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運送櫻桃到中國東南部的美國公司最近在邊境遭遇一個新的障礙:海關官員命令將貨物隔離一周,於是櫻桃爛掉,被送回美國。

同時,美國寵物食品製造商說它們在港口面臨更嚴厲的檢查,使得貨物被延遲抵達貨架,最終銷售受損。

此外,一家出口汽車到中國的美國製造商在邊境被隨機檢查的頻率上升了98%,導致公司進度落後。

美國企業領導人擔憂這些就是中共所稱的針對美國關稅行動的「定性措施」。

《華盛頓郵報》報道,就在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啟動25%關稅之前幾天,美國在華公司說,它們已經感受到中共的種種報復:產品批文被擱置,工作簽證受阻。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帕克(Jake Parker)說,有足夠的跡象證明美國在華公司遭遇刁難跟中共報復美國關稅有關。

《華盛頓郵報》報道,上周五,中國美國商會在北京召開了一個私人會議,討論美中貿易戰對美國在華企業的影響。許多高管憂心忡忡地想:「我會被挑出來(當作報復的對象)嗎?」

一些人擔心,中共可能進行繁重的消防檢查。其他人擔憂環境監管措施突然變得嚴格。

中國美國商會主席畢比(Alan Beebe)說:「我們成員普遍的擔憂是,這些措施可能被用來作為一種報復。」

美國針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首輪關稅將在7月6日開始生效。中共表示向同樣數量的美國商品徵收關稅。

特朗普總統說,如果中共改變不公平貿易的做法,他將在未來幾個月向4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中共無法在關稅數量上跟進,因為它去年從美國進口1300億美元商品,而美國從中國進口5050億美元商品。但是分析家說,中共可以使用其它形式的壓力。

比如去年,韓國樂天集團向薩德反導系統提供土地,中共當局就以消防安全為由關閉了幾十家在華樂天商場。中共官媒還鼓動消費者抵制樂天產品。

安可公關公司董事長麥健陸(James McGregor)說,中共政府可能把拳頭轉向美國公司。「他們可以使用一切官僚手段讓公司日子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