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華為把美國政府告上了德州的聯邦法院,中共外長王毅在3月8日的記者會上再度表明中共的支持立場,他說華為不當「沉默的羔羊」是對的。

美國國務院3月7日拒絕就記者提問發表評論,但重申了美國對華為的立場。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認為,華為更像是「報復」,他對彭博社表示,這「不是一個非常明智的策略」,「有點離奇」。

法律專家:三指控全站不住腳

法律專家分析了華為的指控理由發現,「三項指控全都站不住腳」。所以有觀點認為,華為明知打贏官司機會渺茫卻做出「飛蛾撲火」的舉動,是一種「公關狠招」,背後有著更深層的目的。同時也折射出,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處境極其艱難。

華為列舉了三條所謂「美國政府違憲」的依據,分別是剝奪公權法案(bill of attainder)、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和三權分立原則(separation of powers)。這還真矇騙了一些大陸網民,搞不清究竟誰對誰錯。有網民留言說,「既然你們(美國)喜歡制定規則,就用你們(美國)的規則掀翻你。」

不過,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憲法與政治學教授劉岱偉(David Law)告訴自由亞洲,華為發起的訴訟「法律依據不足」,很可能通過「簡易判決(summary judgment)」不了了之。也就是說法官可能判定美國政府沒有違憲,沒侵犯華為的權利。

剝奪公權?政府有權選擇供應商

大家知道,「剝奪公權」必須具備兩個要素,一個是它剝奪的權利早在美國憲法修訂的時候就被認定是公民權利之一;另一個是被剝奪的權利必須具有懲罰性。

18世紀末,美國不可能料到政府會對一家外企造成的國安威脅採取政策性措施。劉岱偉指出,從歷史沿襲來講,這不是公權的一部份。而且政府有權自由選擇它的供應商,不許購買某公司產品的行為本身不具有懲罰性。

假如華盛頓明天說他們不再購買波音公司的戰鬥機,對波音公司來說相當不幸。但波音不可能把政府告上法庭,因為這不是刑事處罰。

平等保護?政府可以區別對待不同企業

美國封殺華為也沒有違反「平等保護條款」,這個條款主要保護的是種族和宗教平等,而華為的指控並不涉及任何相關公民權利。而且劉岱偉指出,美國最高法多次表態,只要不違反人人平等的宗旨,政府部門可以區別對待不同企業。

三權分立?國會有自由支配經費權利

對華為指控違反「三權分立」,劉岱偉也不贊同。他指出,美國憲法第一條中說,國會有權徵收稅負用於國防和國民福祉。這就是說,國會有自由支配經費的權利,所以美國政府不購置華為產品「完全合乎憲法」。 

華為「賠了夫人又折兵」?

霍夫斯特拉大學法律專家古舉倫(Julian Ku)對華為的做法感到「吃驚」,他指出,華為這個「極具攻擊性」的舉動風險極大,等於「把自己拉進了美國司法系統,這為美國政府要求華為公開他們的企業做法提供了途徑。」

美國資深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cro Rubio)在昨天的推特上表示,「很好,等不及讓全世界看看,它們是如何採用偷竊和間諜手段,幫助中共政府作弊了。」

也就是說,如果到了對簿公堂的時候,美國政府可能會要求華為公開以前遮遮掩掩的東西,這更容易被美國發現它更多的違法證據。

其實就目前而言,美國已經掌握了不少證據,並不是華為所說的美國一直沒有提供證據。美國對它的調查從6年前就已經開始了,起源於路透社對華為和中興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禁令的調查。

2014年,美國直接從入境美國的孟晚舟電子設備上獲得了她與星通公司(Skycom Tech Co Ltd.)的相關證據。同年12月,又從中興財務官員那裏獲取了信息,證實了美國對華為違反制裁伊朗禁令的懷疑。

此後美國還有很多調查,證據越來越充足。但是華為是半軍事化管理,相當嚴密,外界看不到它的內部運作。一旦對簿公堂,華為可能不得不公開一些情況。即使未必真實,但也得回應法庭的要求。

這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難道華為的法律顧問是「豬隊友」、不知道官司勝率很低嗎?

我們不知道華為的法律顧問在幹甚麼,但觀察華為的舉動,這些法律顧問更像是在幫著華為怎麼鑽國際空子、避免被制裁。

大家知道,美國禁止向伊朗出售帶有美國生產部件的設備,這一點華為是清楚的。所以它弄出個星通公司,自稱是業務夥伴,就是為了逃避美國制裁。不過還是被美國抓到了證據,星通就是華為的子公司。

華為這麼做,應該是諮詢過法律顧問的。作為一個18萬員工的企業,它每走一步都會諮詢法律顧問,怎麼逃避國際法律,告美國政府也是一樣。相信這些法律顧問也知道告美國政府沒幾分勝算。

華為告美國的更深層目的

那華為為甚麼還要打這場官司呢? 可能有多個目的。一個是用這種方式向英國、德國等美國以外的國家表明,它在通過法律維護名譽,讓這些國家 「重拾」對它的信任,然後繼續擴張它的5G計劃。

同時它也想藉此製造國際輿論,影響孟晚舟的案子。不過這恰恰反映出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的可能性非常高,牢獄之災恐怕在所難免。

另外,華為可能還有一個更深層的目的,就是通過對簿公堂,了解美國如何獲取華為的情報。美國保守派智囊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對美國之音表示,華為的「部份意圖可能是要了解美國(獲取信息)的來源和方法」。

換個角度來說,華為了解了美國獲取它的情報渠道之後,它可以偽裝得更好,對民眾的監控、對別國的間諜行為可以更隱密和不易被察覺。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