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猴子身上植入人類基因的中國研究,再次引發國際上對基因研究的倫理爭議和批評。一名美國電腦科學教授研發的數據開發軟件工具被中國(中共)用來進行基因改造猴的研究,這名美國教授認為,中國的這項研究違反自然規律和倫理道德,毅然指出研究根本不應該發生。

馬丁‧史丹納(Martyn Styner)博士是北卡羅來納大學副教授,他與很多試驗室合作,幫助他們進行磁共振成像(MRI)研究。今年3月27日,中國的英文綜述性學術期刊《國家科學評論》(National Science Review)發表了一項有關基因改造猴的研究,史丹納博士是共同作者之一。

研究發表後,國外同行對基因改造猴研究所涉及的倫理道德提出了質疑。澳洲最大媒體網站「澳洲新聞網」(news.com.au)近日報道,作為共同作者之一,史丹納博士在看到猴子的大腦被植入了人類基因,以使它們更加人性化後,他猛烈抨擊這樣的項目在倫理道德上是不可接受的,並表示,這樣的研究根本就不應該發生。

猴腦植入人類基因 「傷害很大」

這項基因改造猴的研究由中國科學院資助,並由中國昆明動物研究所領導,培育了11隻攜帶人類MCPH1(Microcephalin 1)拷貝基因的恆河猴。這是近年來因中國醫學研究而出生的最新系列基因突變猴。

中國的研究人員通過核磁共振腦影像分析對基因改造猴的大腦發育進行跟蹤,稱其發現基因改造猴存在明顯的神經細胞與神經網絡成熟延遲的現象。類似於人類大腦發育的幼態持續(neoteny)現象。《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報道說,這些經過基因改造的猴子只有5隻存活,對於「它們大腦大小和記憶力是否與一般猴子不同」的問題,很難得出確切結論。

史丹納博士表示自己本來對科研內容並不了解,並告訴澳洲新聞網說:「我的實驗室生成軟件來幫助其它實驗室進行MRI研究,我與許多科學研究只是保持著鬆散的聯繫。這個項目當然就是屬於這種情況。有人甚至可以認為,鑑於我缺乏科研參與,因此我可能不應該成為共同作者。除了如何最好地處理他們的MRI數據外,我對這個項目的科學內容沒有任何貢獻。」

在論文發表後受到同行質疑後,史丹納說:「這個問題不是一般的基因改造動物,甚至也不是基因改造猴子的問題,而是所有這一切的組合,即一種基因改造猴子,其大腦因添加人類大腦發育基因而改變,目標是使其更像人類。……這項研究所涉及的,與一個對於倫理道德無足輕重的項目相比,那是兩種非常不同的情況。」

他表示,通過這項改變大腦和大腦的發育的研究,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更像人類的猴子,換句話說既不是人類,也不是猴子。他說:「很可能那些基因改造猴子不再適合它們的家族聚集地了,因此,這些猴子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人猿星球》前奏? 史丹納:研究不該發生

澳洲新聞網的報道說,雖然研究人員希望繼續使用基因改造猴子對精神疾病進行研究,然而,批評者認為,人類基因植入猴子挑戰著使用動物進行醫學研究的倫理界限。報道強調,這項研究已經被用來與科幻經典故事《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作對比,該故事中基因編輯的類人猿與人類爭奪控制權。

對這項研究的批評聲音一出現,史丹納博士就告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節目:「現在我個人的觀點是,從道德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研究實際上不應該發生。」

中國研究踩踏倫理道德紅線

基因編輯一直是中共發展醫療生物技術的重點方向,並受到中共工業和技術政策的補貼和扶持。在「『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文件中,至少五次提到基因編輯,並將其歸類為「發展引領產業變革的顛覆性技術」,要求相關部門要「重視基因編輯」。

澳洲新聞網的報道指出,澳洲有嚴格的醫學研究指南,受澳洲《研究負責行為法規》管轄,但中國的相關法律並不完善,也缺少監督。

美國西達賽奈醫學中心生物化學科學家陳力對大紀元說,在猴腦裏表達人的基因是一個倫理道德問題,「利用基因改造猴研究與進化相關的基因是非常危險的,存在著不可預知的風險,尤其是基因突變對生物體的損害會帶來很大的問題。」

史丹納告訴《麻省理工科技評論》,他考慮從論文中刪除他的名字,「這篇論文無法在西方找到出版商。」他說。

「這個文章存在倫理問題,這可能是它只能在國內發表的原因」,陳力說,「在國外通不過倫理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