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份新的報告顯示,中共加強互聯網審查,並向全世界出口其審查模式,導致全球互聯網自由度下降。

中共已經統治了中國境內網誌、社交媒體,同時滲透美國搜索引擎巨頭,並一再打壓推翻長城防火牆的嘗試,從VPN(虛擬私人網絡)到黑暗網絡。

VPN公司金蛙首席執行官優庫拜提斯(Sunday Yokubaitis)告訴CNN,他們看到中共大幅加強阻礙他們的在華服務。

「我們過去看到,每六周有一次封鎖行動。但它們(中共)現在試圖每天多次封鎖我們的服務。」

中共向全世界出口其網絡控制模式

2000年3月,美國總統克林頓對華盛頓精英發表演講,總結互聯網的強大威力說:「自由將通過手機和電纜調製解調器傳播」。

克林頓說,儘管中共等國家阻止信息傳播,但是互聯網將勝利。

「現在無疑中共在試圖打壓互聯網。」克林頓說。「但那就像把果凍釘在牆上一樣(是不可能做到的)。」

CNN高級製片人格林菲斯(James Griffiths)撰文說,克林頓的果凍論成為一個黑色笑話。中共建立起長城防火牆,世界上最先進的網絡監控系統。

格林菲斯著有《中共長城防火牆:如何建立和控制另類版本的互聯網》一書。書中說,北京的互聯網模式正在向境外傳播,中共審查者積極地跟俄羅斯、烏干達和一系列其它國家合作,建立互聯網控制,打擊網上異議。

自由之家的最新報告支持這個論點。作者發現,在2018年,全球互聯網自由度連續第八年下降。

「一系列國家正在走向數字極權,擁抱中共廣泛審查模式和自動監控系統。」自由之家報告說。

互聯網淪為中共的控制工具

在互聯網早期,許多富有影響力的思想者宣稱,互聯網將傳播民主和言論自由。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萊德曼在2000年寫道,全球化和互聯網將共同作用,「像胡桃鉗一樣打開社會」。

但是現實並非如此簡單。自由之家報告顯示,互聯網淪為中共控制社會的一個出色工具,使得中共可以監控和引導輿論。

「在整個2018年,專制國家以假新聞和數據醜聞為藉口向中共靠攏。」報告說,埃及、伊朗等國政府重寫限制性媒體法律,利用它管制社交媒體,監禁批評者,封鎖外國社交媒體和通訊服務。

中共利用國際電信聯盟

近年,中共積極地跟外國政府合作,幫助它們建立防火牆,並游說聯合國和其它國際機構,減少對全球互聯網自由的保護。

本周,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聚集在杜拜開會。過去,國際電信聯盟裏一直是中共和其它專制國家在操控和改變國際法規,並使其成為它們控制互聯網合法化的重要機構。

比如在2015年,中共雖然擴大了國際電信聯盟和各國政府設定互聯網政策的權力,但是中共代表團未能將「言論自由」和「民主」的字眼從一份重要的互聯網治理文件中刪除。

雖然杜拜會議才剛剛開始,但是大多數專家預計,互聯網治理問題將主導本次會議。其中一個關鍵的爭議是:是不是只有政府才能設定全球互聯網政策?還是公民社團和行業也應該扮演一個角色?

中共的立場是,各國政府有控制本國互聯網的最終權力,這涵蓋外國公司、外國公民和任何企圖建立軟件損害長城防火牆的人。

令人擔憂的趨勢

除了改變國際法律、打造其它國家易於仿傚的互聯網控制模式之外,中共官員和中國公司也在積極建立海外審查網絡。

金蛙的優庫拜提斯說,他的公司看到,俄羅斯和中東採納了中共式策略。他說中共正在「向擁有專制政權的國家出口封鎖技術」。

自由之家的報告稱,北京正在採取措施,通過大規模的外國官員培訓,提供審查和監督技術,並向國際公司施壓:即使在中國之外經營也要遵守中共標準。

報告稱:「這些趨勢對開放互聯網的未來和全球更大民主的前景構成生存威脅。」

報告列出了57個國家,從歐洲民主國家到中亞獨裁國家。這些國家購買了中共的電信基礎設施、人工智能監測工具,或參加了中共審查機構和宣傳工作人員的培訓。

自由之家報告說,民主國家政府將不得不投入更多的外交和其它資源來對抗中共在國際舞台上的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