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主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已落幕。外媒捕捉到習近平在高峰論壇的發言透露出的訊息:中共對「一帶一路」政策進行了調整。

「一帶一路」論壇 中共政策急調

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在北京舉行。這屆論壇由開幕式、領導人圓桌峰會、高級別會議、專題分論壇、企業家大會等系列活動組成。4月25日,高峰論壇舉行12場分論壇,包括「政策溝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廉潔絲綢之路」等。

兩年前的首屆「一帶一路」論壇,活動主要包括開幕式、領導人圓桌峰會和高級別會議三個部份。對比可見,這屆論壇多了12個專題分論壇及企業家大會。

4月26日,習近平出席高峰論壇開幕式,其在演講中首次提及「一帶一路」要反貪等說法。此外,習還首次表態願邀請外國和私營部門夥伴更多地參與。

兩年前的上屆論壇,當局曾拋出3,800億元人民幣專項貸款援助等,以及多項人員交流培訓。但今年習在演講中沒有出現類似「大撒幣」的承諾。

習近平的演講,與他前年在同一場合論壇的主旨演講截然不同。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這實際是「一帶一路」遇到了危機,中共政策不得不急調其政策。

李林一說,習提出「一帶一路」要反貪腐、這次的分論壇有「廉潔絲綢之路」,都間接承認了「一帶一路」項目中存在大量貪腐的說法;習首次表態願邀請外國和私營部門夥伴更多地參與,也間接承認了「一帶一路」存在資金不透明的問題。「資金融通」分論壇,是間接承認了中共在輸出債務危機。而就在舉辦這次論壇前的4月12日,外交部發言人還「反駁」了西方質疑「一帶一路」輸出債務危機的說法。

分析:中共「一帶一路」策略急調的原因

港媒《蘋果日報》報道,對於「一帶一路」的方向調整,前清華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吳強指,國際社會不支持,使「一帶一路」處於尷尬狀態;同時投資金額過大、國企壟斷項目、民企難以從中獲益,亦令一帶一路在國內面臨相當大壓力。

香港《經濟日報》近日的分析文章表示,中共對「一帶一路」政策作出重大調整,改變的背後,是「一帶一路」正面臨「三座大山」的阻隔,如不調整,「一帶一路」恐怕變死胡同、走不下去。

「三座大山」包括被西方質疑的輸出債務危機。

美國和其它一些國家紛紛警告,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其實是向沿線國家輸出大白象工程,也就是輸出債務危機,最終令受助國深陷財困,得不償失。最常被拿來當作例子的是斯里蘭卡,該國因為無力償還債務,中國招商局集團接管了其耗資13億美元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營運權,租期99年。

其它「大山」還有,西方質疑中共借經援擴展影響力、中共本身面臨的資金問題。

除了西方的批評,大陸民眾亦對「一帶一路」表達不滿,從互聯網大量披露的信息來看,大陸民眾認為,納稅人的錢被「大撒幣」到沿線國家,尚不富裕的中國沒有那麼多錢供中共揮霍。

美國經濟學家:「一帶一路」正在死去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的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長期跟蹤中國在全球的投資。他非常不看好「一帶一路」的前景,甚至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好景不長了,原因是中共的國際收支開始出現逆差,因此沒有錢來投資這些項目了。

他說:「一帶一路項目最重要的進展是,它正在消退,沒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說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10月以來,中國的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活動,包括一帶一路國家在內,出現了急劇的下降。」

根據史劍道的計算,中國去年的國際收支出現了700億美元的逆差,這也許是中國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今年停止在海外進行投資的原因之一。

史劍道還在一個研討會上表示,如果美國減少購買中國的產品,從而導致中美貿易順差縮小,那麼中國的國際收支狀況會進一步惡化。他因此認為,「一帶一路」快奄奄一息了,儘管它還會繼續是一個外交上的倡議。

「一帶一路」 中共與沿線各國間的利益糾葛

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席了這次高峰論壇並致辭。雖然「一帶一路」峰會獲得普京捧場,但有俄羅斯專家認為,中俄之間其實均各有所圖。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政治學家兼東方研究學院院長阿列克謝・馬斯洛夫評論說:北京迫切需要普京這樣一位「重量級」政治人物前來參加「一帶一路」峰會,為其「撐門面」。

在中共對外公佈的參加此次峰會的外國領導人名單中,美、日、德、英、法領導人悉數缺席,就連「金磚五國」中的印度(印度已連續兩屆缺席)、南非和巴西的領導人也未前去捧場,使北京頗感尷尬。

此外,普京此次前往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峰會論壇,還因為北京拋出了具體的經濟利益。

普京在北京的一次記者會上對外透露說,中方提出希望俄羅斯能夠通過「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對華出口更多的天然氣。此前,北京曾宣佈加強從美國進口液化天然氣,並增加本土的頁岩天然氣的開發,這都使正在花巨資修建對華天然氣管道的莫斯科感到緊張。而此次普京訪華,再次獲得了北京將增加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承諾。

而印度已連續兩屆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大陸網上流傳廣泛的分析文章表示,最敵視「一帶一路」、堅決不捧場的國家就是印度。和其它國家公開表示疑慮,或者關起門來談「威脅」不同,印度是公開表達反對。

反對的理由和巴基斯坦有關,印度認為一帶一路中的「中巴經濟走廊」穿越了印度聲稱擁有主權的克什米爾部份地區,因此「沒有國家能夠接受一個無視其主權和領土完整核心利益的項目」。

很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此已熱情下降,最典型例子是馬來西亞。

馬國新首相馬哈迪上台伊始,立即表示要取消與中方合作的東部海岸鐵路項目。該項目被認為「要價太高」,最後項目被砍價三分之一。

斯里蘭卡在無力償還巨大的債務後,把耗資13億美元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借給中國99年抵債。

據美國之音報道,有民調機構發表報告指,「一帶一路」倡議中的煤礦投資不受當地沿線國家的民眾歡迎;南非民眾則擔心煤炭投資會讓政府更腐敗。更有環保團體擔心,中共會藉「一帶一路」倡議出口不合格的技術,要求儘快制訂綠色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