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5月5日早上發推文,稱將向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提高到25%,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巨大震動。但實際上這並非特朗普‪一時‬興起,美國的相關政策也不是無跡可尋。特朗普的推文,首先可證明中美貿易談判破裂或陷入僵局,其次,這種破局也是中美雙方關係走向的一種必然趨勢。

我在香港《大紀元》「時勢拆解」專欄,2018年7月發表的題為《貿易戰只是中美拐點表象》文章中就明確說:「這次中美之爭,原因不是,或者不僅僅是貿易利益之爭,甚至也不僅僅是戰略態勢之爭,而是中美兩國關係出現了重大轉折和全面對抗的開始。」8月份題為《中美爭的不是貿易》的文章更是直接指出:「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在去年底到今年初已經發生了本質變化,我們稱之為兩國關係的拐點。兩國從全球大戰略合作加利益競爭,變成了全球戰略大對抗。」

中美兩國貿易關係的破局,並非突然的偶然突發事件,也不是貿易談判破裂的意氣之爭。

4月29日,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任Kiron Skinner在華盛頓「未來國家安全」論壇上,直指美國和中國之爭是「文明和意識形態之爭」,其嚴重性超越了冷戰時美蘇之爭,這種衝突的時間性也更為長久。

4月30日,參議員魯比奧在紀念列根時則指,中國共產黨決心走回極權專制的道路,對美國構成了全方位的威脅。他提醒美國人做好準備,以應付這種來自中共的巨大威脅。

在今年初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一場聽證會上,美國情報總監直接指中共正在對美國發動全面「政治戰爭」,而孔子學院就是這種政治戰爭的其中一個工具。當時參議院多位議員提出,美國應該組建一個反制機構。今年4月,美國國防部向美國各大學發出通知,指要拿到國防部的研究補貼,就不得設立孔子學院,因為孔子學院投入的資金,來自中共統戰部門。

剛剛在美國國會聽證的2020年度國防預算案,作證的軍方將領幾乎無一例外提到來自中國的威脅。這種威脅主要表現卻不侷限在台海和南海,甚至不侷限在太平洋,他們認為中國的行動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威脅到了美國的利益。

過去幾個月,美國左右兩派的智囊,都對「中國威脅」做出報告提警示,曾經在華盛頓頗有市場的「熊貓擁抱者」(Panda Hunger)學者幾乎銷聲匿跡。原來主要替中國游說的華爾街,也選擇保持距離。美國進口商商會的聲音,更是被製造商協會、受技術盜竊之害的研究機構和科技公司和出口商的聲音所掩蓋。

美國左派媒體,過去兩年對特朗普幾乎所有的私人問題和公共政策大加鞭撻,唯獨卻支持他對華強硬政策。《紐約時報》甚至發文,要「警惕特朗普對華軟弱」。美國對華政策必須強硬的全社會共識已經基本形成。

正如Kiron Skinner 4月29日所說,貿易並不是中美之間最大的問題,也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但是,在中美全面對抗升級的時候,貿易卻一定是最先被凸顯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