服務開放、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執行機制等方面均獲得了進展。

第一階段協議包括美國農產品、貨幣協議、中國金融服務開放內容,強制技術轉讓內容將包括在第一和第二階段協議內。此外,在未來三到五周內,中美將就達成的協議形成文本文件,希望能在下個月於智利召開的APEC峰會上,和習近平一起簽署。

從目前各方透露的信息看,已知的協議內容細節包括:

一、中方保證每年購買400億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特朗普強調這一數額比中國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最高數額還要高出兩倍半。

二、中方將在金融服務領域向美國金融企業最大程度開放市場,雙方還就中國保證外匯市場的透明度以及人民幣匯率達成了協議,美方將考慮研究是否取消對中共貨幣操縱國的指控。

三、中美雙方非常接近達成一個解決貿易問題的監督執行機制,即雙方通過不同級別的磋商解決問題。如果在萊特希澤和劉鶴這個級別的磋商依舊無法解決,那麼「美國將會堅持執法,按照中方違規的程度,單方面採取制裁措施」。

四、美國對2500億中國進口商品維持25%的關稅,10月15日不再增至30%,但對原定今年12月15日美國對剩餘16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5%的關稅,特朗普尚未做出最後決定。

不過,對於「強迫美國企業進行技術性轉讓」和「在知識產權保護協議方面」,雙方達成了怎樣的協議,特朗普和白宮都語焉不詳。

基於上述公佈的信息,無疑,雙方談判基本回到了5月時達成的內容,美國在諸多關鍵問題上得到了劉鶴的口頭承諾,也因此特朗普稱之為「更大的協議」。而中共除了在關鍵問題上接受美國提出的條件外,最重要的收穫是:原本即將要被加徵的關稅中止,再次贏得至少30天的喘息時間;美國對中共操縱貨幣的指控有可能取消。毫無疑問,在此輪談判後,特朗普依舊是贏家。

一方面,如果中方履行此次談判所做的承諾,北京將不得不做出結構性的改革,這不僅將有利於中國社會、有利於中美貿易,也將有利於世界經濟。另一方面,如果中方繼續延續拖延政策,一如既往地出爾反爾,在代表團返回北京後,否認談判內容,那麼特朗普再發雷霆之怒,加徵關稅以及採取其它措施,北京恐怕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基於過往的經驗,恐怕這兩種情況及其後續舉措,美國都已經提前考慮,並做了兩手準備,包括中美貿易可能脫鉤。特朗普尚未決定12月是否加徵關稅就有著「以觀後效」的味道。

在中方釋放「善意」,滿足美方大部份合理要求並得到美方的回應後,球又回到了北京高層手中,即劉鶴帶回的雙方達成的協議草案是否會得到批准。要知道,5月劉鶴也曾與美方達成原則性協議,但北京隨之反悔,這才有了四個多月特朗普的連環重擊,讓北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北京會重蹈覆轍嗎?無論是哪種選擇,劉鶴帶回的協議草案都將在北京掀起巨大風暴。

今年8月20日,美國鷹派國務卿蓬佩奧在紐約的一次由多位經濟大佬參加的私人午餐會上,雖然對協議達成的前景持樂觀態度,但他還指出,現在立即達成協議仍然存在障礙,因為「讓中共同意一些事情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強硬派現在說了算」。

的確,在中美貿易問題上,中共高層內部意見並不統一。此前的出爾反爾,及中共商務部、外交部、中宣部的不同調,都折射出內部紛爭的激烈。在中共內部強硬派看來,接受美國的條件無疑就是「投降」,就是在走向「變天」的道路,因此他們寧可犧牲人民,讓人民吃草,寧可不惜綁架中國人民與美國一戰,也絕不願意與美國達成公平貿易協議。這部份人中有意識形態原因,也有的是為了保有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他們很多人不僅對美國、對世界、對貿易戰等一無所知,且對中共自身實力、對於中國人民的忍耐力也似乎存在誤判。

顯然,劉鶴此次的巨大讓步將引起強硬派的強烈批評,而他們或許將推動中共當權者再次選擇背棄承諾。

與強硬派相對的是,中共內部的務實派,更傾向於與美國達成協議,以避免中國經濟繼續下滑,避免未來更大的經濟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震盪。他們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與強硬派抗衡,還不好斷言。

目前,沒有人清楚中共最高層將如何決策,但很明顯,想在強硬派與務實派中間找一條平衡之路基本是沒有可能的。從中共近半年來收緊輿論、加強對國內的鉗制,以及通過「十一」閱兵展示軍力、追捧毛思想,通過威脅NBA、蘋果公司、谷歌並封殺諷刺卡通《南方公園》最新劇集等看,中共最高層似乎並沒有改變走「老路、邪路」的想法,核心依舊是保中共政權和手中的權力,而推行結構性改革將會要了中共的命。

但另一方面,中國經濟的畸形發展,在貿易戰的重擊下,已出現了大問題。隨之越來越多外企、外資的撤離,中國關閉的工廠、公司無以計數,失業率也急劇攀升,物價飛漲,民眾消費降級。在這種情況下,不管中共媒體如何叫囂抨擊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南海還是非常擔心在美國的重擊下經濟走向崩潰並引發連鎖反應。

拖,拖不起;打,也打不起。或許,在未來有限的緩衝期內,北京仍舊寄希望於美國內部對特朗普的彈劾牽扯其精力,寄希望於伊朗、北韓的攪局,但效果明顯有限。未來何去何從?筆者認為,在中美貿易達成新協議的契機下,中南海高層只有兩條路可走:或選擇主動變革,或被歷史淘汰。只是可供選擇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10月號/第13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