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保持尊貴形象,全球名牌銷售第一的Louis Vuitton(LV), 將會減慢擴店步伐 。」這個來自LVMH董事長兼行政總裁Bernard Arnault的戰略性決策,贏得了天下粉絲的歡心。顧客追求的就是這種優雅、重質的態度,2018年全球高端品牌市場規模預計突破2,800億歐羅,中國顧客繼續成為動力源頭。

顧客選秀百花爭豔

去年年底,瑞銀訪問了逾千名高薪酬、1年內曾購買名牌產品的中國消費者,發現萬千寵愛的依然是Hermes,遙遙領先對手,而兩大法企LVMH和Kering分別於「十大喜愛」穩佔了3(Dior、Bulgari及LV)、2(Balenciaga及Gucci)個席位。除了美資Tiffany和港資周大福(01929)有幸登上8、17位,其餘盡為歐洲商標所囊括,難怪人們均稱法意為「名牌王國」。

Hermes縱使一枝獨秀,但卻孤軍作戰,另外榜上有名的包括Chanel、Patek Philipe和Valentino等, 地位超然毋庸置疑,卻同樣處於單打獨鬥狀態。另一邊廂的故事則截然相反,LVMH和Kering在多年來窮日落月進行併購,攬奇珍異寶於一身,市值大幅拋離競爭對手,分別為1,300億、520億歐羅,而一般名牌均難以超越100億歐羅界限,可謂時裝界仙凡分水嶺。

華人佔了世界高端消費份額35%,高盛預計數年內會增至近四成,乃兵家必爭之地。LVMH前大班Vincent Bastien點出宣傳明星「使用」品牌的重要性,而「帶貨」成了國內時尚圈流行新詞,即明星等公眾人物對商品的帶動作用。「帶貨女王」楊冪把機場走成秀場,給她穿火了的衣服數以千計,大牌中最火要數Gucci,從耀眼綠色刺繡外套到酒神包,甚至帶上男裝小蜜蜂公文包,楊冪更於2017年簽定成為Michael Kors全球第一位代言人。其他帶貨星級人馬包括周雨冬和吳亦凡,分別出任Burberry和LV代言人。 

從廣東道到朝陽區

LV輕設3家店舖在人口超過13億的印度,全非洲4家,這些地方雖然仍處新興開發階段,但少不了富起來的消費群;為何偏偏在香港和澳門兩個彈丸之地,能擠入8和5家LV店?高盛研究指出,港澳台銷售點佔全球高端交易額24%,力壓美國(16%)、中國大陸(10%)和日本(9%)。

尖沙咀廣東道一段300米的路上,雲集頂級名店,一箭之遙可見LV、Bally、Bulgari和Gucci等;因價格一直跟大陸存在10-20%折讓,吸引絡繹不絕的陸客乘興而來。然而,香港這個咽喉重關角色正徐徐式微,因中國透過減稅等措施拉貼了兩地價格,以及當局嚴打海外代購活動(歐洲店舖同受影響)。

時裝巨擘當然早已直接佈陣中國一、二線城市,現在是飲馬黃河的時候了!LV與Gucci旗鼓相當,於高端旺點屢屢碰頭,如北京朝陽區國貿商城、上海浦東IFC Mall、深圳羅湖萬象城、杭州大廈購物城及武漢國際廣場等。(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