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來,谷歌因被爆料為中國市場「特製」一個代號為「蜻蜓」(Dragonfly)的審查搜索引擎,而引發廣泛輿論批評。日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會主席埃內西(John Hennessy)對此項目表示質疑。他擔心,谷歌將不得不放棄其核心價值。

自從美國新聞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三個月前首先披露這個審查搜索引擎項目的細節後,人權團體、谷歌員工、美國參議員甚至美國副總統彭斯都對該項目表示了譴責。美國政界擔心,此舉將會加強中共審查力度,並能夠遏止一些搜索結果。

該搜索引擎項目是谷歌現首席執行官皮查伊(Sandar Pichai)的主要目標之一。今年9月,前谷歌首席執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他認為未來10年內,全球將有兩個版本的互聯網,一個由中國營運,另一個由美國營運。施密特警告說,中共開發出的創新產品所帶來的危險就是,在政府中將會出現一個不同的領導體制,同時伴隨著審查和控制。他擔心,很多國家最後可能會採用中國審查的基礎設施。

中共維持統治的底線和前提,就是控制民眾言論,封鎖自由和真實的信息,用虛假的信息給民眾洗腦。在互聯網時代,中共嚴控互聯網,中共一旦失去了信息控制,中共所有的罪惡和丑形都會曝光,中共的統治無法維持。

谷歌的宗旨原本是整合全球信息,使每個人都能夠使用,並且得到好處,它的原則就是不作惡。但是,如今谷歌的做法,在中共這個體制下,封殺言論、監控民眾的信息,等於在幫助中共作惡,完全失去了谷歌本來的宗旨和「不作惡」的原則。在幾個月之前,谷歌已經在內部的原則中去掉了「不作惡」的內容,因此,用自我審查的方式進入中國,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谷歌放棄原則的主要原因,是在中國大陸如今近8億的互聯網用戶,巨大的市場,巨大的利益誘惑。

任何進入中國的一個互聯網公司,信息都不能自由流通。如果谷歌進入中國的話,它必然要遵守中共封殺言論的這些規則,不然的話,它是不能夠在那裏生存的。這麼多年來,很多國外大的企業包括媒體進入到中國的時候,都經歷這樣的過程。傳媒大亨默多克曾進入中國,也曾想發展他的傳媒,但是最後他失敗了,受盡羞辱後退出了中國市場。

其實,所有在中國的國外企業,現在都面臨這樣一個兩難的境地:如果向中共不低頭,那麼最後的結局就是退出中國市場;但是如果進入中國市場,必定要受到中共的限制。

中共政權現在外憂內患,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很多外商已經看到了在中國繼續做生意的危機。一方面因為中共這種封閉的政治體制,以及中共高層的內鬥有很大的政治風險,會給外企會造成巨大的損失;另外一方面,外企還承擔了幫助中共作惡的道德壓力,所以現在外資紛紛撤離中國市場。

因此,包括谷歌在內的美國高科技公司,完全不需要放棄道義原則,為經濟利益向中共屈服。相反,美國和人類社會所尊崇的天賦人權和自由憲政等普世價值,也是核心價值,美國的高科技公司和美國政府,應該去極力捍衛。他們完全有能力,利用美國的高科技技術擊垮中共的網絡封鎖,把自由和真實的信息帶給中國民眾和全世界,也完全有能力最終擊潰中共政權。

其實,這也本來是其應該履行的歷史責任和使命。如果他們能這麼做,他們的義舉將會為人民稱道,中共的解體將有他們的一份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