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高峰會背後,更大的利益大前提就是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及「霸地盤」博弈戰。此刻,CBOE VIX在11.69徘徊,全球最大兩間市值公司蘋果及亞馬遜本星期創造了歷史高位,現在市場推測兩間公司誰會先闖進一萬億美元市值,相當熱鬧。

美朝峰會前,美國大行情吹利好消息多於一切。「升爆」力量不減,但兩大對沖基金神人Ray Dalio及索羅斯在過去一周已說到市場有不少隱憂。盤面上漲,氣氛更不對勁。我認識的操盤手,一撮已逐漸組合上手持現金比重不斷加碼。我只可以說,一些科技股即日「勁插」再被接貨的例子變得密集。Professionals為半年結開始準備,不要加注增加風險。

全球最大兩間市值公司蘋果及亞馬遜本星期創造了歷史高位,現在市場推測兩間公司誰會先闖進一萬億美元市值,相當熱鬧。下半年筆者相信沽壓在第三季再出現。人始終是人,不是神,沒有預知能力。程式操作者,加上高頻交易不斷量化數據,其實也不代表一定大賺。二月千點壓下的波幅市,順勢而行投資模式輸到貼地。Whipsaw market, 是程式對沖基金的煞星。同一天空下,牛市時價值型投資十分之湊效。

無論有多少光榮戰役,最簡單的法則只有一個:每個日曆年做到有「正回報」,崎嶇的投資路上便可見到署光。上世紀初,投機巨人Jesse Livermore (1877-1940) 李佛摩的《操盤手回憶錄》在作者Edwin Lefevre筆下變得如神人般的傳奇。結過三次婚,在1929年美國大蕭條期間變了沽空王,大賺當時的一億美元。如果你依照measuringworth.com 的量度尺,按Relative Value,又視乎你用CPI、GDP云云不同的variables作為基數,便可以計算出自1774年以後的年份後,如放進多少錢,大致上不同的假設會有不同的結果。當年1929的一億,可以是現在的11億到172億美元之巨。

李佛摩的「操盤術」有多好真的難以估計,終於賠了性命。他最後抑鬱自殺,在1940年只剩下500萬美元給家人,當時來說也是天文數字。這等同現在的返回2017年嘅世界的最少6,700萬至8.76億美元。李佛摩在1929年歷史記載中他是真的「沽空王」,而金融巨頭JP Morgan也要很懇求他不再沽空美國紐約交易所股票從而獲利。有傳他近乎輸掉所有身家,也是敗於沽空,因條例改變下,借貨沽空才可確認,不再是「篤手指」給莊家接受買賣的交易承諾。◇