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迫害人權的官員,美國早在2017年去年12月就宣佈透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13名嚴重侵害人權與貪腐的外籍人士,包括涉嫌迫害維權人士曹順利致死的中共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局長、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高岩,該法授權美國政府可凍結人權惡棍在美資產。

去年《華盛頓郵報》報道指,布朗巴克就曾與國會人員討論,建議特朗普發佈行政命令,引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向中共迫害宗教的官員制裁。同樣是去年,美國兩黨國會議員組成的團體就曾請求美國政府,制裁侵害新疆地區迫害人權的中共官員。

被問到如何制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與是否未來將採取進一步的制裁時,布朗巴克表示,國會的確有在討論制裁的事情,而《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是制裁工具的一種,而特朗普政府的確有祭出制裁過,例如年前,美國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Craig Brunson)被土耳其政府拘補,特朗普就曾使用制裁手段,而且成功地營救出安德魯布倫森。「我無法也不會透露任何的想像或討論,對於美國政府內部使用的制裁。目前在國會上有討論,就是如何運用國會給予當今美國政府的不同權力,來加強追求宗教自由。這位總統(特朗普)是行動派,雖然我不能透露內部在討論甚麼具體行動,但我們很關心這些迫害的情況。」

另外,被問到這類宗教自由會議如何幫助緩解中共的迫害?布朗巴克表示,宗教自由不是新觀念,早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中就已載明,而「宗教自由」亦載於中國《憲法》之中,但現實上卻發生許多大規模迫害,「中國政府正在與宗教宣戰,這是個他們不會贏的戰爭。我們正在呼籲團體與個人聯盟起來反對迫害,這是我們第一次的努力來建立聯盟。」

他再次強調,「宗教自由是人權的基礎,如果有宗教自由,其它人權也會興盛,社會也會繁榮,經濟也會得到發展,若有宗教自由,就會比較少恐怖主義,但若沒宗教自由,一切都會出問題,這就是為甚麼特朗普政府這麼強調宗教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