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6日,深圳研究者賀建奎宣佈,一對基因編輯雙胞胎女嬰於11月在大陸誕生。這個消息就像一枚炸彈,震撼了科學界和輿論場。很多主流科學家認為這樣做很不安全。

據人民網報道,基因編輯手術比常規試管嬰兒多一個步驟,就是在受精卵時期,把Cas9蛋白和特定的引導序列,用5微米,約頭髮20分之1的細針,注射到還處於單細胞的受精卵裏。而這次基因技術主要修改CCR5基因,也是HIV(愛滋病)病毒入侵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

遭國際生物醫學界反對

賀建奎宣佈的這一結果目前還得不到獨立研究的證實。拋開倫理爭議,僅僅從技術上看,很多主流科學家也認為這樣做是非常不安全的。

此前的2015年,大陸中山大學副教授黃軍就團隊進行胚胎基因編輯——基因剪刀CRISPR/Cas9修改導致β地中海貧血的β珠蛋白基因,獲得部份成功,其研究報告投給英國的《自然》和美國的《科學》雜誌,都遭到拒稿。

理由是,這將引發無法預料的風險。對人類胚胎的研究不進行嚴格限制可能會導致不安全和不符合倫理地使用這種技術。

脫靶率較高 對人造成嚴重傷害

黃軍就團隊對胚胎修改β地中海貧血的致病基因時,試驗了86個廢棄胚胎細胞,最終只有28個基因被成功編輯修改,成功率約為33%。

黃軍就說:「想要對正常的胚胎進行編輯,成功率必須接近100%。這表明目前該方法還非常不成熟,因此我們暫停了。」

現在,從賀建奎團隊宣佈的事實來看,只是對44%的胚胎編輯有效,連一半的成功率都不到,這也意味著CRISPR-Cas9基因剪刀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即脫靶,會對人造成嚴重傷害。

現在,研究人員進一步發現,有「基因魔剪」之稱的CRISPR-Cas9基因組編輯技術並不精準,脫靶率較高。

今年7月16日,英國《自然·生物技術》雜誌在線發表英國維康桑格研究所艾蘭·布拉德雷等人的一項研究,指出CRISPR-Cas9會在靶點附近引起DNA刪除或重排,結果比此前預期的要嚴重。

對小鼠和人類的實驗室細胞系研究發現,除了已知的伴隨DNA雙鏈斷裂修復發生的小規模DNA錯誤外,CRISPR-Cas9技術還可能在靶點附近導致大規模的DNA刪除,在部份情況下,甚至引起複雜的DNA重排,導致臨近基因或調控序列受到影響,並改變細胞功能。

這也意味著,如果使用基因剪刀修改CCR5基因,使其變異而預防愛滋病,也有可能脫靶,導致嬰兒患嚴重遺傳病,或者還可能創造出超人,就像電影中的「綠巨人」一樣。因此,基因編輯嬰兒技術如果沒有100%的準確性,不能用於臨床「造人」。

該技術曾引發致癌爭議

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教授王月丹對此表示遺憾,因為「基因編輯技術現在用於新生兒的編輯有點太魯莽了」。

王月丹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現在做技術風險還是很大的,不能確定對這個小孩是好是壞,因為本身基因編輯這個技術在學術上有爭議,有人認為有致癌風險。之前一直也只是用於體外細胞基因的編輯,從來沒有在人類胚胎做出生以後的基因編輯。這個技術的應用不是很成熟,存在潛在風險。」

「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曾引發過「是否有致癌風險?」的爭議。CRISPR-Cas9是一種由美國首創的基因技術,通過DNA剪切、拼接技術能夠治療多種遺傳性疾病。然而,近期發表在《Nature Medicine》上的一項研究稱,接受CRISPR-Cas9治療後,患者體內有較大可能性會形成腫瘤,令其身患癌症。

王月丹說:「 CCR5(基因)如果把它敲掉以後,除了對免疫系統可能有潛在風險,可能還會影響神經系統的功能,同時這個CCR5基因並沒有發現它和人類嚴重遺傳病是相關的,所以現在用這個基因技術來編輯,並不是為了救治重大的缺陷性的疾病。」

122名科學家斥其瘋狂恥辱

「知識份子」微博發佈中國122名科學家的聯合聲明,指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形容;作為生物醫學科研工作者,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據公開資料顯示,「知識份子」是由北京大學神經生物學家饒毅、清華大學神經生物學家魯白、普林斯頓大學及北京大學教授謝宇3位學者在2015年創辦的。

清華大學愛滋病綜合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張林琦說:「這事件已經遠遠超出了技術問題的範疇,後果不可預測,一定是倫理爭論的焦點。即使技術是100%可靠,人類是否可以或應該編輯自己的生殖細胞和胚胎,(看到這個消息)絕大多數人肯定大腦一片空白,包括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