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虞姬,又稱虞美人(約前233年-前202年),名虞或姓虞,西楚霸王項羽身邊的美人,常伴隨項羽左右。圖為虞姬像,出自代文人顏希源編寫,王翽繪圖的《百美新詠圖傳》(公有領域)
虞姬,又稱虞美人(約前233年-前202年),名虞或姓虞,西楚霸王項羽身邊的美人,常伴隨項羽左右。圖為虞姬像,出自代文人顏希源編寫,王翽繪圖的《百美新詠圖傳》(公有領域)

李煜(937年-978年)字重光,號鐘隱,為南唐的末代君主,在南唐滅亡後被北宋俘虜,世稱李後主。李煜篤信佛法,能詩善文,愛好音樂,精於書法、繪畫,特別善於填詞。其詞善用白描手法,生動形象,感情真實,對詞的發展影響很大。

南唐降宋三年後,李煜於他的生日(七月七日)當晚寫下了這首詞,並讓他的歌伎演唱。外面的人聽到了歌聲就去呈報,宋太宗得知後大怒,命人將他毒死。

了:完結,結束。

往事:指自己作南唐國王時的事情。

故國:過去自己的國家。

不堪:受不了,不能。

雕欄:雕花的欄杆。

砌:台階。

朱顏:紅潤的臉色。

幾多:多少。

春天的花兒、秋天的月亮,何時才是盡頭?

不知道多少往事啊,被它們勾上心頭!

昨天夜裏,東風又一次吹上我居住的小樓。

明朗的月色中想起故國,心中的痛苦難以忍受。

雕花的欄杆、漢白玉台階,想來應該保留。

當時那裏的人兒啊,美好容顏難依舊。

如果有人問起我,你心中到底有多少哀愁?

那就和春天的江水一樣,一刻不停地滾滾東流!

由國君變為階下囚,昔日的歡樂、尊嚴、自由,乃至生命的安全感突然喪盡,李煜內心無法比擬的痛苦,便透過他一首首傳世的詞,流入一千多年來不同讀者的心田。有人說李後主的詞是血寫成的,這首詞卻真是以命寫成的,無怪其成為千古傳誦的不朽名篇。

後人每每嘆息後主亡國。殊不知人間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贈一個偉大詞人給炎黃子孫,我們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為一個強悍的君王呢?(大紀元)
後人每每嘆息後主亡國。殊不知人間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贈一個偉大詞人給炎黃子孫,我們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為一個強悍的君王呢?(大紀元)

後人每每嘆息李後主亡國。殊不知人間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

上天要惠贈一個偉大詞人給炎黃子孫,我們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為一個強悍的君王呢?

歷史從來不缺能征慣戰的開國英雄,用不著我們去求。但李後主這種篤信佛法、寧願投降也不願生靈塗炭的「弱者」,才正是《虞美人》不朽名篇的屬主。

再進一步,如果把李後主一生看作上天有意安排來啟悟世人的故事,則讀者得益之深,又遠遠不侷限於一首不朽名篇《虞美人》了!

注:明代陳霆《唐餘記傳》載:「煜以七夕日生,是日燕飲聲伎,徹于禁中。太祖銜其有『故國不堪回首』之詞,至是又慍其酣暢,乃命楚王元佐等攜觴就其第而助之歡。酒闌中,煜中牽機藥毒而死。」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